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救赎[快穿] 番外

书名:救赎[快穿] 作者:糖中猫

  明明他的声音很轻, 趴在病床边的胡子敏却还是猛地打了个激灵睁开了眼。
看到儿子正朝着自己笑的时候, 她几乎要以为自己在做着一个美梦。


  “时恒、时恒你醒了……”


  胡子敏颤抖着伸出手去摸儿子的脸, 眼中满是泪水:“你真的醒了……”


  林时恒感受着虚弱的身体渐渐回复气力,冲着母亲又是一笑, 重复着让她安心的话:“我醒了, 真的醒了。”


  胡子敏脸上都是泪水, 怔怔的看着儿子发愣, 几秒后,她才大梦初醒一般,猛的抱住了林时恒,发出呜呜咽咽的哭声。


  一年前, 胡子敏患了绝症,危在旦夕, 她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时日无多,也可以坦然接受死亡, 唯一放心不下的, 就是相依为命的儿子。


  而就在她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 她的儿子林时恒突然做出了一个让所有百思不得其解的决定,他给自己订购了一个冰冻仓,定下一年的期限后躺了进去。


  冰冻仓的一般都是给一些患了不治之症,不肯死心等死的病人用。


  病人躺进去,身体与意识一道沉睡, 等到医学上研发出能够治疗这个病症后,再将人放出来救治。


  胡子敏本来也可以用这个方法, 只是她身体太弱,根本承受不住冰冻仓的压力,只能等死。


  谁也不知道为什么林时恒要将自己冰冻,他正值壮年,身强体壮,又刚刚得到林氏,正是该集中精力对付他那个继兄的时候。


  结果他丢下一切把自己冰冻了,林氏被抢了回去,未婚妻也没了,大好局面毁于一旦,许多人都在聚会时聊八卦,讨论林时恒突然这么干是不是被人下了降头。


  只有胡子敏隐隐约约猜到了什么,自从林时恒将自己冰冻之后,她就能十分清晰地感觉到身体一天天好起来,一开始胡子敏还会去医院检查,等到发现医生都不明白为什么她的病症在消退后,胡子敏就连医院也不去了。


  这一年里,她深居简出,谁叫也不出门,安安心心的等待着儿子回来。


  冰冻仓是国家机构,林时恒在里面没人能害的了他,她只要等待一年之期结束就好。


  结果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一年之后林时恒被送出冰冻仓,却没有按照原定时间醒过来,胡子敏这段时间几乎要哭瞎了眼睛,片刻不离病房,生怕儿子真的出个什么意外。


  如今林时恒醒了过来,她抱着他痛哭一场,被儿子拍着背哄着,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看着胡子敏睡着了,林时恒在床头柜翻出自己的手机,先上网查询了一下这一年里都发生了些什么。


  一年前,知晓母亲患了绝症无药可医,林时恒就开始在全球范围内寻找治疗方法,最终还真的让他抓到一个系统,与系统绑定后,林时恒赚的每一个积分,都能改善胡子敏的身体,积分攒够之后,他就能回到现实世界。


  因为世界流速不一样,林时恒给自己定了一年时间,冰冻前又妥帖安置好了一切,可以保证就算是他沉睡一年,时局也掌握在他手中。


  看着搜出来的种种信息,林时恒随意将手机丢在一旁。


  果然不出乎他的意料,他冰冻的消息传出去后,他那个继兄林光恒立刻开始游说股东,又四处搜集散股,又有林时恒冰冻前的安排,他很轻易的就将林氏集团拿到了手。


  老头子死了,胡子敏又是个柔弱性子,林时恒沉睡之前又吩咐手底下人不仅不用去给林光恒作对,反而还要帮他一把,一年过去,继兄林光恒拿到了整个林氏,又给林时恒“戴了绿帽”,春风得意,好不快活。


