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初夏若雨等花开 第1190章 官司前夕

书名:初夏若雨等花开 作者:唐思雨苏希

    一秒记住【御书房文学网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白世泽在第二天下午回到了市中心,他约了邢一凡和白夏一起吃晚饭。

    在餐厅里,看见回来的父亲,白夏顿时感到一阵心疼,才几天时间,他就已经削瘦下去了,面色看着非常疲倦,连头发都花白了一圈了。

    “爸,你要好好注意休息。”白夏伸手给他架了一杯茶。

    白世泽叹了一口气,“我现在也没有什么念头了,我已经把手里的股份整理出去了,再过一段时间,我会把股票变现出来,把钱存入你的帐户,爸爸虽然没用,但是赚足了后辈生钱,至少也能让你过得好一些。”

    邢一凡劝了一句,“爸,你还年轻,千万别自我放弃!振作起来。”

    白世泽摆了摆手,“我现在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我亏欠了很多的人,而上天也惩罚了我,这一生,大风大浪我都经历过了,不枉走这一遭,现在,我只有夏夏了,我也安心的把她交给你!有你陪伴她,我非常的放心。”

    “爸,你别这样,你才五十二,你肯定还有很多的事情想要去做的。”白夏见父亲自暴自弃,也想要劝他振作起来,再对生活充满自信。

    “我以你的名义存一笔基金,算做你的嫁妆,这一生爸爸都希望你快乐无忧,不要再为钱烦恼。”白世泽这次清算他的资产,达十五个亿,而他将十五亿全部存入一个帐户交给白夏,而他只需要几千万找一个休闲的海滨城市开始养老计划了。

    这是他对白夏这些年的亏欠,即便拿再多的钱去弥补,他都觉得还很内疚。

    白夏叹了一口气,看向身边的邢一凡,想着邢一凡能不能再劝劝父亲。

    “爸,这个星期天,我们定好了餐厅,两边的家长见一个面,我爸现在加入了一个老年俱乐部,活动也很多,你要不要一起加入?我替你报名。”邢一凡朝白世泽道。

    白世泽一听要见他的家人,他很开心道,“能见到你父亲,你的兄长一面,我也算非常的荣幸了,至于加入俱乐部,我可能没有这个体力了,我现在只想找一个地方休息一下,以后再说吧!”

    邢一凡也只能点点头,“好!那以后你有空随时可以加入我父亲的俱乐部。”

    陪着白世泽吃了一顿饭之后,白世泽就在助理的陪伴下回酒店去休息了,邢一凡带着白夏也往公寓的方向赶去。

    倏地,他的车载电话响了起来,他按了接听,“喂!”

    “邢先生,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我们已经在另一个城市成功抓捕汪泉等几名危险份子,你有时间过来一趟。”

    邢一凡和白夏相视一眼,他认真回答道,“好的,我后天一定过去。”

    挂了电话,白夏不由松了一口气,“抓到了就好!”

    邢一凡的眼底闪过一抹冷冽,敢打他女人的主意,他一定要让这群人付出代价。

    明天就是出庭的时间了,叶佳媚也和他的律师在想着办法,准备在明天从白世泽的身上再拿回一些她的利益所得。

    在白佳媚的心里,这些年,她没有功劳,也是有苦劳的,因为有她在家里,白世泽才能安心的去忙工作,她把这个家操持得整整齐齐的,她觉得白世泽一脚把她踢开,非常的无情。

    现在叶佳媚也是头大的,儿子已经从大学里退学,独自的离开了,但他坚决不认胡胜为父亲,白荣恨及了这个无能的父亲。

    而白莹也一脸嫌弃胡胜,她也连看都不想看到他,胡胜现在三天两头的往叶佳媚的家里跑,但是每到晚上他又必须回到他现任的妻子身边,叶佳媚也是恼火之极。

    叶佳媚把女儿关进房间去做作业,她便走到了一名中年律师的面前,恳求道,“张律师,你一定要帮帮我,不管怎么样,这场官司我一定不能净身出户。”

