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嫁纨绔 第一百二十章

书名:嫁纨绔 作者:墨书白

  柳玉茹一路狂奔着冲向花船,刚到花船停靠的岸边, 便看到周边布满了守卫, 似乎已经开始排查。柳玉茹擦了把眼泪, 她走上前去,吸了吸鼻子,故作镇定道:“这位大人, 我……我……”


  她说不出话来, 她让自己冷静一点,再冷静一点,可是却始终说不出话来, 只有眼泪扑簌而落,让她整个人看上去娇弱可怜得不行。


  守卫看着这样的柳玉茹,顿时心软下来,忙道:“这位夫人,可是有什么事?”


  柳玉茹从怀里拿出顾九思给她的令牌, 她捏紧了拳头,用疼痛让自己冷静下来, 许久后,深吸一口气, 才哽咽道:“我要……我要见顾大人。”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守卫接过令牌, 随后赶紧安排了人, 护送着她进去。


  此刻整个花船上到处都是士兵,似乎已经经过了一番厮杀, 柳玉茹被带到内舱,而后便看见一个人躺在地上,他被白布盖着,整个人孤零零躺在船舱里。


  周边没有一个人,柳玉茹看着那尸体,便忍不住退了一步,差点摔下去。还是身后跟着过来的奴婢忙扶住了她,提醒道:“夫人小心。”柳玉茹身子微微颤动,她用手中帕子捂住自己嘴,让自己不要太过失态。


  奴婢扶住她,也不明白她为什么有这么大反应,忙道:“夫人,若你太不舒服,奴婢扶着到门口去站着。”


  “不……不必。”柳玉茹喘息着,她朝着那地面上的男子走过去,她慢慢蹲下来,沙哑道,“他……走得可还痛苦?”


  “没什么痛苦的。”那奴婢立刻道,“抬下来的时候,人已经凉透了。”


  柳玉茹听着这话,觉得心上像压了一块大石头。


  她想掀开那盖着他的布,却又不敢,她就蹲在那尸体边上,沙哑道:“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在这里坐会儿。”


  “顾夫人……”


  奴婢犹豫了一下,柳玉茹流着泪,猛地大吼出声:“我让你出去!”
那奴婢愣了愣,忙行礼退了下去。


  人一走,柳玉茹整个人就瘫了下去,她跪在尸体边上,低低摸着眼泪。


  “你倒是好了……”


  她哭着出声:“人一走,什么都留给我。平日同你说过多少次要小心谨慎,你惯来不听我的,就觉得全天下就你最聪明,就你最厉害……”


  柳玉茹数落着,便停不下来,眼泪啪嗒啪嗒的落下,仿佛成了她唯一的慰藉。


  这时候顾九思刚刚从船舱下面回来,他正在下面审问抓来的凶手,听到柳玉茹来了,他本来转身就想上上面的船舱,但他身上染了血,只能先去换了套衣服,又洗过了手,这才回来,结果才走到门口,就听见柳玉茹在里面哭。


  他顿了顿步子,听着柳玉茹在里面继续哭着数落:“你这个人,若是要死,怎么不早点死,你如今死了,又要我怎么办?”


  顾九思有些闹不明白,他弯了腰,在纸糊窗户上戳了个洞,就看着柳玉茹在里面哭,她哭得十分动情,特别委屈,哭着哭着,她抬手狠狠拍了那尸体两下,怒道:“顾九思,你给我起来!”


  那两下拍得扎实,顾九思瞧着就觉得疼,他不由得缩了缩,他大概明白是什么情况了,想着应当进去和柳玉茹说清楚他没死,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又生出一种好奇,想知道若是他死了,柳玉茹会怎么办。


  好奇心终究压过了理智,他决定继续看下去。


  柳玉茹坐在屋里,她打完了尸体,又不再动了,她静静看着那尸体,好久后,她哑声道:“罢了,你都去了,我和你计较什么呢?”


  说着,她颤抖着手,慢慢伸向那尸体面上盖着的白布,低哑着声道:“你放心,我会让洛子商去给你陪葬。你……”


  话没说完,她拿着手里的白布,呆呆看着地上躺着的陌生人,整个人就愣了。


  这时候,外面传来江河的声音,调笑道:“哟,小九思,你撅着屁股在这儿看什么呢?”


  顾九思原本正看得专心,冷不防被江河一扇子抽在屁股上,当场跳起来,吸了一口凉气道:“你打我做什么!”


  话刚说完,他整个人就僵了,他才意识到,柳玉茹必然是听到了。


  他一回头,便看见门轰然大开,柳玉茹捏着门,站在门口,冷冷看着门前捂着屁股的顾九思。


  她哭花了妆,脸色很冷,眼睛里像是淬了冰,死死看着顾九思。


  顾九思保持着捂着屁股的姿势不敢动弹,看着面前明显是盛怒的柳玉茹,他聪明的小脑瓜疯狂转动,好久后,他艰难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玉茹,你在这儿啊……”


  “听了多久?”


  柳玉茹直戳重点。


  顾九思怎敢说实话,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一般道:“什么听了多久?我刚到门口……”


  “他听了快一刻钟啦。”江河在旁边立刻补充,“我在他后面站了快有这么长时间。”


  “江河!”


  顾九思愤怒瞪向旁边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江河,江河靠在柱子上,用扇子敲着肩膀,高兴道:“怎么,还不让人说实话了?”


  “你……”


  “顾九思。”


  柳玉茹冷冷开口,顾九思立刻转过头,堆砌出笑容,往柳玉茹面前走去,讨好道:“玉茹,怎么了?有什么想要的?有什么想做的?”


