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这烦人的美貌 第 25 章

书名:这烦人的美貌 作者:池陌

  毕珊珊进去以后,江海燕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哭道:“那杀千刀的!怎么狠心这么对我们家珊珊, 就因为珊珊要跟他分手, 他就对珊珊泼硫酸,这种人怎么不去死!我要杀了他!杀了他!”
“够了!”江丽琴怒道:“你这个当妈的, 该你硬气的时候你不硬气,不该你添乱的时候净添乱,现在珊珊还在里面,你走了, 待会有事找谁?”
“怪我, 都怪我……可我不也是为了珊珊好?我不想她跟我一样过一辈子穷日子。”
“你对生活不满意,那只有一个原因――你没本事过好自己的人生,自己没本事还指望孩子替你达成心愿,巴不得让珊珊嫁进豪门,自己就能不劳而获,买车买房,到处炫耀,你这个当妈的,简直是把闺女往火坑里推!”
江丽琴这一骂, 江海燕哭得更厉害了。


  姜山第一次从心里佩服江丽琴。
虽然她的妈妈只是个高中都没毕业的家庭妇女,并不能说出那种发人深省的大道理。
可江丽琴很多话都很有生活的智慧, 并且看得比任何人都透彻。
姜山真心感谢她, 既抚养自己长大,也把自己培养成一个三观还算端正的女孩。


  在这一点上, 毕珊珊说得对,她是幸运的。


  江丽琴的话说完,这走廊里陷入了一种难堪的尴尬,她无疑是把江海燕心里那最后一层遮羞布给扯掉了,从江海燕的角度来说,她自然不愿意别人怪罪自己,所以从进医院到现在,她都在怪那个男人,盼着家人跟她一起骂那男人,这样她就有更足的底气,但江丽琴没有,江丽琴说的很直接,那男人有错,可她江海燕的错更大。


  这让江海燕像被一座大山压着,喘不过气来。


  没多久,姜山外婆家那边的亲戚都来了,外婆哭哭啼啼的,这是她最宝贝的小外孙女,却遇到这种事。


  她小姨夫是最后一个到的。
毕江到时,毕珊珊已经推进去两个小时了。
毕江个子不高,只有160多点,人到中年开始发福,本来长得就不好看,这样看更显得磕碜了。
他只是个国企的普通工人,工资不高,社会地位也不高,唯独收入稳定一点。
但他的工资都会悉数上交,平常买包烟的钱都没有,袜子上总有补丁,裤子衬衫都穿了十几年了。
每次他来家里脱鞋时,面上都会闪过尴尬。
可江海燕次次只顾自己买衣服,从来一件衣服也不给男人买。


  姜山从小就同情这个小姨夫。
可今天,毕江穿了件新衬衫,虽然颜色过于年轻了一点,与他那张脸并不匹配,但这好像是他这几年难得的新衣服。
姜山收回视线。
“姜山,我家珊珊人呢?她怎么样了?”
“应该是没有生命危险的,只是受伤程度现在不好说。”
“那……要不要送去别的医院看,找最好的医生,找主任……”
姜山安抚道:“小姨夫你先别急,现在给她做手术的就是烧伤科主任,是国内知名的医生,有他在,你放心吧。”


  江丽琴被拉到椅子上,难得没有对毕江撒泼,她低垂着视线,不敢跟丈夫直视,毕江也不跟她说话。
沉默的走廊里,姜山忽然觉得,这世界上很多事真是没意思。


  不知过了多久,护士先出来,很快霍霁川也走了出来,他摘下口罩,露出那张带着香气的脸。


  “病人30%烧伤,右眼皮被融掉,暂时无法打开,可能会影响到视力,耳朵里也有硫酸灌入,听力可能会受到影响,具体情况看后续恢复。”
江海燕哭道:“医生,那我女儿的脸……”
霍霁川顿了片刻,视线从姜山脸上掠过,这一注视,看得姜山心跳得厉害。