    “我原本是想要了解一下对方律师的背景,但是我查不到,只知道他是一名持有律师证的年轻男人,想必也是刚毕业的。”这名中年律师还是对自已的经验有自信的。

    “那太好了,这样的话,他肯定没什么经验,而你做了十几年的律师了,你一定可以成功帮我争取最大的权益对不对?”叶佳媚还不忘在律师面前,使一使她的美人技,一边拢着头发,一边把外套脱下,里面仅穿着一件吊带。

    叶佳媚这些年在白家,使用非常昂贵的保养品,看着比她的实际年纪更年轻,此刻,她也希望张律师能为她做出最大的努力。

    张律师扶了扶眼镜,有些不敢直视道,“明天我一定会最大程度的帮你争取的。”

    “那谢谢张律师了!只要你能帮我争取到最大的利益,以后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叶佳媚说完,手掌轻轻的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

    而就在这时,从门外推门进来的胡胜,直接就看见了这一幕,他怔愕的看着房间里的气氛。

    张律师赶紧起身离开,他也是害怕惹事。

    胡胜看着律师离开,他立即咬牙质问道,“佳媚,你刚才在干什么?”

    叶佳媚环着手臂道,“我还能干什么?我要靠你的话,孩子和我早就饿死了,我当然要为自已争取一下了。”

    胡胜握着拳头,想要发泄一下怒火,却因为一直在叶佳媚面前抬不起头来,这会儿只能忍着。

    叶佳媚朝他道,“明天就是开庭的日子,你可不能到场,免得丢尽我的脸。”

    胡胜坐下来,他现在也是两头不是人,妻子那边还瞒着,而这边,两个孩子不认他,叶佳媚也瞧不起他,弄得他整个人都有一种焦狂症了。

    而这样的男人,往往是最可怕的。

    这时,白莹从里面出来拿东西,一看见胡胜,她虽然年纪小,但瞧不起的眼神却很到位。

    “莹莹。”胡胜很想听到女儿叫他一句,他语气温柔之极。

    “哼!你不许这么叫我!只有我爸才可以,你不是我爸。”白莹的心里,白世泽才是她的父亲,就算不是亲生的,她也只认他。

    胡胜的内心里,涌上一种忌妒,疯狂的妒火,他真得很想让白世泽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这样,一双儿女就会知道,他才是他们的父亲。

    叶佳媚也不管了,女儿想认就认,不想认便不认,她朝胡胜道,“你回去吧!莹莹不想看见你。”

    胡胜看了一眼砰得一把把门关死的白莹,他垂头晃脑,满脸失望的出门去了。

    但一出门,他便紧攥着拳头,“白世泽,只有你死了,我一双儿女才不会再记得你。”

    晚上,邢一凡和蓝千辰通了电话,对于明天的开庭又详细的聊了一会儿,蓝千辰已经对这桩案子非常的熟悉了。

    白夏今天的心情有些沉重,父亲现在的生活状态,令她非常的担心。

    邢一凡从阳台上回来,就看见洗过澡,散着长发坐在沙发上发呆的女孩,他坐下来,伸手揽住她的肩膀往怀里按来,“想什么呢?”

    “我在想我爸接下来的生活要怎么过,他现在好像失去了一切的斗志。”白夏依偎在他的怀里,一脸担忧道。

    “这种时候,我们没有办法帮到他,只能让他自已走出这层阴影,我们能做的,就是多陪陪他。”邢一凡理解白世泽,同时,他的一生,也在警醒着他。

    一个男人千万不要辜负他的女人,这辈子都要尊重她,爱她,护她,才能成就幸福美满的一生。

    明天就是开庭了,白夏还有些替父亲紧张,不是怕这场官司会输掉,而是怕父亲再一次面对叶佳媚,会被气着。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