  林时恒闭着眼睛,感受着身体被系统能量一点点缠绕滋补着,经历了太多个世界,他一时间都快要忘记林光恒的样子了。


  长得好像一般,笑的时候尤其丑,每次看他笑,林时恒都能乐的多吃一碗饭。


  啧,可惜了,估计林光恒以后也没心情再笑了。


  ***


  林时恒醒过来了。


  这个消息火速传遍了整个圈子,下到十八|九岁的纨绔,上到五六十岁的老总,全都在听到这个消息后起了兴趣。


  林时恒此人,从小到大就能出风头。


  他爸是个渣,穷人时期娶了他|妈这个大家小姐,结果自己做出成绩来了,外家也出了祸事倒台,他不去回报糟糠之妻,反而变着法的糟践人家。


  林父在外小三千万万,可惜肚子都不争气,被他玩腻了就甩,唯一杀出一条血路成功借着孩子坐稳外室位置的就是林光恒他|妈。


  林光恒比林时恒大三个月,林光恒出生的时候,林父巴巴在外面守着,请了七个月嫂来看顾林光恒他|妈。


  林时恒出生的时候,他|妈一个人在医院生下他,吃足了苦头。


  软弱了一辈子的胡子敏在看着瘦瘦小小的儿子哭的震天响,整个林家也没人来看上一眼后,咬牙提出了离婚。


  林父对着胡子敏是渣,对着自己儿子倒是有几分喜欢,而且林光恒小时候被惯坏了,眼高手低还不爱学习,他瞧着不是个事,就总将林时恒接到林家去住,试图培养一下感情。


  在没上学之前,懵懵懂懂的林时恒没少被后妈和林光恒欺负挤兑,偏偏他哭着告状,后妈又装出一副白莲花样。


  上学后,林时恒他们的国语老师是个爱好古文的,有熊孩子成天欺负别的小孩,叫来家长也没用,家长不管,说是小孩子懂什么,肯定没坏心眼。


  直到有一次,熊孩子欺负人家,人家反抗把他打哭了,老师找到学校来怪老师,他就在一旁文绉绉的念叨:


  “以彼之道,还之彼身。”
“我儿子就是个小孩子,他懂什么!你们老师是怎么当的!就这么看着我儿子被打!!”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嘿你这个老师是来抬杠的是吧!我们家长好好跟你说你拽什么古文,故意的是吧!”


  老师斜她一眼:“投之以桃,报之以李。”


  那家长更气了,骂骂咧咧的伸手打了老师一巴掌,老师反手就还了她两巴掌。


  把家长扇蒙了,才慢悠悠说了句: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年纪还小的林时恒安安静静蹲在办公室角落里,看了个全程。


  之后那号称老公是教育局xxx的家长也没能成功将老师给撸下来,毕竟老师背景可比那家长大多了。


  而从那以后,拜这位文绉绉的老师所赐,林时恒彻底进化了。


  后妈白莲花,他比后妈还白莲花。


  继兄告黑状,他比继兄还能告黑状。


  亲爹偏心,他对症下药,被偏心的人就成了他。


  敌进我退,敌打我缩,生生打出了游击战的感觉来。


  进冰冻仓前,林时恒刚刚接了林氏,又和张家订了婚,完全可以说是人生赢家。


  而现在,一年过去,人生赢家林时恒的一切都被抢走了,公司,未婚妻,甚至商业伙伴。


  他现在醒过来,能反转局面吗?


  许多人都在等着看好戏,利益相关者则是忙着站队,让如今的林氏掌权人林光恒欣慰的是,大部分人都站在了他这边。


  想想也是,如今林时恒什么都没有了,就算是以前他被林时恒坑了无数次,如今公司法人是他,董事长也是他,就连张家也站在了他这边,一个林时恒,拿什么和他斗。


  林光恒一边信心满满,一边满心警惕,半刻也不敢放松的等着林时恒杀上门来。


  林时恒这么心机的一个人,醒了看见什么都被他抢了,说不定正在哪个暗处憋着给他使绊子呢。


  因为这些顾虑,自从知道林时恒醒了,林光恒那是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香,上车前都要检查几遍车有没有问题,有时候正在办公室里看文件,突然就要起来四处翻箱倒柜检查有没有什么危险物品。


