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嫁纨绔 第一百六十一章

书名:嫁纨绔 作者:墨书白

  听到这话,顾九思脑子迅速将秦楠的话过了一遍, 静静思索着所有事。


  而江河张合着小扇, 静静看着秦楠, 秦楠正视江河,毫不退缩。


  范玉看了看江河,又看了看秦楠, 轻咳了一声道:“这不是个小事儿啊, 你有证据吗?”


  “陛下,”叶青文在此时开口了,打断了范玉的话道, “臣以为,如此大案,不该当堂审讯,应交由御史台办案,收集证据, 得出结果后再公开审讯。”


  “哦,那……”


  “陛下!”秦楠跪在地上, 大声道,“江大人乃朝廷重臣, 与御史台千丝万缕,如若不当庭审案, 臣的证据, 怕就没了。”


  这话出来,叶青文脸色颇为难看, 范玉点头道:“朕觉得你说得很有道理啊。你证据是什么?”


  “微臣愿意为秦大人作证。”


  范玉刚刚发问,洛子商便跪在了地上,恭敬道:“微臣乃洛家遗孤,当年事发之时,微臣亦在场,只是因为年幼,受了惊吓,如今再见到江大人,便想起过往来。”


  “那你为何不早说?”


  叶青文皱起眉头,洛子商低声道:“微臣不敢。这是这次黄河偶遇秦大人,受长辈鼓舞,才终于决定站出来替洛家讨个公道。江大人一手遮天,微臣又怎敢如此贸然指认?”


  “那洛大人是出于什么立场来如此指认呢?”顾九思慢慢开口,露出玩味的笑容来,“洛大公子?”


  洛子商不说话了。


  顾九思和洛子商都心知肚明,他不是洛家的大公子,他只是街上一个乞儿,一个冒名顶替的人,来替洛家伸冤,这简直是笑话。


  洛子商抬眼看向顾九思,片刻后,他出声道:“那不如验证一番?”


  说着,他撩起袖子,神色笃定:“古有滴血认亲,秦大公子乃当年洛小姐所出,我身负洛家血脉,自当与秦大公子血脉相融。如今秦大公子已在殿外,若是顾大人有所疑虑,不如一试。”


  “你……”


  顾九思正要开口,就被江河一把按住。顾九思奇怪回头看向江河,洛子商自然是洛家血脉,只是他不是洛家大公子,而是洛依水的血脉。


  顾九思早在之前,心里就清清楚楚,今日洛子商要验,他就给他验个彻彻底底。他就不信等验完之后,洛子商还能站在这儿同他规规矩矩说鬼话。


  但江河按住了他,顾九思震惊了片刻后,他沉默下来,江河看着秦楠,继续道:“还有其他证据吗?”


  “都在此处了。”


  秦楠奉上折子,恭敬道:“十一年前,我夫人洛依水因病去世,去世后不到一年,江河便为了玉玺前往洛家,伐害洛家满门,江河得到玉玺之后,将玉玺交由梁王,梁王因此信心大振,才苦心谋划,于三年前举兵起事,致大荣倾崩,征伐不止,百姓流离。”


  “今日,有当年洛家遗孤指正,而微臣查阅了十一年前江大人在东都的官署记录,洛家灭门之时,江大人正因病休沐,长达一月之久。而后,微臣几经走访,又寻到当年梁王身边侍奉的侍从,可证明当年玉玺,的确由江大人交给梁王。如此桩桩件件,还不足以证明,当年洛家一事,便是江河所为吗?”


  “江河灭洛家满门,不仅仅是杀百余人。他后来怂恿梁王举事,岂止是乱臣贼子所能称谓?然而,如此贼人――”秦楠眼中含泪,直起身来,指着高座上的人,厉喝道,“今日却坐于高堂,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哪怕天子都莫不敢从,大夏朗朗乾坤,竟也能容得乱臣贼子如此猖狂吗?!”


  听到这些,顾九思心一点点沉了下去,满朝文武俱不敢出声,顾九思静静看着跪在地上的秦楠,他认真注视着他。


  那一瞬间,他仿佛又是回到了黄河边上,那些百姓注视着他的目光。


  “顾大人,”秦楠放低了声音,克制着眼泪,“您能为黄河百姓做主,您敢冒死为荥阳求一份公道,如今在东都高堂,您就弯了脊梁,因为他是您舅舅,因为他是这右相江河,是吗?”


  顾九思的手微微颤动,江河转头看他,目光似笑非笑。


  “如果大夏朝堂没有一分公正,”顾九思艰涩开口,“秦大人,您又如何能在这里,如此说话?”


