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嫁纨绔 第一百二十三章

书名:嫁纨绔 作者:墨书白

  顾九思一觉睡到天亮前,外面就传来了闹哄哄的声音, 顾九思瞬间张开了眼睛, 他抬手捂住柳玉茹的耳朵, 柳玉茹迷迷糊糊睁了眼:“怎的了?”


  “你继续睡,”顾九思温和又小声道,“沈明回来了, 我先去处理点事儿。”


  柳玉茹放下心来, 含糊着应了一声,顾九思便起了身,披了件外袍, 便走了出去。院子内沈明带着虎子等一群人挤满了院子,边角处几个人举着火把,将院子照亮,沈明见顾九思出来,赶紧用清亮的声音开口道:“九哥……”


  顾九思竖起了一根食指抵在唇上, 沈明卡住了声,顾九思转头看了看房里, 小声道:“你嫂子还在睡觉。”


  说着,他轻手轻脚朝着院外走出去, 对众人挥了挥手,低声道:“小声些, 别惊着他。”


  顾九思走的小心翼翼, 蹑手蹑脚,其他人顿


  时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紧张起来, 跟在后面,几乎没发出任何声音,就迅速跟着顾九思走了出去。等离后院远了,到了正厅,顾九思坐下来后,沈明才上前道:“九哥,处理干净了。”


  “没留活口?”顾九思皱起眉头,虎子立刻道,“爷,他们没给自己留活口,我们特意留下几个,全都自尽了。”


  顾九思端茶的动作顿了顿,片刻后,他继续道:“今晚一共清理了多少人?”


  “近五百个杀手。”


  沈明冷静道:“他们动手后,我便立刻请示了周大人,周大人拨派了人手给我。”


  顾九思点点头:“给太子那边通风报信的人呢?”


  “进了太子府,没出来。”


  顾九思没说话,他端着茶,片刻后,淡道:“洛子商是有几分本事。”


  此番洛子商行事,是完全不顾及陈茂春的,顾九思派人将这个消息报给了太子,按理太子该和洛子商翻脸才是,可太子却直接将人扣在了太子府,甚至杀了也不一定,看来是打算要保下洛子商。


  此刻天还没亮,顾九思看了看天色,继续道:“参陈茂春的折子准备好了?”


  “世安哥那边准备了。”


  沈明立刻出声:“明日会让御史台出面参奏陈茂春,世安哥说让你放心,剩下的事他会办妥。”


  顾九思点点头,太子如果要保下洛子商,这一次他们也没抓到洛子商动手的证据,那洛子商还是动不了。但是也算是把洛子商在东都的人都清理了一遍,短时间内,洛子商很难再有大的动作。


  这一次,算是顾九思这边占了上风。


  拔掉了陈茂春,等于太子手里少有的军权上的钉子被拔走,除掉洛子商的爪牙,也意味着至少黄河这一路,洛子商再难策划第二次暗杀。


  而太子就算保洛子商,但始终是埋下了怀疑的种子。


  顾九思闭着眼,脑子将今日的事情整体过了一遍后,终于道:“好,”顾九思睁开眼,看了看周边人,笑起来道,“辛苦各位了。”


  “不辛苦,”虎子笑起来,“跟着九爷混日子,有前途。”


  顾九思笑了笑,他同旁边木南招了招手,木南便让人抬了两打红包过来,顾九思亲手将红包一一发给了在场的人,笑着道:“拿个红包,回去洗个澡,好好睡一觉吧。”


  所有人没想到还能领到红包,拿到以后都不由得有些高兴,朝着顾九思连连道谢,顾九思挥了挥手,让众人下去,随后转头同旁边站着的虎子道:“我此去东巡,顾府就交由你照顾,你好好看着,有什么情况,你便找我舅舅,户部侍郎江河江大人,一切听他安排。”


  “是。”虎子应了声,顾九思点点头,便让虎子先回去睡,等虎子离开后,顾九思让下人先出去,屋内就剩下沈明和顾九思,沈明从刚刚打斗所带来的激动中慢慢缓过来,看见顾九思坐在位置上,他不说话,就低着头喝着茶,似乎在等着他说什么。


  沈明顿时打了一个激灵,他猛地反应过来,他抿了抿唇,解了剑,便在顾九思面前跪了下去。


  “我今日失职,”他闷着声开口,“没看好少夫人,您罚我吧。”


  他用了“少夫人”和“您”,彰显了此刻他与顾九思的身份。哪怕平日称兄道弟,他们始终还是上级和下属的关系。


  顾九思听了,他抿了一口茶,看着外面的院子,慢慢道:“怎么丢的?”


