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炽烈灵魂 第一卷 初识 第十二章 学院时代

书名:炽烈灵魂 作者:时谢

    韩飞羽回寝室找了半天才找到了伊万说的那本书,没花多长时间便记了下来。

    纸上读来终觉浅。

    更何况是没读懂的纸。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发动法拉利究竟用的是第几神律,更别说去体会那些更深层次的东西了。

    神律排名倒是记了下来,但是他根本不知道那些神律究竟有何妙用。

    他突然有些思念老爹。

    如果老爹在这里的话,一定会不厌其烦地给自己讲解每条神律的作用,而不是单纯的让自己抱着本没有解释的天书翻来覆去地作无用功。

    或许是为了报复老爹最后关头的自作主张,韩飞羽到达这里之后一个电话都没打给他。

    母亲前些日子打电话到学校来,声嘶力竭涕泪交加地在自己面前骂了老爹好久,骂了半个小时之后又碎碎念念地叮嘱自己在异国他乡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千万别感冒了。

    然后把这两句话重复了半个小时之后又哭着骂父亲的不负责任。

    能把母亲这么温柔的女人气成这样,父亲的确是一个很牛逼的男人。

    虽然直接原因好像是我。

    但是根本原因绝逼是他。

    韩飞羽想着母亲的碎碎念,笑了起来。

    在这个世界这么关心他的女人只有两个。

    他的母亲和某个女孩。

    一个已经很久没联系的女孩。

    赢溪中学全封闭式的管理果然不近人情,这么久没自己的消息,景月大概也有些着急吧。

    只能看班主任怎么和景月解释自己的消失了。

    在他和景月认识的这么多年里,这还是第一次这么久没联系,内心像缺了什么似的空荡荡的。

    那只名为思念的魔鬼再一次爬进了他的心脏,他在思念的漩涡中愈陷愈深。

    他摇了摇头,停止了自己漫无止境地胡思乱想。

    他最强的能力就是自我调节。

    他看着桌上的书,心想在这个鬼地方除了学习似乎也没什么别的事情可以做。

    也许他可以试着用神律专解里的内容尝试一下运用神律。这些天的日子极其枯燥,比起枯燥来说,更难熬地却是对未来的迷惘。

    好在他终于对这个潜藏在人类世界之下的第二世界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也开始慢慢适应了这个环境。

    不然他很可能会成为神会历史上的第一个逃兵。

    ……

    ……

    他打开电脑,点开了父亲给自己准备的视频,视频的种类很多,但他现在最想知道的还是神会的历史。

    这些视频比老爹引路时的视频好理解得多,也粗糙许多。

    这些视频有字幕,新的人物出来时甚至还有人物简介以及旁白。

    这些视频是平面的,无法让自己身临其境地感知人物情景。

    唯一的问题是涉及神会历史的视频实在是太多了,从天地初分的混沌时代到车水马龙的现代社会,神会像是蛰伏在夕阳前的蝙蝠般,不显于人世却又无处不在于人世。

    略一思索,韩飞羽点开了某个视频。

    那个视频名为学院时代之始。

    那是一间很暗的会议室,桌子围成正方形一圈一圈向外扩散开来。

    初时极低,末时却高,是为阶梯。

    带着银色面具的人整齐的坐在桌子后面,第一排仅有四人,第二排八人,第三排十二人,一直到第八排的每排三十二人。

    他们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场间,轻描淡写却又沉重无比地对地上跪着的年轻人定罪。

    反圣灵。

    反使命。

    反秩序。

    反规则。

    ……

    ……

    眼神空洞表情木然的宣读官站在年轻人面前一连串读了二十来个反之后才下了定论。

    死罪。

    断其四肢分埋四象。

    断其五感分祭五行。

    断其七经,断其八脉。

    戮其眼,割其鼻,剜其舌。

    以水刑令其魂归于⺗。

    以火刑令其身归于殇。

    这是神会史上从未出现过的残酷刑法,比之清朝十大酷刑更加残酷。

    因为清朝十大酷刑的对象是人。

    而他们要惩处的对象早已超出了人的范畴。

    那个年轻人低着头,沉默地听着宣读官对自己的宣判。

    听到那些惨无人道的惩处时他终于抬起头来,眼神平静。

    他看着台上,看着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

    他突然轻笑了一声,极尽嘲讽。

    他说道:“就因为我杀了个不入流的皇帝,便触摸到了你的底线了吗?”