  他一开口,所有人都看了过去。


  如今是没有人敢说话的,说话,如果帮着江河,那全然说不过去,证据在前,秦楠如此当众告状,谁也不能坏了这样的规矩。可帮着秦楠,一个秦楠,又怎么能扳倒江河这样的大臣?日后江河记恨,谁都讨不了好。


  这时候,也仅有身为江河侄子、同为辅政大臣的顾九思,能够出声了。


  而顾九思这话出去之后,也标明了他的态度,他神色平静:“大夏不会因为任何人乱了规矩,秦大人,您不放心此案交由御史台,那交给刑部尚书李大人,您看如何?”


  李玉昌是出了名的公正耿直,秦楠早已和李玉昌熟悉,他听得这话,恭敬道:“下官无异议。”


  顾九思站起身来,朝着范玉恭敬行礼道:“陛下,如此处置,可妥当?”


  范玉撑着下巴,笑道:“妥当啊,都你们说了算,朕觉得挺妥当。”


  顾九思假作听不出范玉口中的嘲讽,让李玉昌出列,接下此案。而后他转头看着江河,平静道:“江大人可有其他话说?”


  江河耸了耸肩:“没有,让他们查吧。”


  顾九思伸出手,做出“请”的姿势后道:“那请江大人脱冠。”


  江河听到这话,苦笑了一下,但他也没有为难顾九思,他解下发冠,跟随着士兵,意态从容走了出去。


  等做完这一切后,顾九思转头看向秦楠,神色平静道:“如此,秦大人可觉满意?”


  秦楠跪在地上,低哑道:“微臣谢过陛下,谢过诸位大人。”


  处理完江河的事后,范玉也没了什么上朝的兴致,打了个哈欠,便宣布退朝。


  退朝之后,顾九思从高台上走了下去,他走到秦楠面前,秦楠静静看着他,两人默默无言,许久后,顾九思艰难笑了笑:“你同我说你要留在荥阳,又突然告诉我要回东都,我以为是什么事,原来是为了这件事。”


  秦楠低着头,沙哑出声:“对不住。”


  “是洛子商告诉你的?”


  秦楠没有出声,顾九思垂下眼眸:“你便不怕他骗你?”


  “他是不是骗我,”秦楠苦笑,“我听不出来吗?”


  顾九思没有说话,他静默了片刻后,听秦楠道:“如果李大人查出来当真是你舅舅,你当如何?”


  “我能如何?”顾九思得了这话,苦笑出声。


  他转头看向殿外,叹息道:“秦大人,好走不送了。”


  说完,他便转身出了大殿,往外走去。


  他刚一出门,便被叶世安抓住,叶世安拉着他往外走,颇为激愤道:“你今日为何不揭穿洛子商?”


  “揭穿什么?”


  顾九思知道叶世安愤怒,他由他驾着,神色平淡:“揭穿他不是洛家大公子的事儿?”


  “对。”叶世安立刻道,“今日必然是他设局诬陷江大人,你还看不出来吗?你让他把秦公子叫进来,他也就唬唬大家,他敢验吗?!”


  顾九思听到这话,他苦笑不语。


  他突然有那么些羡慕叶世安了,他什么都不知道,在他心里,他的亲友都是好人,洛子商便是恶人,他什么都不用想,只需要无条件站在自己这一边就够了。


  顾九思不忍打扰叶世安这份天真,他只能是抬起手,拍了拍叶世安的肩,温和道:“我自有我的理由,世安,你先回去吧,我去看看舅舅。”


  叶世安抿了抿唇,他似有不满,顾九思想了想,接着道:“等一切清楚了,我自然会告诉你。”


  “九思,”叶世安看着顾九思,他神色微动,“你变了。”


  顾九思愣了愣,片刻后,他有些疲惫笑起来:“或许吧。”


  顾九思说完后,转身前往了天牢。他走在路上的时候,一条一条捋顺了许多事。


  洛子商的身世、洛家灭门的案子、洛子商与江河第一次见面的异常、江河与秦楠第一次见面的场景、江河拿到遗诏的原因……


  他一面走,一面想,等捋顺之后,他反而平静下来。


  他走进天牢之中,看见江河坐在牢中,他旁边放了一堆折子,这里与他的官署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同。


  顾九思站在门口,江河注意到他,他挑了挑眉:“站在这儿看我做什么?不回家去?”


