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炽烈灵魂 第一卷 初识 第一章 初识

书名:炽烈灵魂 作者:时谢

    重庆,深夜,清幽的月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在少年的脸上。

    韩飞羽自深夜醒来,伸出手挡在眼前。

    他的心情很糟糕,因为他又梦到了那个男人。

    那个从头红到脚,将他生活搅得一团糟的非主流。

    他坐起来靠在床头上,揉了揉有些发胀的额头,随手拿过床头柜的矿泉水一股脑全喝下去之后终于觉得舒服了点。

    这几天发生了很多事,很多匪夷所思的事。

    他看到的那些东西好像在接近他。

    这是过往十七年的人生中从未出现过的事情。

    他有些不安,又不知该怎么解决。

    总不至于找个道士来做法,他可是生活在新中国的三好青年,怎么可能因这些神神鬼鬼的事情感到困扰。

    耳边突然传来玻璃破碎的声音。

    他愣了愣,快步走到窗边,寻思着是不是那只该死的小鸟又撞破了他的窗户。

    可是窗边什么也没有。

    韩飞羽挠了挠头发,露出不解的神情,自言自语道:“幻听吗?”

    可那好像不是幻听。

    身体的本能告诉他这个房间里有什么东西。

    他细细地扫视了一遍房间,终于发现了异常。

    有根黑刺不知何时扎破了窗户,伸进房间里,窗外却又什么都没有。

    这根黑刺就像是从窗户中长出来的一样。

    韩飞羽快步走了过去,伸出手,想摸摸看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不想死的话你最好离它远一点!”

    韩飞羽猛地转过身,浅蓝色的身影却擦过他的肩膀到了他身后。

    那是一个女人。

    很美的女人。

    她大概二十四,五岁的样子,留着一头淡蓝色的长发搭配着淡蓝色的汉服,化着淡淡的妆,脸上没什么表情。

    既孤独又冷漠。

    韩飞羽看着那张堪称完美的脸,心头微动,甚至连她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自己房间这种事都忘了计较,赶紧别过头去。

    有些莫名的味道。

    女子也许发现了他蠢蠢欲动的内心,也许没有。

    她盯着那根黑刺,神情逐渐凝重。

    片刻,她伸出双手,快速的结出一个又一个手印,空气中出现细密的金色线条。

    那些线条相互穿梭,交叉,最终形成一个类似六芒星的图案,将黑刺笼住。

    这还没完,女子动手伸入腰间,缓缓的拔出一把通体冰蓝的剑!

    似乎是察觉到了威胁,黑刺在六芒星中开始扭动起来,它的体型慢慢增大,金线随着它的增大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

    转眼间,完整的六芒星竟只剩下微弱的一角!

    女人并不惊讶,低声道:“缚!”

    随着女人的话语,又一根金色的线从虚空中冲出,在黑刺刚刚突破六芒星时再次缠住了它。

    黑刺的体形再次增大,几乎达到水桶般粗细瞬间便将那根黑刺挣脱。

    它从中化为两端,猛地向女人和韩飞羽袭来,黑漆漆的尖端竟然莫名长出一张血盆大口。

    韩飞羽吓了一跳,连连向后退去,最后被床沿绊倒在床上。

    可那个女人却不为所动,借着黑刺停顿的那一瞬间,用剑刺在它的身上,低喝一声:“雪莲!”

    迫人的寒气顺着剑身射出,将黑刺完全冻结,最终凝成一朵冰制的雪莲花。

    女人抬起手,再次低声喝道:“灭!”

    声音传开,空气像水般泛起涟漪,一颗冰蓝色的光球猛地冲出,轰在那朵白莲上。

    白莲寸寸碎裂,落在地上化成光雨消失不见。

    韩飞羽似是有些后怕,看着漂浮在空中的光点,怔怔问道:“姐......姐姐,这,这是什么东西?”

    虚空中传来某个男人的轻笑声,似乎在嘲笑韩飞羽的问题,又似乎是在嘲笑韩飞羽对女人的称呼。

    韩飞羽对那个男人的笑声充耳不闻。

    在他决定告诉自己他的身份之前,韩飞羽不打算理他。

    女人收好剑,转过头来盯着韩飞羽,眉头轻锁,问道:“你看得见我?”

    没等韩飞羽回答,她又轻声说道:“也对,你既然看得到‘噬蛇’,自然也看得见我。”

    她的声音突然冷冽起来,将剑放在韩飞羽的脖子上,问道:“可是,为什么你能看得见我?”

    感受着脖间传来的杀意,韩飞羽愣住了。

    我为什么能看见你?这是什么见鬼的问题?

    你就站在我面前,而我眼睛又不瞎为什么会看不见你。

    似是清楚韩飞羽所想,女子皱眉说道:“按常理说,我行走在第二位面,主位面的人是看不见我的。”

    韩飞羽一惊,第二位面?

    看着依旧困惑的韩飞羽,女子想了想,问道:“学生?”

    韩飞羽老老实实的点头

    女子又问道:“你总能看到一些神神鬼鬼的东西?”

    韩飞羽迟疑了一下,再次点了点头。

    女子似乎是明白了什么,收回了架在韩飞羽脖子上地细雪,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白色戒指。

    戒指很安静,意味着重庆范围内暂时没什么异常。

    她可以花点时间和这个少年聊聊。

    “你用过收音机吗?”

    韩飞羽心说我岂止是用过收音机,当年我可是用收音机通宵听王刚讲故事听完了整部鬼吹灯的好吗?