    一名老人坐在台上,沉声说道:“再不入流的帝王,那也是帝王。”

    又一名老人沉声说道:“你在众目睽睽之下公然袭击亚德理陛下,让整个世界都看到了神会的存在,而神会,绝不容许出现在世人眼前,现今整个罗马上下都在搜寻你,眼看着神会千年来的秘密就要公诸于世,你竟然丝毫不知悔改!”

    年轻人看着银色面具下的老人,说道:“真没劲。”

    他从最近的那名面具人看起,一直看到最远处那银灿灿一大群面具人,继续说道:“不管是亚德理那个暴君还是你们这些长老,都没劲透了。”

    “你们以剿灭恶魔为使命,却不想借助地球上最大群体的力量。”

    “你们以领导人类为目的,却不愿意将神会领先世界百年的科技成果公诸于世。”

    “你们想守护世界,暗中却在实验一个又一个足以毁灭世界的武器。”

    他一口气说了三句话,最后总结道:“行不符实,便是虚伪。你们不仅没劲,而且极其虚伪。”

    神会成立千年,长老会会议制服绵延数百年,何曾受过这种质疑?

    长老们的表情被面具所阻,可他们露出的脖颈已变成了怒极的绯红色。

    “狂妄!”

    “无知!”

    “不知天高地厚!”

    一时间骂声四起,隔着屏幕韩飞羽也能感受到那些长老们的怒气。

    如果不是碍于他的身份,这些骂声会难听得更多。

    最有权势的人一般不骂人,骂起人来一定是世间之最。

    就在这时,最下方那四个人中有个人挥了挥手。

    场间顿时肃静。

    所有人都微微躬身,以示自己对于那个人的尊敬。

    除了场间的年轻人。

    他跪在地上,背后插有比人更高的一块木板,别说躬身,便是动一下他都不一定能够做到。

    他笑了笑,恭敬地说道:“老师,请恕小六不能给你行礼了。”

    面具人取下了面具,黑色长发如瀑般披散开来,头顶通天冠,混浊的眼中吐露着有若星辰大海的光芒。

    这竟是一个唐人!

    他开口道:“早在十年前我们便断绝了师徒情分,你又何必唤我为师?”

    年轻人笑了笑,说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可是您教我的。”

    他听到背后有人咳了咳,又嬉皮笑脸地说道:“当然啦,我的父亲只有伟大的卡米恩家主,不过这并不影响老师对我的半父之情。”

    唐人看着他,直到他敛去脸上所有的笑意。

    前面接受那么多罪名都无动于衷的他此刻竟有些委屈,小声嘟哝着什么。

    唐人愣了愣,以他的境界当然知道自己学生说了些什么。

    他竟然敢骂我!

    好一个逆徒!

    他沉着脸开始问话。

    “你为什么要行凶杀人?”

    “因为他残暴不堪。”

    “干你何事?”

    “路见不平,不管不合心意。”

    “干你何事?”

    “暴君在政,人民多有疾苦。”

    “干你何事?”

    年轻人连说两个答案都不能蒙混过关,有些恼怒地说道:“不干我的事,只不过既然让我撞见了,也算他倒霉。”

    年轻人笑了笑,说道:“谁让我嗜杀成性呢?”