  “回家去,”顾九思苦笑,“我娘得打死我。”


  “把我交给李玉昌的时候不怕被你娘打死,现在来猫哭耗子啦?”江河盘腿坐在狱中,撑着下巴,看着他道,“你是来问我话的吧?你若有什么想问的,便问吧。”


  “我若问了,你便会回答吗?”


  江河漫不经心回道:“看心情吧。”


  顾九思笑了笑,却是没说。


  江河沉默了一会儿,终于道:“你这孩子,如今心眼多得让我害怕。”


  “该害怕的不是舅舅,”顾九思拍了拍地上的灰,慢慢坐了下去,抬头看回江河,平静道,“该害怕的,是我才对。”


  “你怕什么呢?”


  “越是了解舅舅,了解你们,我就越是害怕。”顾九思有些疲惫,慢慢道,“我过去总以为,善就善,恶就是恶,我的剑永远对着敌人,可如今我却慢慢发现,或许坚守这份所谓善恶的,只有我自己。”


  江河不说话,顾九思抬眼看着他:“今日为什么不让我说呢?”


  江河听着这话,低头笑了笑,手中小扇张张合合,他似是有些不好意思:“你不是知道吗?”


  “我不知道。”顾九思立刻开口,“我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有一条生路你不走。你当初不是答应过我吗,什么都不会影响。”


  当他暗示江河和洛子商的关系时,江河曾斩钉截铁告诉他,他永远记得自己是江家人。


  江河听着这话,垂眸不言,顾九思靠在一旁墙上,有些疲惫道:“洛家人是你杀的吧?”


  江河不回答,顾九思抬眼看着牢狱过道缝隙上的天。


  江河这一间牢房是特别挑选的,周边都没有人,空荡荡的一条长廊,顾九思的话虽然小,却依旧让人听得很清晰。


  “不说?”顾九思转头看他,“要不要我帮你说?”


  听到这话,江河苦笑起来:“何必呢?”


  他看着顾九思,眼里带着苦涩:“你就当什么都不知道,不好吗?”


  “我也想啊,”顾九思声音里满是无奈,“可舅舅,我装不下去,我知道了,便是知道了,我已经装聋作哑很久了,我本来觉得这是你的事,你的过去,与我没有关系。可如今别人已经把这些东西放在我面前,我不能再不闻不问了。”


  “所以呢?”江河靠在墙上,“你知道什么,又想从我这里知道什么?”


  “当年是我杀了洛家人,是我拿了玉玺,交给了梁王,怂恿梁王举事,所以呢?”


  江河看着顾九思:“你打算让李玉昌斩了我?”


  “你没有说全。”顾九思盯着江河的眼睛,认真道,“要我给你补全吗?”


  “二十二年前,你来到扬州,与洛依水私定终身,而后你假冒了我父亲的名字,让洛依水以为她爱慕的人有妻子,洛依水不敢为妾,与你断了关系,你离开扬州。但你没想到的是,那时候的洛依水,已经怀了孩子。”


  江河听着这个名字,终于失去了平日的从容,他静静听着顾九思的话,听着顾九思道:“你回到宫中,继续你的权势斗争。而洛依水最终决定生下这个孩子,但洛家不愿,在洛依水生产时,他们强行抱走了孩子,抛弃在城隍庙,洛依水以为这个孩子死了,于是她嫁给了秦楠,由秦楠带她离开了扬州,并决定此生不入扬州。”


  “十二年后,这个孩子十二岁,你为了玉玺再次来到洛家,这个孩子告诉你,灭了洛家满门,他告诉你玉玺的位置,于是你答应了他,你灭了洛家满门,他死里逃生,假冒洛家大公子之名拜师章怀礼门下,而你对他不闻不问。”


  “六年后,你怂恿梁王举事,再过一年,你与范轩里应外合,助范轩取下东都。”


  “你从一开始,就是范轩的人。你是为范轩拿玉玺,你是为范轩怂恿梁王谋反,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把祸乱天下的罪名加到梁王而不是范轩身上,只有这样,才能让梁王先和天下诸侯混战,各自消耗实力之后,让范轩一个节度使突围而出。”


  顾九思定定看着他:“你其实当初根本无需我搭救,你在牢里,也不过就是等一个合适的时机而已。”


  江河听着,他没有反驳,许久后,他漫声道:“你既然已经知道了,又还问什么呢?”


  “你知道你们做了什么吗?”


  顾九思声音带了哑意,他踉跄着站起来,看着江河,将手搭在牢狱的木桩上,捏紧了木桩,控制着情绪,颤抖着声道:“我原以为范轩是个好皇帝。”


  “我原以为范轩一心为国为民……”


  他声音越发颤抖:“我原以为你虽做事狂浪,却有底线……”


  “我原以为你们都是好人,我以为这世上有着诸多如你们这般堂堂正正的人!可你们与洛子商,与那些蝇营狗苟之辈有何不同?!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百姓于你们眼中只是棋子,是吗?”