  柳玉茹伸出手,盯着顾九思,顾九思有些不理解,就听柳玉茹道:“手。”


  顾九思伸出手去,柳玉茹拉过他的手,撩起袖子,看见上面白嫩无痕的皮肤,她又去拉另一只,最后她还想去拉他胸口,顾九思吓得赶紧一只手捂住衣服,另一只手握住她作乱的手,小声道:“这里人多,回家去脱。”


  “你……”柳玉茹眼里又带了眼泪,“你没事吧?”


  顾九思愣了愣,随后明白过来,柳玉茹这是吓坏了。他心里又暖又高兴,还带了几分心疼,他赶紧道:“没事,我还没上好妆呢,杨大人突然就同我说让我先别上,说怕我体力撑不下全场,先让替身上。我还在上妆,这替身一上去,人就没了。”


  说着,顾九思眼里冷了几分,但立刻又想起柳玉茹在身边,怕吓着柳玉茹,忙把人拉进了怀里,抱着她,用手顺着她的背和头发,诳哄道:“你被吓着了吧?别害怕,我没事儿的。”


  “都处理完了吗?”


  柳玉茹抓紧了他胸口的衣服,顾九思想着,她必然是害怕极了,他赶紧道:“都审完抓完了,我现在让人下去端了他们老巢,玉茹,你是不是累了,我们回家。”


  柳玉茹抽噎着点头,顾九思抬头看向江河,江河正看着天边明月,对上顾九思目光后,片刻,他领悟了,随后立刻道:“关我什么事?我还佳人有约,再会。”


  “舅舅!”


  顾九思立刻叫住江河,片刻后,他哀怨道:“我娘她说……”


  “住嘴。”


  江河立刻打断他的话,随后道:“你回去吧,我去处理。”


  顾九思点点头,赶紧道:“谢谢舅舅,我就知道您对我最好。”


  “滚!”


  得了这个“滚”字,顾九思兴高采烈护着柳玉茹下了船,到岸边上了马车。


  柳玉茹似乎是真的被吓到了,一路上都依偎着他,顾九思作为一个男人的虚荣心空前膨胀,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小鸟依人的柳玉茹,一路又哄又劝,想让柳玉茹放心。


  “真的,我给你发誓,这一切都在我意料之中。”


  “你说谎,”柳玉茹哭哭啼啼,“你说在你意料之中,那那个替身怎么会死?你是会让人白白送死的性子?今日若不是他死,就是你死了!”


  “不……不是,”顾九思赶紧道,“以我的身手,怎么可能被暗箭射中?这个替身真的是意外,那时候我刚听说你们那边出事,把人送过去了,想着洛子商应该没有多余人手在这边,不会在一开场就动手。”


  “那不是动手了?”


  “他十个人就敢动手埋伏我,他艺高人胆大是意外啊。”


  “那你说,”柳玉茹坐正了身子,擦着眼泪道,“替身是意外,那我和叶韵出事呢?你总不会说,你连我也算计在内。”


  “这个……”顾九思艰难开口,“也,也是意外……”


  “不是全在你意料之中吗?”


  柳玉茹立刻反问,泪眼汪汪看着顾九思:“你意料里有这么多意外?”


  “所以我让沈明叶世安跟着你们,而且我舅舅那个人肯定跟着,他在你们绝对不会出事。玉茹,我都是做了安排的。”


  顾九思信誓旦旦。


  这时候马车到了顾府。柳玉茹也不同他争吵,她吸了吸鼻子,和顾九思下了车,顾九思扶着她,同她一起进了屋子。


  柳玉茹似乎是哭到脱力了,进屋便坐在床上,靠着床头不说话,顾九思赶紧忙前忙后让人去打水,柳玉茹看见印红进来,朝她招了招手,小声道:“将搓衣用的砧板拿来。”


  印红愣了愣,也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还是去拿了。


  等印红把搓衣板拿回来时,柳玉茹已经洗过脸,卸了妆。她只穿了一身单衣靠在床头,全然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顾九思在一旁忐忑的拧着帕子,时不时偷瞟一眼柳玉茹。


  柳玉茹朝着印红点点自己身前,印红便将搓衣板放了下去,柳玉茹挥了挥手,印红便走了。


  房门关上后,屋里就剩下了柳玉茹和顾九思,顾九思看着面前的搓衣板,有些不大明白:“玉茹,这个板子拿过来是做什么?”


  柳玉茹靠在床头,声音哀切:“今日我以为郎君去了,心里也是快跟着去了,郎君可知玉茹心苦?”


  “知……知道。”顾九思总觉得有什么不好,说话都有些结巴。柳玉茹坐直了身子,吸了吸鼻子,看着顾九思道,“但玉茹也想明白了,成婚时玉茹就想着,郎君性情张扬,虽然聪明,但做事不够谨慎,玉茹应当时刻提醒郎君。可后来郎君让玉茹太过放心,玉茹便没有干涉太多,但今日看,郎君做事,还是太过冒失,今夜好好悔过,明日路上,睡得也好。”


  顾九思心里明白了,他看着面前的搓衣板,感觉膝盖有点疼。


  柳玉茹看着他,温和道:“郎君可要上来睡?”


  “不了,”顾九思沉痛出声,“夫人说得对,我太冒失,让夫人受惊了,我这就跪板自省,痛思己过,感激夫人提醒。”


  说完,顾九思便立刻跪在搓衣板上,一脸严肃看着柳玉茹道:“夫人,我跪这个姿势可还英俊?要不要我再往前两步,还能给你挡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