  他声音低沉平缓:
“面部创面较大,眼皮、耳朵、额头、脸颊都有不同程度的烧伤,后期需要多次做修复手术。”
江海燕整个人软了,哭哭啼啼地倒在江丽琴怀里。


  姜山跟了上去,她不忍心打扰霍霁川,他做了几个小时手术,一定很疲惫了。
可她真的很心急。
“霍医生?”
“嗯。”霍霁川来到水池边洗手,他的手明明是干净的,可他却洗了一次又一次,细长的手指带着浓郁的消毒水味。
姜山抽了张纸递上去,“霍医生,我妹妹她的脸能修复得跟以前一样吗?”
霍霁川接过纸,认真地擦了手。
姜山注意到他的手很白,细长骨节很小,一看就是医生的手。


  “不可能。”他的话很直接。
“那多次修复也不行吗?”
霍霁川点头,“她是被泼硫酸,不是被泼水,能保住五官已经十分难得,而且眼皮等位置的修复较为困难,想要跟正常人一样,实在是不可能。”“可是,您不是……”


  昏暗的灯光下,走廊里像是蒙了层阴影,霍霁川转过头,他本就高,影子拉长,正好跟姜山的影子重叠。
从姜山的角度看,他们的面部正好碰到一起,虽然两个影子,一个瘦高一个矮胖,并不和谐。
可他低头注视着她时,俩人的影子乍一看像是在接吻。
姜山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
她是疯了?怎么能YY霍医生呢?霍医生这种人实在不是她能肖想的。
她在想什么呢?都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她喜欢郭聿那种的都招来那么多闲言蜜语,如果她敢肖想霍霁川这种级别的,可想而知,路人的口水都能把她喷死。


  她脸一热,低着头问:“您不是最好的整容医生嘛?您之前还帮猪头整容了呢?连猪的皮肤您都能处理成正常人,她怎么就不行呢?”
霍霁川不言语,转身要走。
姜山追上去,急得拉住他的白大褂,道:“霍医生,如果恢复得好,有没有可能恢复正常呢?我只是觉得,哪怕有一点希望,我们也能为之付出全部的努力。”


  问完后,姜山开始后悔了。
她知道自己太难为医生了,医生不会给你百分百的保证。
而毕珊珊的伤口集中在脸部、脖子、四肢。
想恢复如常实在是不容易。


  霍霁川看向拉住自己衣服的手。
他的视线太有压迫性,以至于姜山在他的注视下,慢慢松开了手。


  霍霁川沉声道:“她需要长期的修复,或许这个期限会长达十几年,我只能告诉你,经过数十次乃至上百次手术,她的脸会看起来比较正常,但是多次手术会导致面部有一些变化,想跟以前一样,是绝对不可能的。”


  “那她右眼被融掉的眼皮,以后还能打开吗?”
“有这种可能,但不能完全保证。”
“霍医生……”
霍霁川以为她还要追问病情,下意识站在那,等她问话。


  谁知姜山只轻声道:“辛苦了,霍医生,你……好好休息。”
说完,头也不回地跑了。


  这一跑,霍霁川感觉地震动了一下,倒是把他的疲惫都赶走了,他忍不住勾了勾唇,次日一早,霍霁川去查房,毕珊珊已经醒了,只是意志消沉,算不上好。


  霍霁川走到病房时,就听到姜山的外婆在哭:


  “我家珊珊从小就是全家最出众的,长得漂亮会唱歌跳舞,我打小就喜欢她,我没别的心愿,就希望我家珊珊能平安长大,可现在倒好,她竟然遇到这种事……反而是姜山,长成那样反倒是安全了,这世界也太不公平了,怎么偏偏是珊珊遇到这种事?”


  姜山正好提着馄饨进来,见了霍霁川,笑起来,“霍医生,我做了馄饨,给你多做了一份。”
八十多岁的外婆眯着眼打量霍霁川,“姜山啊,你认识这医生?”
“这是霍医生,”姜山笑着把保温壶和筷子递给霍霁川,“霍医生,我送到你办公室去?”
霍霁川接过保温壶。
“我包馄饨很好吃的,您尝尝。”


  她笑起来心无城府,像是整个病房都被照亮,原本肿胀的眯眯眼倒也因为减肥的关系大了一些,隐隐有向月牙形靠拢的迹象。
姜山把其他馄饨给外婆,“外婆,我亲手包的,您尝尝。”
外婆叹息一声,像是在为谁可惜。


  姜山拿着调料跟着进了霍霁川的办公室,这是姜山第一次打量他的办公室,跟其他医院的办公室差不多,只是霍霁川的办公室办公用品看起来简洁高档,正如他的品味一般。
“霍医生,我熬制的调料汤,给您蘸着吃吧?”
霍霁川坐在那,就见她一直忙活着,直到把馄饨敞开在他办公桌上,调料放好。