  “范轩为了称帝,不惜让你挑动天下大乱。而你为了权势,毫无底线丧心病狂!”


  顾九思怒喝过后,慢慢有些颓然。


  江河静静看着他,平静道:“所以呢?”


  顾九思说不出话了,他看着江河的眼睛,听江河道:“你打算怎样,斩了我,替洛家,替天下讨个公道?”


  “我不明白,”顾九思红着眼睛,“你一直说,你是江家人,你记得家里人。可是你做这一切的时候,”顾九思放轻了声音,慢慢道,“你想过顾家吗?想过我,想过你姐姐吗?”


  “自然是想过的。”


  江河出声道:“我派人去接应你们,路上遇见其他人,拦住了。”


  “九思,”江河有些疲惫,“每一场斗争,都是拿着性命在赌。我不是神,我也只是个赌徒。当年情况比你想象得更严峻,梁王也好、惠帝也好,不会因为他们输了,就成了傻子。”


  “我那时候派人去接应你们,却被惠帝的人拦住了,而我也没想到洛子商会去支持王善泉,”江河揉着额头,低声道,“是我当年低估了他。”


  惠帝是大荣最后一任皇帝,曾经极为赏识江河。顾九思看着江河,平静了许多,才道:“你当年都已经坐到吏部尚书了,如果只是为了权势,何必搞成这样?”


  “权势?”


  江河低笑,他转过头去,目光有些悠长,好久后,他才道:“我为你说些往事吧。”


  顾九思低低应了一声,江河看着月亮,平和道:“很多年前,惠帝还不是皇帝,那时候他是三皇子,朝中还坐着一位东宫太子。”


  “太子贤德,但无母族支撑,于是三皇子一心一意取而代之,那时候,我的哥哥,也就是你的舅舅江然,在朝中担任户部侍郎。他与你一样,正直磊落,从不徇私。三皇子串通户部的人挪用了库银,打算陷害太子。因为他没有背景,没有站队,于是户部把他推出去,成为陷害太子的一颗棋子。”


  “他们要他招供出太子,说这样就可以免他一死。可他这样公正一个人,宁愿死也不肯牵扯无辜。好在太子感念于他,在父亲和太子周旋下,他没有判处死刑,最后判处流放。”


  顾九思听着,惋惜道:“我听说大舅舅是死在流放路上。”


  “不是,”江河果断打断了他,顾九思有些疑惑,江河继续道,“父亲本是想着,他流放之后,等过些年,就想办法将他弄回来。可是等了好几年,我和父亲去流放之地找到他的时候,发现那个人根本不是他。我找了大哥好多年,最后终于在惠帝身边一个太监口中,得了他尸骨的下落。”


  “他怎么死的?”顾九思颇为震惊,江河笑了笑,“三皇子利用他害太子,却没有成事,三皇子恼怒于他,于是让人将他在流放路上换回东都,折磨致死。”


  “我和父亲在乱葬岗去找他的尸骨,可是太多年了,找不到了。”


  江河语气轻飘飘的,声音有些低哑:“他是个很好很温柔的人,你的名字,便是他活着取的。他说君子有九思,九思当为君子。那时候,你娘还没出嫁呢。”


  江河笑起来,眼里带了怀念:“那时候我也从来没想过,有一天我会当官。”


  顾九思沉默了,好久后,他低哑着声音道:“所以,你是因此,想要扳倒惠帝?”


  “父亲和我在乱葬岗没有找到他的尸骨,只从那个太监手里拿到了他的遗物。回来之后,我便想报仇,可父亲拦住了我,那说惠帝是一国君王,我不能杀了他,不能为我江家一家的私人恩怨,拖着天下百姓下水。这样会让江家蒙羞,也让哥哥死不瞑目。”


  “其实我这个人没什么善恶之分,只是我觉得,他守着道义而死,我不能践踏了他用命去守护的东西。所以如果只是哥哥的死,可能也就罢了。可后来呢?”


  江河低笑:“我在这宫中看过太多荒唐事,你以为我为什么当上吏部尚书?因为我足够荒唐。这大荣本就是风雨飘摇千疮百孔,扬州富足,可其他地方呢?”江河抬眼看他,语调急促起来,“梁王举事,不是一个传国玉玺就能让他举事的,你可知他举事前,沧州大旱三年,幽州兵将无衣,永州水患不止,益州贪官无休。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会亡于一个人、一件事、一个玉玺手中!你问我为什么要怂恿梁王举事,因为梁王不举事,沧州粮仓永不会开,幽州兵将永远腹背受敌,而你顾九思,也绝对走不到永州去,修好那条黄河!”