  沈明没说话,低着头。


  “说话。”


  “叶大人护不住叶小姐,”沈明深吸一口气,终于出声,“我一时情急……”


  顾九思得了这话,他转头看他,沈明不敢迎向他的目光,这件事他自觉有亏,而顾九思盯着他,盯了好久后,他终于道:“沈明,每个人在什么位置上,都有自己的责任。”


  “属下知错!”


  沈明叩首在地上,闭眼道:“九哥,你怎么罚都成!今日就算你杀了我,我也觉得应该。”


  顾九思定定看着他。


  说不愤怒是假的,可是他看着不着调,内心里却是比谁都理智。他定定看着沈明,好久后,他起身来,从旁边取了沈明的剑鞘,递给了他。


  沈明不知所以,顾九思上前跪在地上,月光落在大门前,顾九思将外袍取下,整整齐齐叠在一边,他身着白色单衣,背对着沈明,同沈明道:“你叫了我九哥,我便是你兄长,你做错事,我得替你担着,剑鞘在你手中,击背三下,你来动手。”


  “九哥!”


  沈明吓得出声,他忙道顾九思面前,颤声道:“你打,我受着。”


  “若今日你不动手,那我便管不了你,你出门去,无需再回来,也不必叫我九哥。”
顾九思声音平静,沈明愣了愣,他看着顾九思,心里难受极了,他低低出声:“九哥,你这样,比打我难受太多了。”


  “我不能打你,”顾九思冷静开口,“你所作所为,我明了。在你心里,叶韵分量太重,你见她遇险,不能置之不理,这是人之常情。我本就不该把叶韵和玉茹放在一起让你选,这是我思虑不周,逼着你做错事。”


  “我不把你放在绝境里,然后看着你做错事后,又来惩罚你。所以这是我的错,应当你来罚。”


  说着,顾九思低下头,冷声道:“马上要去上朝,打。”


  沈明提起剑鞘轻轻拍了一下顾九思的背,顾九思抬眼看他:“下不去手,就一直打下去。”


  “九哥,”沈明颤抖着声,“你在逼我。”


  顾九思静静看着他,沈明终于深吸了一口气,抓着剑鞘,狠狠抽打下去。


  每一声闷响,都像是打在他心上,疼得他整颗心都在抖。


  等打完了,他一把扔了剑鞘,红着眼就要出去。顾九思叫住他:“站住。”
沈明背对着他,咬着牙关不说话,顾九思撑着自己站起来,同他道:“我等会儿让人给你准备一盒胭脂,走之前去叶府,给人家叶韵送过去。”


  “不去。”


  “不去也行,”顾九思捡起外袍披在身上,走出去道,“你自个儿想清楚,这次去黄河,一去可能就是大半年,叶韵也快二十岁了,我上次和世安聊天时候才听他说,叶家打算给她找门亲事。”


  “这么急?!”


  沈明惊讶出声,顾九思停在门口,转头看他,勾起嘴角:“沈明,男人不能总是让女人等着,她大好年华,凭什么等你?”


  沈明愣了愣,顾九思也没多说,转头回了屋里。


  如今天已经开始有些亮色,顾九思披着袍子一进去,便见柳玉茹已经起身了,她看见顾九思进门来,笑了笑道:“可梳洗好了?”
“还没呢?”


  顾九思看见柳玉茹,整张脸上的笑容就软了下来,他一面从旁接了帕子擦了脸,漱口束冠之后,便穿上了官袍,柳玉茹给他系好腰带,声音平和:“昨夜已经做了太多了,今日要收敛一些,朝堂之上,便不要太露锋芒了。”


  “你放心,”顾九思笑了笑,“我心里有分寸。你在家收拾好东西,我下朝回来,可能便得启程。”


  “嗯。”柳玉茹低声道,“早已打点妥帖,回来便可启程。”


  “有你操持这些事,我是放心的。”顾九思低头亲了亲她,随后道,“我这便走了。”


  顾九思出了门,而太子府里,却还乱成一团糟。范玉坐在正堂上踱步,探子一个又一个进来,放下最新的消息,让旁边侍从念给范玉听着。洛子商坐在边上,静静喝着茶。


  “顾九思就是周高朗一条狗!”