    唐人沉默不语,缓缓坐下。

    年轻人发现老师脸上的皱纹更深了些。

    背后的咳嗽也更重了些。

    他不禁有些歉意,看着面前那个唐人。

    不管您与父亲计划了什么,该消失的就让他消失吧。

    不管是我的性命还是弑君的理由。

    场上有人松了一口气。

    场上有很多人松了一口气。

    如果韩家不淌入这趟浑水之中,那这场博弈他们便有极大的胜算。

    那么自圣奥古斯丁入爱尔兰以来最大的问题便能解决了。

    哪有什么大逆不道嗜杀成性。

    不过是一场权利的游戏。

    有人开口。

    依然是那四分之一开口。

    他没取下面具,韩飞羽只能看到他精壮的身材。

    他看着年轻人,说道:“你知道这骗不了我。”

    年轻人愣了愣,不明白切特家族的人为什么会跳出来。

    没有理会年轻人的想法,他继续说道:“不管是路见不平还是嗜杀成性,不管是一时兴起还是为民除害,这都可以算作杀人的理由……可这不应该是你杀人的理由。”

    年轻人有种不好的预感。

    可他说不出话。

    囚犯想要说话,得经过大人物们的允许才行。他能和老师对话是因为老师并不介意他打岔。

    而切特家族的族长想必不会乐意让一个晚辈打断自己。

    “是的,我知道你杀人的理由是什么,也知道你在隐藏什么。”

    他转过头去,看着其他的长老团成员,大声说道:“我也知道你们为什么会这样齐心协力地为难一个晚辈。”

    他顿了顿,又说道:“不就是想试探一下我们到底有没有圣灵遗迹吗?”

    “我们有,不止我们,我相信除了四大长老之外还有其他的家族有圣灵遗迹。”

    全场寂静。

    唐人张了张嘴,有些吃惊。

    卡米恩家主不着痕迹地向后移了移。

    另一个面具人猛地埋了一下头,又迅速抬起。

    不仅仅是寂静。

    全场震惊!

    切特家主继续说道:“亚德理死就死在他发现了卡米恩家族的圣灵遗迹。”

    “那不是他可以接触的东西,他却生出了极大的兴趣。”

    “这是找死。”

    “该杀就杀,何错之有?”

    不出意料,场间传来了此起彼伏的质疑声。

    “同是神会之人,为何独占遗迹?”

    切特家族看着说话那人,身影忽然模糊又突然凝实。

    他手上提着一个人。

    正是刚才吼得最大声,最歇斯底里的那个人。

    他看着他,如同农村的妇女看着将杀的鸡。

    “我既然把遗迹的消息说了出来,何来独占之说?”

    “也许你们会认为这是被你们逼出来的,可你们忽略了最根本的问题。”

    “我很强,至少比你们在坐绝大多数都要强。”

    “你们见过唐国被突厥逼迫的场景吗?”

    场间众人慑服于他的霸气。

    有人开口说道:“如果力量便是一切,圣灵当初就不会灭绝。”

    切特点了点头,说道:“此言有理,所以我今天不打算和你们讨论力量。”

    顿了顿之后他补充道:“前提是你们不要和我讨论力量。”

    那个人继续问道:“不知道切特族长要和我们讨论什么?”

    切特松开了手,手中的人沉沉的向地面摔去,白沫从面具下方流出。

    他没有理会地上生死不知的人,取下面具,看着那些依旧躲藏在面具之后的人们说道:“我建议开创学院制度。”

    “这个想法已经在我脑海里想了很多年了。”

    “统一规章制度,各司其职。”

    “长者为尊,达者为师。”

    “不再局限于家族和地域。因材施教。”

    “不再局限于权力和恩怨,有教无类。”

    “设立考题,通过考题之人进入学院,学成之后或者去剿杀部屠魔,或者去情报部监控,或者去科研部研究。”

    “整合资源,通过某种奖惩制度来实行资源分配。”

    “千教万教教人求真。”

    “千学万学学做真人。”

    “真实,才是强大。”

    唐人细细地品味这番话,站起身来,取下面具。

    “我赞成。”

    卡米恩家主伸出手临空拍了拍儿子的肩膀,也站起身来,取下面具。

    “我赞成。”

    四大首席已出其三,他们扭过头,看着剩下那人。

    最后那人摘下面具,苦笑道:“瞿折罗-布罗蒂诃罗人一直和唐人交好,韩兄既已表态,又何必非要我站出来。”

    他说道:“我赞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