    不得不说那家伙的鬼吹灯说得还挺好……

    不过他明显缺乏胆子和这个一言不合就拔剑相向的女人鬼扯,只得颤抖着说道:“用……用过。”

    女子说到:“就像收音机收台一样,人的身体上也有类似的信号接收器,对于大部分人而言,他们所能接受到的山川,河流,都只是主位面的频率;而有一些东西散发的频率却不能被常人接受,就像我,就像你刚刚看到的那个东西。”

    韩飞羽似懂非懂。

    女子看着他的神情,有些不解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韩飞羽还沉浸在女子刚刚说的内容里,下意识地答道:“韩飞羽。”

    女子地表情突然变了,她猛地抓住韩飞羽地衣服,问道:“你姓韩?你的父亲是不是叫韩谦?”

    韩飞羽被女人地动作吓了一跳,意识到她不会再将那把锋利地剑架在自己脖子上之后松了一口气。

    他说道:“我父亲的确是叫韩谦。”

    女子露出向往地神色,又迅速收敛自己的表情。

    她从怀中抽出一张白色地卡片,将它放在韩飞羽地床上,说道:“韩......韩飞羽是吧,我有点事先走了,过几天我让人来接你。”

    接我?

    要去哪儿?

    开什么玩笑我都要高考了!

    可是女子甚至没留给他反驳地时机,身影竟然凭空消失了。

    韩飞羽看着女人消失的地方,拿起床上的白卡。

    心里有些窃喜。

    原来自己并不是传说中地阴阳眼,只不过身体对于频率地接收范围要远远大于常人。

    “这小妞真不错,肤白胜雪,面洁似霜。”韩飞羽耳边传来那熟悉的坏笑声。

    韩飞羽依旧选择无视。

    那个男人耸耸肩,很熟练地躺在韩飞羽地床上,翘起二郎腿。

    韩飞羽额头青筋猛跳。

    男人似乎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激怒了面前这个十七岁地孩子,拿起韩飞羽放在床头的矿泉水对着嘴一喝到底。

    韩飞羽怒吼道:“妈的,刚刚打怪的时候不敢出来,现在怪打完了冒你出来干什么?”

    男人挑了挑眉,很无辜的摊开手,“打怪?什么怪?哥布林还是哥斯拉?”

    韩飞羽不想理他,逃离般的远离了床。

    男子晃动着二郎腿,看着天花板,“我不出现,是因为你没有危险。”

    韩飞羽心说难道你还会在意我的死活?这几天是你一步一步地把我推向深渊!

    可他没把这句话说出来。

    他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

    在战斗地时候这个男人就已经出声嘲笑自己,可是房间里没人注意到他的存在。

    噬蛇那般诡秘,女子那般强大,都没能发现他的存在。

    整个世界,仿佛就只有自己一个人能够看见这个怪异的男人!

    他轻浮的外表下藏着许多秘密!

    那些秘密。

    韩飞羽是绝对不想了解的......

    知道地越多死得越快地道理,放在什么时候都是适用的。

    他开口,声音有些控制不住的颤抖。

    他问:“你,到底是谁?”

    男人并不知道他这几天给韩飞羽带来了多少困惑和恐慌,闭上眼发出舒适的叹气声。

    他轻笑道,语气一如从前。

    “我是你哥哥啊!”

    韩飞羽没像以前那样表示出不屑和愤怒。

    他依旧颤抖着声音,说道:“不管你是什么东西,要么赶紧说出你的来历,要么赶紧滚蛋!”

    男人挑挑眉,有些诧异。

    他坐起身,看向韩飞羽的眼睛。

    那双眼睛里装着的全是坚定。

    他突然笑起来。

    很温暖的微笑。

    可转瞬之间他的笑容却又消失了。

    随之消失的是他一直轻浮的气势。

    房间的气势随着他的态度变化而变化,空气像是被微波炉加热了那样变得绯红而沉闷。

    整个空间都在扭曲,桌子和床发出不堪重负的“咯吱”声。

    他站起身来,长发无风自动。

    他走向韩飞羽,行进过程中不知来自何处的盔甲一片片从空气中浮现,然后贴在他的身上。

    左臂,右臂,左小腿,右小腿,躯干......

    刹那间,西装革履完成了向铁马金戈的转化!

    他面容冷酷,神似君王。

    他看着韩飞羽,反问道:“你觉得我应该是什么名字呢?”

    声音很轻,带着一些......无奈以及疲倦?

    韩飞羽扭扭头强行将这个荒谬的想法丢出脑袋,面前这个男人,褪下了往日的怪异与荒唐之后竟然如此可怕!

    他看着这个男人,有些吃惊,整个卧室的空气仿佛被抽空了似的让人难受.,他拼命的扭动身躯,想走到卧室外面去吸一口清新的空气,可脚步却像钉在了地板上似的完全没有办法挪动。

    男人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他在泥潭般的空气中挣扎,神思平静仿佛在剧院里欣赏小丑的表演。

    看着男人的神情,韩飞羽突然觉得异常的愤怒,他的身体已经害怕到止不住的颤抖起来,可是他的内心却在不甘的怒吼,仿佛帝王被下臣冒犯了一般,可他什么也做不了,意识一点点逝去.......

    他仿佛做了个梦,在梦里他负着手飘在半空,平静的盯着下方全副武装的男人,看着他毫不犹豫的单膝下跪涕泗横流,看着他痛哭失声地诉说怀念。

    可那个梦里的他没有说话......一个字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