  他战战兢兢的小心警惕了一个月,林时恒的面还没见着呢,自己就先折腾的面色发白,双眼眼底发黑,憔悴的不得了。


  张小姐见男友这副模样,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你怕他什么,他现在什么都没了,你有公司,有我家站在你身后,要怕也应该是他怕我们才对。”


  林光恒面色惨白,有气无力:“你不明白,林时恒这人,心机太深。”


  从小到大他就没斗赢过他,有时候他就想着,林时恒这么能装,怎么不去做演员去啊,不就是小时候欺负了他几次,又把他推到水里一次,他那不是没死吗?


  龟孙还挺狡猾,偷偷学了游泳谁也不告诉。


  反正每次,林光恒想害这个弟弟,最后吃了苦果的人都是自己,弄的他一听到林时恒这三个字就条件反射的牙痒痒。


  林时恒小肚鸡肠记仇还心机深沉,要说他醒了不找他报仇才怪。


  林光恒恨啊,那林时恒去哪里冰冻不好非要去他插不上手的国家机构,不然他哪里会连下黑手都不行。


  张小姐实在是见不得男友这样,索性拉着他道:“这样,你办场宴会,带着我去,他林时恒就算是有再大能耐,也不能把我抢过去,到时候,你看着他失魂落魄的样,就知道他多么不堪一击了。”


  张小姐说这话也是有底气的,她长得不错,身材又好,又是林时恒明面上的未婚妻,当着未婚夫的面与未婚夫大哥亲密,林时恒不生气才怪。


  她要为男友找回场子,让他亲眼看着林时恒这个弟弟也不过是个普通人。


  林光恒被女友安慰着,虽然还定不下心,却也接纳了这个意见。


  已经食不知味一个月了,再不让他知道一点林时恒的打算,恐怕不等到林时恒出手,他自己就先将自己折磨死了。


  “好。”


  林光恒咬牙:“我们办宴会,请他过来。”


  ***


  宴会当日,林光恒脸色看上去还好,旁边站着穿着漂亮礼服,容貌漂亮的张小姐。


  进场的人与他们笑着打招呼,一走过去,立刻变了脸,低声对着身旁人嘀咕:“听说请了林时恒,你说他们这光明正大的在一块,是想炫耀?”


  “说不准,好不容易抢到了林氏,还让他坐稳了,多少也是想炫耀的吧。”


  “那张家与林时恒可还有婚约呢。”


  “嗨,这年头,真结了婚都能离婚,更别提只是订婚了,何况张林两家老爷子都不在了,谁管的了。”


  “也不知道那林二少过来看见自己未婚妻和大哥搞在一起是什么感受。”


  几人正说着,正在笑着和人打招呼的林光恒突然笑脸一僵,眼直勾勾的望向门口。


  是林时恒到了。


  他一点都没有掩饰自己要喧宾夺主的心思,穿的十分亮眼,即使沉睡一年,俊秀外貌依旧毫发无损,瞧着反而好像比记忆中更加精神帅气了一点。
“王总,好久不见。”


  “你好你好。”


  “哟,刘总,一年不见,都这么富态了。”


  他一边四处打招呼,一边笑嘻嘻的走了进来,对站在正门口前方的林光恒与张小姐一副视而不见的模样。


  林光恒先是一怔,接着就是羞恼情绪充斥了整个大脑。


  都到现在了,林时恒居然还敢这么看不起他!


  张小姐也差不多的情绪,她一向是自觉自己相貌不错的,在圈子里也有不少同龄人喜欢,本来订婚林时恒这个青年才俊她还是很满意的,结果林时恒居然放着好好的董事长不当跑去把自己冰冻了,那也就怪不得她帮着林光恒夺权了。


  她理直气壮,还设想了如果林时恒质问自己,她要怎么趾高气昂回答,告诉他是他自己脑子犯抽才让他们有可趁之机等等。


  结果林时恒居然看都没看她一眼,好像把她当成一个透明人一样若无其事的擦肩而过。


  张小姐气的脸发红,叫了他一声:“林时恒!”


