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炽烈灵魂 第一卷 初识 第七章 库利扎尔学院

书名:炽烈灵魂 作者:时谢

    下飞机的时候韩飞羽依旧有些不可置信,他瞪大眼睛不停扫视着四周,想要发现一些破绽。

    证明自己正处在幻境中的破绽。

    可他失败了,骄阳趴在远方那座山峰的头顶,温和的阳光顺着山坡缓缓流淌,崎岖的小路旁是高大到难以计量的树木,他站在山脚的停机坪上审视着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那样真实,韩飞羽生不出哪怕一丝的怀疑。

    学院坐落于山顶,停机坪在山脚,中间是一眼望不到头的羊肠小道。

    飞在天上的时候韩飞羽只觉得这里极其大气,身处其间之后韩飞羽才体会到了这里极其不可思议。

    中国有个名词叫做‘参天大树’,而这片森林最瘦弱的树大概都能配得上这个名词!

    苍劲的树皮透露着古朽。

    宽厚的叶片象征着岁月。

    这是一个充斥着时光流淌的学院。

    跟着伊万的步伐向上走去,韩飞羽看到了学校的大门。

    白玉打造的大门有些古朴,约莫有三十米左右的高度,门上刻画着各种各样的图案。

    那是...韩飞羽凝神屏息细细打量...钻石?他有些惊讶,快步凑上前去仔细观察大门周镶嵌的那些石头。

    确认那些石头都是钻石之后韩飞羽微微乍舌,叹道:“不是说神会历经千年了吗?怎么感觉跟个暴发户似的。”

    “肤浅!”伊万在旁边没好气地说道。

    韩飞羽有些不服,指着门上的钻石,说道:“你说不是暴发户至于把这么多钻石镶嵌在大门上吗?”

    伊万从鼻子里哼了口气,不打算和韩飞羽解释这些东西,主要是他真的不擅长解释这些东西。

    韩飞羽见他不说话,以为是自己答对了,得意地笑了笑。

    就在这时,门开了。

    迎接韩飞羽的是一个拳头。

    拳头在视野里极速放大,韩飞羽还没反应过来便被打飞了。

    紧接着他便听到一个懒洋洋地声音:“本少爷还以为是什么地方的强者跑来我们学院质疑我们学院的品味呢,没想到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小子。”

    韩飞羽揉了揉有些发疼的眼睛,站起身来怒视着门口处的那个人。

    那人至少得一米九!一头波浪卷的金色长发很随意地披在身后,谈不上多英俊但绝对耐看,一双天蓝色的眸子有些令人沉醉。

    他西装革履。

    他不可一世。

    韩飞羽有些喜欢这个男人举手投足间所显露出来的风度,可他刚刚被这个男人打了一拳。

    作为一个骄傲的重庆人,被打了的话是一定不能忍气吞声的!他这么想着。

    他捏了捏拳头,向着那个男人冲了过去。

    然后又以更快的速度飞了回来。

    这次是脚,他明明全神戒备了可还是没发现那个男人是怎么到他面前并踢到自己的。

    他再次站起来。

    男人扬了扬眉毛,饶有兴趣地看着他,赞扬道:“不说你糟糕的实力,单是这份血性确实不错”

    韩飞羽吐了口唾沫,又冲了过去。

    这次他没飞回来了。

    ……

    ……

    他看着自己的右手,又看了看前方那个被打飞的男人。

    有些惊讶,不明白为什么那个男人不还手。

    更不明白他为什么躲都不躲一下。

    伊万的声音适时响起,说道:“这是本届的学生会会长,埃德·卡米恩,一个来自英国的贵族。”

    卡米恩?这是什么见鬼的姓氏。

    “别提贵族,老师,你知道的我一向不喜欢那个身份,就算那个身份给了我很多帮助,可是我的今天大部分功劳还是要归结于自己的努力。”那个男人走了回来,笑着说道。

    有些口齿不清,估计是韩飞羽没有收力的原因。

    他有些熟稔地拍了拍韩飞羽的肩膀,笑道:“学弟这力量很不错啊,有空我们不用灵力来单练单练,仅凭肉体!”