  “你以为你为什么能一路走得这么光明坦荡?”江河靠近了他,“你以为洛子商天生就有这么恶毒,还是以为永州王家那些家族个个生下来都是坏胚子?什么水土养什么人,是因为有了大荣那样的淤泥,才长出这一个个怪胎!我、范轩、周高朗――乃至秦楠、傅宝元,我们这些人,就是用一辈子,去把这些淤泥剜干净。把这些腐肉剔除干净,你这样的人,”江河定定看着他,他眼里带着眼泪,却始终没有落下来,他紧握着拳头,看着顾九思,仿佛是透过顾九思,看着遥远的某个人,“你这样的人,李玉昌这样的人,我哥哥这样的人,洛依水这样的人……你们这些人,才能在这个世界,好好活下去。”


  顾九思怔怔看着江河,许久后,他才找到自己的思绪,低声道:“既然……你说洛依水这样好,为什么……要这么对她,对洛家?”


  江河听到这个名字,他眼里有些恍惚,好久后,他才道:“我不想的。”


  “其实我和她,”江河垂下眼眸,“本来也不该开始。”


  “洛家掺和了大舅的事,是吗?”


  顾九思靠着墙,江河低声道:“当年给惠帝出主意对付太子的,是洛太傅。后来送着惠帝登基的,也是他。”


  “惠帝登基后,我去扬州,本来就是想去找他们家麻烦,探个底。”


  “然后你遇见了洛依水。”


  顾九思肯定开口,江河没说话,他脑海里慢慢浮现出他和洛依水第一次见面,花灯节上,所有人挤挤攘攘,人挤着人,旁边都是尖叫声。


  而那个女子一袭白衣,在城楼之上,有节奏击鼓出声,指引着人流的方向。


  十六岁的他在人群中抬头仰望,似如见到月下飞仙。


  “其实我不知道她是谁,”江河慢慢开口,“她也不认识我是谁。她女扮男装到处招摇,还和我打擂台,打了十几次,没一次赢的。”


  江河说起过往,慢慢笑起来:“我头一次遇见这种姑娘,张扬得很,她总觉得自己不一样,觉得自己能掌握自己的人生。我们两天天混在一起,后来有一次醉酒,我们两就私定了终身。当时我很高兴,我回来和所有人说,我看上了一个姑娘,要去提亲了。我让你娘亲给我备好了聘礼,准备上她家去提亲。然后我才知道了她的真名,洛依水。”


  “我娶不了她。”江河靠着墙,有些茫然,“我也不想将她牵扯进这些事儿来,我不能原谅她父亲,洛太傅,我是一定更要杀了他的。最后我离开了她。”


  “你骗她你是我父亲。”


  “我没有。”江河平静开口,“我只是离开了扬州。”
“她找不到我,四处打听,我在外化名姓顾,她便以为我是你父亲。而我离开扬州的时候,我便告诉自己,只要她活着一日,我便容洛家一天。只是我没想到,那时候,她怀了孩子。我一直不知道,我只知道她离开扬州,嫁给了秦楠。后来她临死前,秦楠让人到顾家找你父亲,你父亲看到信物是我的东西,便来问我,我就去看了她。”


  “她和我说,当年她以为我是你父亲,气愤了好久,后来她才发现,我是江河。她说所有事她都知道,她都明了,她只求我,能不能放过她家人。”


  “我已经放过洛家太久了。”江河平淡道,“我不忍让病中的她难过,便答应了她。”


  “等他死后,范轩要玉玺,我便去洛家替范轩取了玉玺,那天我遇到了洛子商,我一眼就看出来,他长得像依水。可他和依水一点都不像,他像我,”江河低笑,“那时候他才十二岁,就已经会用玉玺要求我杀人,还算计着我,拖延到章怀礼来,自己跳进井里逃了命。”


  “那时候我就能毁了他,”江河淡道,“可我最后还是放过了他。”


  “为什么?”


  顾九思有些疑惑,江河沉默了很久,才慢慢道:“或许是因为他长得像依水。而且他已经到了章怀礼手里,也不好下手。我犯不着那么大力气去为难一个孩子。”


  “我想着他在章怀礼那里会好的。”江河看着天花板,“章怀礼是个不错的人。可是谁能想呢?”