  林时恒权当做是没听到,悠哉悠哉拿起了一块精致的小蛋糕吃了一口。


  这种宴会吃食最精致好看,可惜来参加的人都不怎么会吃,最多端着酒杯到处走来走去的找人敬酒,无聊透顶。


  张小姐见他这副样子,更生气了,“爷爷当初怎么会让我和你这样的人订婚,林时恒,既然你也来了,我正好跟你说一声,我代表张家,跟你接触婚约!”


  周围看似在聊天,实则一直在关注这场大戏的人们说笑声一顿。


  都被侮辱到这个份上了,林时恒要是再忍,那可一点不像是他之前的作风。


  感受着周围人的视线都聚集在自己身上,林时恒耸耸肩,无奈转过了身。


  他这可不是忍,是懒得和注定失败的人浪费口舌罢了。


  “行吧,既然张小姐开口了,在场的又有这么多的商场前辈,我林时恒宣布,与张小姐的婚约作废。”


  “祝张小姐与哥哥,在牢狱中,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林光恒身子一僵,第一反应居然是“来了,这个狗崽子果然有后招”。


  张小姐一愣:“你这话什么意思!”


  林时恒拿着蛋糕,舒舒服服往沙发上一躺,慢条斯理道:“哥哥这么喜欢林氏,我一宣布进冰冻仓,就立刻用尽一切手段将林氏握在手心里,怎么就不想想,我好好的,为什么要把它让给你?”


  林光恒双拳猛然握紧,死死盯住了他:“你知道什么!!”


  “父亲这辈子在玩女人这门功课上做得好,老了老了,管理去公司来倒是力不从心了,林氏外忧内患,看上去风光无限,实际上内里早就烂透了,我这人啊,一向有自知之明,知道救不了,索性就不救了,哥哥你不是想要吗?我给你不就行了,对了,高助好用吗?他可是我手下第一得力人啊。”


  林光恒脸色青青白白,“你是故意的!”


  高助理之前是林时恒的人,林时恒进冰冻仓后,他作为公司二把手,第一时间倒戈入了林光恒账下,帮他出谋划策,又帮他四处搜集零散股份,让他的股份最终勉强超出林时恒,这才登上了董事长的位置。


  “你故意让出公司,你给我下套,林时恒你怎么这么恶心!!”


  “嗯哼,你说我恶心,那我就恶心吧。”


  林时恒不在意的耸耸肩,拿了桌上的一个橘子剥开,一边吃,一边用着聊闲话家长一般的语气接着道:


  “要是我没记错,我进冰冻仓的时候,有个为期三年的大项目正在协商中吧?哥哥你刚得了公司,急切做出成绩,把这个项目拿下了对不对?你拆了东墙补西墙,拆了北墙补南墙,瞒的了别人,你能瞒的住我这个前任董事长吗?”


  他丝毫不顾忌在场多少人会听到这句话,又有多少人会在知道这个消息后撕咬林氏分一杯羹,只吃干净橘子,伸出手对着林光恒握手成拳:“拆到最后,林氏直接……砰!!什么都没了。”


  “哈哈哈哈哈哈哥哥,看你这憔悴的样子,这一个月没少防着我吧?放心,我什么也没干,守法公民,怎么会去暗地里搞你呢,我啊,什么都不用干,只要安静的看着你把林氏拖垮就行了。”


  “你好像还把张家拉进来了吧?可惜,这么大的亏空,张氏也堵不住,你们两家估计要在牢里见面了。”


  张小姐不敢相信的转头看向男友,等看到林光恒面如土色的模样后,瞪大了眼:“林光恒!你连我也瞒着!!”


