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炽烈灵魂 第一卷 初识 序章 封印地,圣国度

书名:炽烈灵魂 作者:时谢

    血色的圆月远远悬在天幕上,天空很黑,但是却绝对不暗。

    那轮血月出奇的亮,可不知为何它的亮度竟不能影响天空的色彩。

    整个空间,竟只有三种颜色。

    血色的圆月。

    黑色的天穹。

    白色的荒漠。

    荒漠很静,只有呼呼的风声和一些不知名动物爬动的声音。

    两个黑色的影子在荒漠上如幽灵般一闪而逝。

    他们的速度极快,夜行衣和空气摩擦,带出黑色的余影。

    后面那个身影突然开口,他低声问道:“唐泽,这真的是封印地?”

    奔跑带动的风扬起了他的夜行衣外套,不经意间露出的左手上,一枚古朴的戒指黯黯发亮。

    奔驰在前方的身影在疾行中点了点头,又突然意识到身后的人并不能看见自己点头的动作,只好以同样低沉的声音回答道:“血月,夜穹,鬼漠,我们所能捕捉到的所有情景都和已知信息吻合,这里当然是封印地。”

    后方的人继续发问,“可这里没有十二魔神柱!就算先不说十二魔神柱……我们在这个鬼地方兜兜转转三个小时,这里根本没有生命波动的气息!”

    唐泽皱着眉,有些不确定地说道:“或者……我们中了幻视?”

    听到幻视二字,后方那个人的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

    所谓幻视!是将人类的五感混淆,从而让人产生幻觉!

    涉及到五感的神律,无一不是主神领域的绝技。

    再加上他出类拔萃的感知能力,他有自信就算是那些只存在于剿杀手册上的魔灵也不可能在自己毫无察觉的时候对自己施加幻视这种等级的高阶神律。

    再往上的话,也就只有那种传说中的生物了。

    想着二十年前那场灭世般的灾难,饶是以他身经百战的经验也不由得心神失守,速度不由自主地慢了许多。

    唐泽敏锐地察觉到了同伴的心理状态,怒喝道:“史密斯!镇定点!”

    史密斯回过神来,意识到和同伴逐渐拉大的距离,急忙提速赶了上去。

    等到他们的距离恢复原状时,唐泽回过头看了看他,问道:“知道我们为什么还没死吗?”

    史密斯默然。

    如果真的是魔主苏醒的话,他们能活到现在只有一个解释。

    那个东西在戏耍他们。

    在那个东西的眼里,他们的行为就像马戏团的小丑般可笑。

    一想到自己临死前竟然像个小丑般滑稽,他不禁有些懊恼。

    他停下了脚步,可是巨大的惯性还是带着他向前移动了不短的距离。

    唐泽一脸愕然,也停了下来。

    他吼道:“你他娘的干什么?”

    史密斯看着他,内心突然涌起从未有过的勇气。

    他看着天空某处。

    在唐泽大吼时,那个地方的空间频率波动了一下。

    虽然很细微,不过他还是敏锐地感知到了。

    他说:“我不想逃了。”

    不想逃,意味着他选择了战斗。

    以他们的实力,和那个东西战斗无异于自寻死路。

    这是一场必死之战。

    唐泽看着史密斯,看着他的眼睛。

    那双眼里有坚定,有愤怒,甚至还有一些恐惧。

    可是没有动摇。

    “那就试试吧,万一我们能摸到他呢?”他叹道。

    在这种绝境,他依然只敢说摸到而不是伤到。

    血色的月光像是被利刃从中斩断一般,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一抹明亮的白光,一个脸色苍白的年轻人缓步从白光中走了出来,站立在半空中。

    他长着一头银白色的长发,皮肤白皙却不显得病态,有种润玉般的质感。

    他看着下方的两人,血红的眼睛里流露出至高无上的气息。

    他开口,声音仿佛来自天堂又仿佛来自地狱。

    “那场战争过去了太长时间,我都快忘记圣灵血脉的长相了。”

    唐泽和史密斯不知道他说的是哪场战争,只好闭口不言。

    年轻人继续说道:“我是坎贝罗,鲜血与计谋之主。”

    唐泽心中暗叹一声。

    果然是魔主。

    他开口问道:“其他十一主呢?”