  江河笑出声来:“可能我这个人,从骨血里就是坏的吧。”


  “他一点不像依水。”江河转头看顾九思,认真道,“真的,一点都不像。”


  顾九思沉默着,好久后,他才道:“如果当年您将他领回来,好好教导,或许他也就不是这样了。”


  “不可能的。”江河轻叹,“九思,我其实很懦弱,那时候我的根本不敢面对,依水为我做过这么多。在东都遇见洛子商后,我就知道不能放任他不管,我去查了他,就确认了他的身份,走到这个地步,我从来没教导过他,也没对他好过,未来或许还会杀了他,那他不知道他是谁,不知道我是谁,最好不过。”


  “本来也不该有什么干系。”


  江河轻飘飘开口:“何必再说出来伤人?”


  “这就是你今日,不肯开口的理由?”


  顾九思平静出声:“今日你若说出他不是真正的洛子商的实情,那他就会当场滴血验亲,你为了证明他不是真正的洛子商,自然得说出当年之事,将他认回来。”


  江河不说话了,他静静看着墙壁:“依水已经走了,我何必玷污她的名节。当年没有娶她,后来屠她族人,如今还要再扰她安宁,我又何必呢?”
“反正,该做的我已经做到了。我如今的日子,也不过就是等死罢了,早一点去,晚一点去,也没什么区别。”


  这话说完之后,是长久的寂静。顾九思看着江河,好久后,他才道:“母亲大约还在等我们回去吃饭,我先回去了。”


  说着,顾九思站起身来,江河垂着眼眸,听顾九思往外走去的脚步声。


  顾九思走了几步后,江河叫住他:“九思。”


  顾九思没说话,江河慢慢道:“我很希望你大舅舅生在这个时候,如果他活在这个时候,他应当和你一样。”


  “我也好,范轩也好,洛子商也好,我们都是过去了。你所在的时代,一个官员,应当光明磊落,凭着政绩和能力往上走。”江河顿了顿,慢慢道,“我希望你能活得不一样。”


  顾九思闭着眼,许久后,他深吸了一口气,终于道:“我回去了。”


  说完,他提步往外走去。他走到门口时,看见李玉昌站在门口。


  顾九思顿住脚步,片刻后,他笑了笑:“你在这儿做什么?”


  李玉昌没说话,他转过身,有些僵硬道:“我送你一程。”


  顾九思点点头。


  李玉昌提着灯,领着顾九思,他们走了几步后,李玉昌才道:“我,不会徇私。”


  “我知道。”


  “抱歉。”


  “无妨,”顾九思摇摇头,“律法不会因为他是我舅舅就改变,我明了,你查吧。”


  顾九思说着,上了马车,李玉昌送着他上了马车,顾九思坐在马车里,低着头,一直没有说话。


  等他回到家里,一家子人正热热闹闹在吃饭,顾九思走进门时,江柔抬起头来,笑着道:“你舅舅呢?”


  顾九思愣了愣,犹豫了片刻后,他才道:“他有些事儿,这段时间都不会回来了。”


  江柔愣住了,她和顾朗华对视了一眼,柳玉茹抱着孩子,似是什么都知道了,她平和道:“先吃饭吧。”


  顾九思点点头,他没什么胃口,匆匆吃了东西后,便起身道:“我先去休息了。”


  苏婉见了这场景,有些犹豫道:“九思这是怎么了?”


  “我去看看吧。”柳玉茹将孩子交给苏婉,同江柔顾朗华告别,随后便站起身来,回了屋子。


  进屋之后,顾九思正摆了棋盘,同自己下着棋。


  他一贯是不喜欢这些的,此刻却是静静看着棋盘,头发散落下来,遮住他的面容,柳玉茹进门来,便听顾九思道:“今夜收拾一下,带着家里人出去吧。”


  柳玉茹愣了愣,随后便反应过来,她心里有些发慌,面上却仍旧镇定道:“出了什么事?”