  “我没有,我只是想周转一下,给我一点时间我能周转好的,我能的……”


  “唔,要是我没醒过来,或许你真的能吧。”


  林时恒吐出橘子籽,一脸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不过谁让你女朋友要挑衅我呢,看看,我这人啊,就是太直肠子,被人家一气,忍不住就把公司的事给说漏嘴了,估计股票要下跌吧,哥你为了集中股份坐上董事长位置,把钱花的都差不多了吧,可惜啊,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股份,最后全成了泡沫,诶哟,我真是一想想,我就替哥哥心痛。”


  林光恒双目满是血丝,看着懒洋洋靠在沙发上的林时恒按住心脏一副“好痛好痛”的样子,简直恨不得几口咬死这个弟弟。


  “你故意的!!你陷害我林时恒,我要告你!!是你故意做了陷阱坑我,是你!!!”


  “我可什么都没干啊。”


  林时恒一摊手,“诸位长辈们都在,都替我评评理,我林时恒身体不好,不得不去冰冻仓睡了一年,这一年里啊,我哥哥他抢了我的公司,和我的未婚妻有了奸情,占了我父亲留给我的老宅子,现在居然还好意思怪罪我。”


  林光恒气的身子都在抖:“高助理!!高助理是你的人,你让他害我!”


  “什么你的人我的人的,我当董事长,他就是我的助理,哥哥你是董事长,他就是你的助理,听你的话去集中股份,怎么就是害你了,哥哥你这个态度可不行,好事自己拿,坏事下属担,以后没人会愿意为你做事的。”


  “哦,不对。”


  他冲着林光恒勾唇挑眉笑:“差点忘了,哥哥你要坐牢了,恐怕未来二十年内,都不会有人帮你做事了。”


  说完了,他拍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站了起来。


  “行了,这场热闹我也看够了,就先走了,诸位,我呢,在三年前注册了个公司,叫扬臣,这三年也小有成就,以后呢,还请诸位多多关照,大家互惠互利。”


  周围安静了一瞬。


  扬臣的确是三年前突然冒出来的新公司,资金雄厚,下手毫不留情,短短一年就站稳了脚跟,还越来越厉害。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居然会是林时恒的产业。


  难不成,林时恒三年前就想着要离开林家单干了?那他一年前突然宣布自己进冰冻仓,致使林光恒这个兄长趁人之危抢了林氏,恐怕也早有图谋。


  他这简直是,一步一步引着林光恒往死路走啊。


  林光恒也想明白了这一点,他白着脸,瘫软在了地上。


  战战兢兢一整年,原来还是早就掉到了坑里。


  他完了,林氏也完了,张氏也好不到哪里去。


  而踩着他打出名声的林时恒,以后商场上那些老狐狸也会尽量避免和他对上,以免落到林光恒这样的下场。


  釜底抽薪,杀鸡儆猴。


  一年过去,林时恒的手段,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恶心人啊。


  ***


  林时恒这一战打得的确漂亮,带来的好处就是从那之后,很少有人愿意得罪他,而他也不是个喜欢霸占一切的性子,有好处了大家分,他吃了肉也给人喝汤,长久以往,人们渐渐都夸起他做事畅快爽利,倒是不记得刚开始背后说他心机深沉小心眼的事了。


  他渐渐将公司做大后,就退居二线,拿了股份,带着母亲到处游山玩水散心。


  胡子敏的健康是用积分换来的,也让她的寿命要比一般人长一些,足足活了一百零一岁,才在一次睡梦中安然离去。


  她走后,林时恒坐在母亲常躺的摇椅上,心里倒是没多少伤感。


  人老了,总要走的。


  好在母亲这一辈子都有他孝顺着,舒舒坦坦活到了安眠。


  只是,唯一的亲人离开了,他总有些寂寞。


  寂寞的林时恒想了想,闭上了眼。


  【系统。】


  【主人,我在。】


  【――走,去下一个世界】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