  范玉一面来来回回踱步,一面低低骂着:“本宫当初在扬州就看出他不是什么好东西,毫无尊卑礼仪,和周烨简直是狼狈为奸。父皇就我一个皇儿,他们不好好辅佐我,如今还要这样处心积虑动我的人,他们这是什么意思?是想造反吗?”


  洛子商吹着茶叶,缓缓出声:“殿下,顾九思既然动手,便不会留下破绽,殿下不如想想,接下来要如何应对?今日早朝,周高朗那边人必然要对陈将军发难,殿下打算如何应对?”


  范玉顿住步子,他有些犹豫,抬头看向洛子商,他缓了缓道:“太傅觉得,应当怎么办?”


  “殿下,陈大人的位置,大概是保不住了。”洛子商叹了口气,“这样的盛会,陈大人主管的地方出现了这么大的混乱,不仅当街掳人,最重要的是还刺杀户部尚书,虽然顾九思没有出事,但这已经是大事了。”


  “那怎么办?”范玉皱起眉头,洛子商低头道,“如今我们只能以退为进,争取陛下同情了。”


  “以退为进?”


  范玉有些不明白,洛子商小扇敲着手心,他看了一眼旁边有些忐忑的陈茂春:“等一会儿陈大人脱了衣服,背个荆条,去路上拦住顾九思道歉。”


  负荆请罪。


  “这事儿怕没这么好了吧?”


  范玉皱着眉头。


  “陈大人先去,”洛子商看着陈茂春,催促道,“否则怕是来不及,一定要在大街上拦。”


  陈茂春点点头,然后赶紧出去。等陈茂春出去后,洛子商继续道:“陈大人可能要暂时从南城军领军的位置上退一下,殿下可有替代他的人选?”


  这一问,把范玉问住了,他皱着眉头道:“必定保不住?”


  “保下,怕陛下会对太子不喜。”


  范玉沉默片刻,终于道:“孤手里是有一些人,可茂春让了位置,周高朗那边肯定会推选其他人上来,我手里这些人,怕都没有这么合适,就算孤肯举荐,也推不上去。”


  洛子商犹豫了片刻,随后道:“那微臣给殿下举荐一个人?”


  “快说。”范玉立刻出声,洛子商笑了笑:“南城军第十三队的队长,熊英。”


  “这是你的人?”范玉愣了愣,洛子商摇头,“不,他谁的人都不是。但是有一点好,他父亲熊思捷,当年是被江河参奏斩首的。江河是顾九思的舅舅,顾九思是周高朗的人,这样一来,他虽然不是咱们的人,咱们却可以推他上去,然后再将他收在麾下不迟。”


  得了这话,范玉立刻击掌道:“好。那今日早朝,孤就让人举荐他!”


  太子这边商量好,顾九思和沈明坐在马车里,顾九思闭着眼睛休息,马车行了一半,突然就停住了。顾九思睁开眼,有些茫然:“到了?”


  沈明撩起帘子,看了看外面,随后同顾九思道:“九哥,有个人不穿衣服背着荆条在外面路上跪着。”


  一听这话,顾九思脸色大变,他沉默了片刻,抓住沈明道:“你赶紧冲出去把他扛走。”


  “扛……扛走?”沈明有些懵,顾九思点头。


  “赶紧的,不管用什么方法,别让我见着他,也别让他开口说话!”


  顾九思把沈明一推,沈明踉跄着就冲了出去。


  陈茂春见有人出来,立刻仰起头道:“顾……”


  话没说完,就见一只脚从天而降,一脚踹在他脸上,将他直接踹懵了过去。然后在陈茂春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个蓝袍官员抓住扛在肩上,一路狂奔而去。


  这一切发生得很快,顾九思听外面没什么动静,小心翼翼探出头去,询问驾马的木南:“走了?”


  木南神色复杂,点点头:“扛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