  “今日秦楠状告舅舅是灭洛家满门的凶手,已经将舅舅收押,”


  顾九思把棋子落在棋盘上,平淡道:“这么一个案子不可能扳倒舅舅,洛子商也不可能想不到这件事,他如今将舅舅困入牢狱之中,也不过只是有其他更多的打算罢了。我们需得早做图谋。”


  不知道发生什么心慌,知道发生了什么,柳玉茹反而镇定了下来,她冷静道:“我明了了,今晚我便将家人送出去,我日常在外活动,突然离开怕引人注目,我陪你在城里。花圃那边暗道也已经挖好了,等真出了事,我们从那边走。”


  顾九思应了一声,没有说话。柳玉茹知道他心里不仅仅只有这些事,她往前去,坐到顾九思面前,拿了另一边棋。


  顾九思抬眼看她,柳玉茹什么话都没说,她把棋子落在棋盘上,平静道:“我陪你走一局。”


  顾九思没说话,他打量着她,许久后,他慢慢笑了。


  “玉茹,”他温和道,“你真的,一点都没变。”


  柳玉茹听到这话,却也是笑了。


  “哪里会有一点不变的人呢?只是我同你性子不一样,”柳玉茹低下头,看着顾九思把棋子落在棋盘上,“我的喜怒都在心里,你喜怒都写在脸上。”


  “我不是说这个。”顾九思摇摇头,他凝视着他,抬起手来,覆在她的面容上。


  他目光微微闪动,却一直注视着她的眼睛,好久之后,他慢慢笑了:“不管经历多少,你永远是我的柳玉茹。”


  柳玉茹听得这话,低垂下眼,似是有些羞窘,她看着棋盘落了子,低声道:“你落子吧。”


  两人下着棋,外面传来了木南的通报声,他走了进来,恭敬道:“公子,宫里来人,说请您过去。”


  顾九思应了一声,站起身来,让柳玉茹去拿官服,淡道:“这么晚了,宫里让我进去何事?”


  “说是为了江大人的事儿。”木南说得也算合理,顾九思点点头,又忍不住道,“这么着急?现下已经这么晚了……”


  说完之后,他顿时有些不安起来。


  当初他们在扬州,也是因为各种原因晚了几日,最后才出了事。如今洛子商明显要有什么动作,他不能再把家里人放在这里。


  顾九思想了想,立刻同柳玉茹道:“你带着人立刻出城去。”


  柳玉茹愣了愣,随后立刻道:“我明白,那叶家那边……”


  “叶府周府我都会找人通知。”


  顾九思低声道:“你们先快从后门出去,走密道直接走。”


  “你……”


  柳玉茹才出口,顾九思便知道柳玉茹要问什么,他一把抱紧她,重重亲了她一口,随后道:“放心,我会回来。”


  柳玉茹应了声,她没有多问。


  顾九思换上官服,便朝外走了出去,他一面走,一面同木南吩咐:“你如今派人先把马车轮子给弄出裂痕,再让人立刻去找另外三位辅政大臣,告知他们小心一些,再通知叶府的人赶紧离开,然后拿我的指令去调南城第五、第七军守在城门口,最后领一队人去洛府,一旦我这边有信号,便把洛府给我烧了!”


  南城第五、第七军的领队都是他过去提上来的人,他做出这番布置,木南纵使不清楚怎么回事,也知道事情似乎不太一样。


  “那周府的人呢?”


  木南疑惑开口,顾九思抿了抿唇,随后道:“他们按律不得出东都,所以不能随意妄动,你派人过去,如果今夜我给了信号,那他们就不计一切冲出东都。如果今夜我没给信号,那就罢了。”


  木南领了命,顾九思吩咐完后,走出门去,来给顾九思通报的是个小太监,他笑眯眯看着顾九思道:“顾大人梳洗好了?”


  “劳公公久等了。”


  顾九思恭敬开口。


  而这个时候,柳玉茹已经将府中人数清点出来,她挑选出了与顾朗华、江柔、苏婉和她体型相似的几个人,组成了三队,在顾九思出门之后,她便让这几个人穿上他们的衣服,乘着夜色,带上侍卫,从后门上了马车。


  而后又让两队人从前门出门,她和顾朗华、江柔、苏婉几个人,便抱着顾锦,换上了奴仆的衣衫,混迹在其中一队人马当中。


  这三队人马刚出门不久,便立刻被人拦住了去路。


  “圣上有令,”为首的士兵拦在前方,喝道,“今夜宵禁,所有人等不得出府,围着以犯上罪论斩。”


  听到这话,柳玉茹大喊了一声:“跑!”


  说完,顾府的人立刻四处逃窜开去,柳玉茹抱着顾锦,带着其他几人,在混乱中一路朝着花圃狂奔了出去。


  顾家惊慌逃窜时,顾九思行在路上,他坐在马车中,问着对面的太监道:“公公,敢问陛下今夜这么着急,所为何事?”


  “不就是江大人的事吗?”


  太监笑着道:“江大人这样的身份,今日早朝出了这种事,陛下也很是苦恼,您说办,自然是不能办的,可是不办,又要怎么办?”


