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 第638章 后悔(八更)

书名: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 作者:战西野

  不久之前,冲虚阁还大大落后,结果楚流玥和羌晚舟来了之后,就迅速追上,硬生生拉平!


  如今,只要再赢一场,冲虚阁便可顺利保住位置!


  众人唏嘘。


  谁能想到,情况会发生这么大的逆转?


  之前看来稳操胜券的九星盟,现在也是有些危险了啊.....


  .....


  章华眉头紧锁,眼光如刀。


  如果眼神能杀人,楚流玥已经被他千刀万剐了。


  不过楚流玥早已经习惯了各种目光,所以根本没将这些放在心上。


  现在就气成这样了,等会儿这场比赛结束,章华不得气的上天?


  楚流玥心中默默的想着,唇角划过一抹冷笑,旋即一手拍在了药鼎之上!


  一团赤色火焰,瞬间燃起!


  宁志清朝着这边看了一眼,神色微动。


  楚流玥居然还真的能继续炼药...


  她体内到底有多少能量?


  但是无论如何,这一场他都一定要赢!


  刚才谢陵阳已经输了,回去之后只怕是不会好过。


  如今所有的压力,都积压在了他一个人的身上,他如果输了,只会比谢陵阳更惨。


  想到这,宁志清抿了抿唇,令自己镇定,并有条不紊的将药材放入药鼎,开始炼药。


  .....


  时间流逝的格外缓慢。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楚流玥和宁志清的身上。


  而这边的情况,早已经引起了其他几个宗派的注意。


  简书夜负手而立,隔着中间的裂谷,看着楚流玥,忍不住咂咂嘴。


  “啧啧!这丫头还真是深藏不露啊!看看这手法,多熟练!还有这火候控制的也好!真是天赋惊人啊!”


  他这赞赏的声音一点没压着,所以旁边不少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简风迟头疼不已,终于忍不住问道:


  “爹,从他们两个上场比赛,您就开始看,一直到现在。反倒是咱们龙牙山和圣焰宫的比赛,您是一点没看了。您这到底是哪家的?”


  简书夜不甚在意的摆摆手:


  “咱们的比赛有什么好看的?比来比去都是咱们赢!再说了,羌晚舟和楚流玥的这几场比赛,的确精彩的很啊!不看多吃亏!”


  简风迟一时间竟是无言以对。


  他觉得自家老爹算是彻底沦陷了,没得救了。


  简书夜又忍不住说道:


  “你看看!楚流玥炼药的水准的确出色的很啊!你可知道她现在是什么等级?”


  简风迟瞥了一眼,懒懒道:


  “四品天医吧?不过之前她是三品天医的时候就已经能成丹了,所以...她的实际水准应该是比这个高一些的。”


  嗯,就像她之前的两场比赛一样。


  即便是越级战斗,最终也都成功取胜!


  靠的可不就是这份实力么?


  简书夜感叹不已:


  “哎!我猜着也是!你看她那动作,就算是五品天医也未必比得上啊!你像她这么大的时候,比这可差远了!”


  简风迟:“......”


  “真不知道松老到底是走了什么运,这两个竟然都选了他冲虚阁!”


  简书夜无不羡慕的说道。


  一开始他想让楚流玥来龙牙山,一方面是看中她的天赋,但更多的原因是自家儿子。


  可现在,他才终于清醒的意识到,这是一个多么大的损失!


  一个羌晚舟,一个楚流玥...


  真是让人羡慕不来啊!


  简风迟凉凉道:


  “红鱼的比赛您也不打算看了?”


  这句话终于让简书夜有了反应。


  他连忙回头看去:


  “什么?轮到红鱼了吗?”


  这一看,正好瞧见牧红鱼闪身到了对手的身后,快速轰出一拳!


  胜!


  虚元之体的确有着极强的优势,普通的修行者根本没有办法相提并论。


  牧红鱼这一场赢的轻松顺利。


  比完之后,她就直接离开了赛场,朝着简书夜父子二人快步走来。


  “少主!流玥那边情况如何了?”


  她一边走着,一边急急问道。


  刚才楚流玥和羌晚舟一同上场的时候,她本来想观战的,结果正好轮到她比赛,就这么耽搁了。


  简风迟简单的将情况和她说了一遍。


  牧红鱼听完,杏眼明亮灿烂,一脸激动。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她一定能做到!“


  以前在学院的时候,楚流玥何曾输过?


  如今也是一样!


  简风迟唇角微挑,慵懒邪肆。


  “你倒是对她有信心的很。”


  “那当然!”


  牧红鱼又往前走了几步,想看的更清楚一些。


  “那什么九星盟的,这次遇上流玥,是输定了!我还从来没有见过流玥输给过谁呢!“


  简书夜颇感兴趣的问道:


  “红鱼,你可知道楚流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修行天医的?她的师父又是何方神圣?”


  别的他都可以不在乎,但是这个他是真的想知道。


  能交出楚流玥这样的徒弟,足见她以前的师父有多厉害。


  毕竟天医的修行,很大程度上是需要师父仔细指点教导的。


  牧红鱼思索片刻,道:


  “好像是...好像是她过了十四岁生辰吧...距离现在也不到一年的时间。她的师父,就是我们学院的院长啊!听说流玥在入学之前,就已经是院长的学生了。只是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简书夜懵了。


  “你是说...她修行天医,还不到一年?这怎么可能!”


  牧红鱼想了想,道:


  “我不确定她是不是很早之前就开始修行天医了,但是我能确定的是,她在十四岁生辰之前,体内的原脉还是残缺的,那时候肯定没有进行武者的修行。”


  仔细想想,楚流玥好像是一夕之间就从废柴变成了天才。


  简书夜倒抽一口冷气,旋即后悔万分痛心疾首的捂住心脏:


  “我当时真应该把她从松老那抢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