    韩飞羽看着他蔚蓝的眼睛,开口问道:“你会说汉语?”

    埃德没回答这个问题,他皱了皱眉,看着伊万,问道:“你没告诉他?”

    伊万没好气地说道:“这个小子上了飞机之后百分之八十的时间都在睡觉,我怎么告诉他。”

    埃德的眉皱得更深了:“关于我们,他了解多少。”

    伊万叹口气,摊了摊手表示几乎一无所知。

    埃德扭过头面向韩飞羽,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再次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大概是他当上学生会长之后第一次不知道如何开口了吧。

    韩飞羽被他这些动作弄得有些心虚,憋了半晌后开口了。

    他的神情那样真诚,他的声音那样真挚。

    他说,对不起我不搞基。

    埃德的表情僵硬了。

    伊万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

    “所以,老师现在是准备带新学员去进行分类评级吗?”埃德望向一旁的伊万教授。

    伊万点点头,对韩飞羽找了招手示意他跟上自己,转头向学校中走去。

    韩飞羽赶紧跟上,却发现那个叫埃德卡什么的学生会长依旧吊在自己后面。

    “学生会长没事的吗?”韩飞羽有些不解,学生会长不该是每天一大堆事物缠在身上的吗?怎么这个学生会长看上去那么闲呢?

    “事情很多”埃德说道。

    然后他笑了笑,说道:“不过得开学之后才有很多事。”

    韩飞羽才恍然过来现在还没开学。

    南方那个大国甚至还没开始高考呢。

    他这么想到。

    前方伊万突然接到个电话,他对着电话‘嗯’‘好’了一通之后挂断电话面色古怪的看着韩飞羽。

    他说道:“校长说你不需要进行分类评级吗,直接定位成至尊级觉醒者就好。”

    韩飞羽不明白这句话的含义,有些不知所谓的点了点头。

    旁边的埃德·卡米恩却变了脸色,一脸惊诧地看向伊万教授:“你确定是校长本人说的?他是至尊觉醒者?”

    伊万有些不悦,说道:“我从不开玩笑,而且校长让我现在就带韩飞羽过去。”

    韩飞羽愣了,他问道:“去哪儿?”

    “校长室。”

    ...

    ...

    “我一直认为,涅是一个奇才,虽然他本身实力差的要命,可是在机械方面他简直不可匹敌!”巨大的落地窗前,一个老人背着手看向窗外,淡淡说道。

    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啊,韩飞羽坐在沙发上看着老人,有些猥琐地想着。

    好一个完美的poss。

    好一个优雅的装逼犯。

    伊万在进来的时候就被面前这个老人挥挥手撵出去了,进来到现在接近五分钟的时间里,刚刚那句话还是面前这个老人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除此之外他一直在看着窗外。

    窗外似乎有什么景色让他沉迷一般,他就像磐石一动不动。

    韩飞羽想这个时候他应该说一句谢谢,毕竟是在夸奖自己的父亲。

    “可是涅的毛病似乎更多。”在韩飞羽还没把谢谢说出来的时候老人又补充道。

    韩飞羽只好闭口不说话。

    老人转过头,看着韩飞羽的眼睛,说道:“你大概不太了解涅那个人吧,哪怕你是他的儿子。”

    韩飞羽有心反驳,想说自己和老爹朝夕暮楚十七年多了我怎么可能不了解他!?我连他睡觉的时候会不会放屁都知道!