  “此事不可明日再作商量吗?”顾九思笑着道,“您看如今也已经这么晚了,我出门时女儿还舍不得我呢。”


  “这也是没法子的事儿,”太监叹了口气,“咱们那位陛下说了,今晚就算是抬,也得给您请回去。”


  顾九思没说话,他定定盯着那位太监,许久后,他突然道:“您认识刘公公吗?”


  “您是说刘善公公?”太监有些忐忑,顾九思点了点头,太监笑起来,“那自然是认识的。”


  “您和他熟悉吗?”


  “关系还不错,”太监笑着道,“本来今晚是他来通知您的,但他临时和我换了差,说来您这边太远,他不乐意,就去请张大人了。”
“哦,”顾九思转着手上的玉扳指,漫不经心道,“刘公公脾气倒是大得很。之前他来找我,我还赏了他两锭金子呢。哦,是了,”那太监立刻道,“刘公公说您大方得很,见了人,都要给二两一钱的。”


  “二两一钱?”顾九思抬眼看向对面的太监,太监似乎不明白顾九思为什么这么看他,顾九思笑了笑,取了荷包,交给了对方道:“刘公公小看我了,我岂止会给二两一钱。”


  太监拿到了荷包,掂了掂分量,却是笑了。


  便就是这个时候,马车咔嚓一声,竟就停在了路上,那太监皱了皱眉头,探出头去,着急道:“怎么回事?”


  “马车坏了。”


  车夫有些慌张,随后道:“我立刻就修好!”


  太监听得这话,似是有些不满,顾九思劝道:“坏了就坏了吧,找个人去通报一下。”


  那太监点点头,探出头去,让人去通报了宫里。


  等他回过头来,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顾九思一把捏住了脖子,声气都没出,就直接捏断了脖子。


  顾九思迅速同他换了衣服,趁着车夫还在换着车轱辘,便跳下马车去,留了一声阴阳怪气的:“小解。”,随后便直接窜进了巷子,他急急进了巷子之后,立刻点燃了信号弹,随后便朝着城门外狂奔而去。


  这时候,张钰、叶青文两人正往宫内走去。


  这宫中他们走了无数次,可张钰偏偏生出了几分胆寒,他走在路上,有些不安道:“陛下这么晚召我们进宫,你说会不会……”


  “不必多想。”叶青文制止了张钰的想法,冷静道,“我等乃朝中重臣,就算要动手,也须有个罪名,不可能这么鲁莽。”


  “而且,”叶青文压低了声,“宫中并无消息。”


  两人在宫中都有着自己的人,不可能一点消息都没传出来。


  张钰听到这话,安心了几分。他们走到御书房,还没到门口,就听见里面歌舞升平。两人皱了皱眉头,还是走了进去,跪在地上,恭敬道:“见过陛下。”


  范玉坐在高坐上,怀里抱着一个美人,身上靠着一个,脚上搭着一个。


  原本用来议事的御书房,在他手里完全被改成了一个玩乐之地。


  叶青文皱了皱眉头,不由得道:“陛下,如今还在国丧期间,陛下如此任性妄为,怕是不妥。”


  “国丧?”范玉转过头来,嗤笑出声,“朕的老子都下土了,还要什么国丧?他惯来希望我过得好,怎么又忍心让我为了他愁眉不展、素衣果食呢?二位大人也不要拘谨,来,进来坐。”


  叶青文和张钰身形不动,范玉看着他们的模样,直起身来,冷声道:“朕让你们进来坐下来。”


  “陛下,”叶青文来了脾气,耿直道,“臣等是来议事,不是来享乐的。陛下要是不想议事,那臣等告退便是了。”


  “叶青文,你好大的架子!”


  范玉怒喝出声,从高处疾步下来,舞女纷纷退让,范玉来到叶青文面前,怒喝道:“朕让你坐下!”


  叶青文冷笑一声,转身便走,范玉一把拽住叶青文,猛地将他往后一扯。


  叶青文年近五十,范玉这么一扯,将他猛地扯在了地上,叶青文愤怒起身,迎面就是范玉的剑尖。范玉看着叶青文,冷声道:“朕让你坐下!”


  御书房门外,洛子商站在台阶前方,看着天空升起的信号弹。


  鸣一走到他身侧,低声道:“顾家人跑了,在抓。顾九思的马车坏在半路。陛下等不及了,现下已经闹起来了。”


  洛子商听到这话,点了点头,淡定道:“顾九思不会来了,不过,也不重要了。”


  洛子商转头往御书房内走去,双手负在身后,面上带笑,柔和道:“关殿门,开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