    坎贝罗摇摇头,没有回答他的话。

    他又开口问道:“他们全都苏醒了吗?”

    坎贝罗轻笑道:“从未睡去,又谈何苏醒。”

    唐泽一愣。

    从未睡去?

    如果从未睡去,为何不破去封印?

    十二魔主联手,就算圣灵在世也得死!

    似是看穿了他心中所想,坎贝罗笑道:“库利扎尔们花费那么大的代价才构造了这个封印,又岂是说破就破的。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寻找离开这个鬼地方的方法,在无数次推演计算之后我最终敲定了方案……可是我还差一样东西!”

    坎贝罗的声音消失。

    他看着唐泽和史密斯。

    他看着曙光和希望。

    唐泽沉声问道:“不知道您需要的到底是什么?”

    坎贝罗轻笑,血色的月光随着他的笑容汇聚到唐泽身上。

    唐泽背脊一凉,冷汗从后背而起眨眼间就覆盖了他的每一寸肌体。

    他被看穿了。

    从过去到现在,都被看穿了。

    那些月光落在他身上的一瞬间,他就失去了一切隐私。

    坎贝罗摇了摇头,有些失望。

    他移过视线,又看向史密斯。

    月华再一次降落。

    坎贝罗轻轻地皱了皱眉。

    他依然很失望,不过这个人的身体还勉强可用。

    他仰头看着那轮血月,似乎是在等待什么。

    可那轮血月无视了他的目光。

    他摇摇头,似乎有些遗憾。

    然后带着这股遗憾,他伸出右手对着史密斯遥遥一握。

    史密斯脚底下顿时出现了一个金色的阵法,下个瞬间,他毫无抵抗地出现在了坎贝罗的面前。

    他微微愣住,旋即反应过来,一掌向坎贝罗打去,手上隐隐有黑光闪耀。

    神律之五十八——黑曜。

    坎贝罗似乎轻笑了一声,随意地看了一眼那只袭来的手掌。

    空气一阵扭曲,血光迸现!

    仅仅一道目光而已,竟生生的将史密斯的手掌化为虚无!

    坎贝罗皱着眉,低声斥道:“别乱动!蝼蚁!”

    他有些后怕,如果不是他在最后关头收回了百分之八十的灵力,史密斯整个人都得在目光中化为虚无!

    万一失去了这具身体,他又得在这个鬼地方呆多少年?

    他看着面如死灰的史密斯,血红色的眼睛中射出一道红光,径直地进入了史密斯的瞳孔。

    他点点头。

    觉得很满意。

    然后再扭头看着呆若母鸡的唐泽。

    唐泽恍然惊醒,冷汗从两颊流下,滴在荒漠上不见踪迹。

    前面他不敢说伤到,以为那是自知之明。

    现在发现,原来就算是摸到魔主,也是一句极其自大的言论。

    他想进攻,可是身体软绵绵的,一点力也涌不上来。

    他想逃走,脚下却仿佛灌了铅般沉重。

    他不停地后退。

    眼前突然冒起喷泉似的鲜血。

    血?哪里来的。

    视线下移,他看到了那具无头的身体,然后视线慢慢趋于黑暗。

    荒漠上的白沙缓缓游动着,不一会儿,就覆盖了唐泽的尸首和血液。

    坎贝罗抬起右手,从头顶右上方一直划到腰部左下方。

    空气被他的手掌撕裂,露出一条镜纹般的裂缝。

    他看着裂缝,缓缓闭上眼睛,从高空中直直坠下,落到荒漠上溅起丈高的白沙。

    在他下落的同时史密斯抬起了头,走入那条空间裂缝,消失不见。

    整个空间,再度充斥着那三种颜色。

    就好像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