    可是他好像也的确不了解父亲……或者说他只了解那个开着桑塔纳的中规中矩的中年男人。

    可是那个男人最主要的身份却是某个开着超级跑车守护世界的英雄。

    “我和你简单说说?”老人礼貌地问道。

    韩飞羽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涅是库利扎尔学院建校以来所教过的机械制造方面最优秀的学生,他所完成的那些作品,无一不是超越了整个时代的优秀作品,你不是在门口诟病了我们看似浮夸的大门吗?其实你父亲也说过和你类似的话,不过他是认为完全可以用其他物质代替钻石,而你却是因为完全不了解。”老人说道。

    韩飞羽心想原来老爹竟然是这种牛逼的角色啊。

    “你父亲的作品不多,却也绝对不少。最具代表性地大概是‘诛神’了吧。”

    “诛神?”韩飞羽说出了进来这件宽大的办公室后的第一句话。

    “啊!一枚远程导弹,差点把第二位面炸得和主位面融合了。”老人淡淡说道。

    韩飞羽心想那些圣灵辛辛苦苦地弄了一个第二位面,你们竟然差点把它炸没了。

    鬼知道第二位面真的和主位面融合了会发生什么。

    当年圣灵们都被逼成那样,现在的人类想必还没有那些圣灵牛逼。

    “对了,那枚导弹唯一的祭品你大概不知道是什么。”老人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接着说道。

    韩飞羽摸了摸头发,老老实实地答道:“不知。”

    老人想了想韩谦的性情,露出了然之色,说道:“十二魔主之一,混乱的掌控者,混乱魔主。”

    韩飞羽一惊,魔主!?这么快就接触到这个等级的信息了!

    “那只要有十枚‘诛神’的话,我们岂不是可以直接杀入封印之地永除后患?”韩飞羽问道。

    老人笑笑,骂道:“这也是你父亲的毛病之一,在那以后他认为‘诛神’这种等级的武器不该出现在现阶段的文明世界里,他亲自毁掉了设计图,杀光了所有参与制造‘诛神’的人,并发誓再不接触神会的主要任务,同样的,他也不会再为神会提供大规模杀伤武器。”

    韩飞羽一惊,问道:“等等!你说老爹他...杀过人?”

    老人垂下眼帘:“不碍事,那些人本就受‘诛神’中蕴含的力量影响,灵种几近崩溃,如果你父亲不动手的话,动手的没准就是神会剿杀部的人了。”

    韩飞羽松了口气,不是滥杀无辜就好。

    等下,那为什么父亲没被影响!?他猛地看向老人。

    老人苦笑了一下,说道:“意识到了吗?其实涅也被‘诛神’影响了,他的灵种在杀光了那些同伴之后也濒临崩溃......可是他毕竟是被神会赐予‘械神’称号的男人,他在最后关头粉碎了自己的灵种,沦为了一个普通人,现在他和人类的区别仅仅在于他那超乎常人的大脑和子弹都打不穿的厚实身体。”

    韩飞羽有些好奇地问道:“你说了这么多,灵种到底是什么东西?”

    老人摸了摸心脏的位置,说道:“灵种是神会中人和魔物的力量源泉,由血脉而生再反过来决定神会中人的天赋。”

    韩飞羽听得似懂非懂,又问道:“这玩意儿还能粉碎?”

    “觉醒者的灵种自然不能粉碎,但是你父亲只是一个传承者,理论上来说他的灵种还是存在被粉碎的可能性的。”老人笑道。

    韩飞羽这才想起最开始这个老人直接把自己定位成了至尊觉醒者。

    在路上他已经知道了这五个字代表的意义。

    代表着整个神会漫长的历史中最优秀的少数人之一。

    面前这个老人,也是至尊觉醒者。

    他口干舌燥,端起桌上的茶水‘咕噜’一下全喝掉之后才感觉好点。

    老人看着他的粗鲁样,摇了摇头,说道:“茶可不是这样喝的,酒才是。”

    韩飞羽避开了这句话,看着老人,问道:“我想知道‘觉醒者’和‘传承者’究竟差在哪儿...以及你们是如何划分它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