  保温杯里的馄饨是下在蛋花汤里的,调料汤似乎是酱油熬制的,里面有葱花和香菜等,倒是挺香,他低着头吃了一口,馄饨馅鲜味十足,不似一般的家庭做法,却也不似饭店做的那般,总之是有灵魂的馄饨。


  “一起吃?”
“霍医生,你吃吧,我待会回病房吃。”
霍霁川强行给她倒了一半,姜山愣了愣,只得拿他私人的筷子吃了起来。


  等江小海来时,看到一向高冷的霍霁川正和人一起用餐,惊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如果对方是个美女,只怕这八卦早已传遍了医院,毕竟霍霁川可是连院长女儿都在惦记的人。
据说医院中意她的女医生数不胜数,正因为太多了,反而不稀罕,这就跟追星似的,每个人都认为自己对偶像是特别的,可在霍霁川这,所有同事都只是同事。


  可姜山的长相身材实在是安全。
江小海连八卦的心思都没有,只调侃道:“霍医生吃饭呢?”
“嗯。”
“这里有一叠病例需要您签字。”
“放这。”
姜山眨眨眼,江小海个头中等,挺瘦,看起来有种精明相,东北腔调,一开口就带着喜感。
“一起吃吗?我馄饨还有的。”
“不了,”江小海受宠若惊,连忙摆手,“我早饭吃过了。”
他一回头就跟护士台的护士八卦,“霍医生好像第一次在办公室吃东西?我怎么嗅到了奸情的味道。”
护士台的护士晃了晃手机,“八卦早传遍了,大家分析了一下,发现霍医生喜欢姜山的可能性为……”
“多少?”
“0。”
“也不一定,你们这是外表歧视,”江小海想到姜山笑得温柔又甜,她还要请他吃馄饨,不由替她挽尊,“性格好也很重要。”
“其他人我们肯定不会以貌取人,可对方是霍医生啊,你能想到霍医生的对象是这种的?”杨璐也凑过来,笑道,“怎么说呢,就是没必要,也不可能,不至于。”


  姜山挂了跟蒋茜茜的电话,一抬头就见走廊尽头有个穿消防员服装的男人,对方个子很高,脸上有很重的戾气,给人感觉人狠话不多,姜山很少见到留寸头还很帅的男人,他算一个。


  “江忍?”
江忍扔了烟,“姜山?”“你受伤了?”姜山瞄了眼他左手的绷带。
“嗯,”江忍倒不在意,他正要说话,视线落在姜山身后某处,蒋茜茜站在那,顿了顿,随即白眼一翻,“还没死呢?”


  姜山训她,“胡说什么呢!怎么也谈过。”
江忍面无表情,沉着脸一句话没说。
蒋茜茜气急,咬牙道:“谈什么谈?他充其量算我前男友之一,之一而已,谁放在心上?”
江忍那双狭长的深眸盯着她,直到把蒋茜茜盯得后背发毛。


  “怎么?我说错了?”
“没说错,但我怎么记得,有人说我是她遇到技术最好的?这才分手几天,不记得了?”江忍凉凉说。
“好个屁!哪个女人床上不说几句鬼话哄哄男人?谁还当真!”
“你叫/床的声音不像是假的。”
蒋茜茜气坏了,恼羞成怒拿高跟鞋扔他,“江忍,老娘演技好,叫得跟真的是吧?别感谢我,为了照顾你那可怜的自尊,不叫好点你怎么受得了?”
江忍脸一冷,整个人散发出一种阴沉气。
姜山还挺怕他生气的,当下把蒋茜茜拉回来。


  “好了,你们怎么一见面就吵?真过去的,根本不像你们这种。”
这话说得俩人都是一僵。
蒋茜茜冷笑:“早过去了!”
江忍没说话,阴着脸走了。


  等他走,姜山教训蒋茜茜,“消防员这工作本来就危险,你别总是死不死的,能不能咒点别的?别以为我没看出来,你心里还有他。”
“有个屁,老娘早把他忘了。”
“那你还说只有他才能让你高潮?”
“高个屁!老娘性冷淡那毛病早治好了。”蒋茜茜面无表情走了。


  姜山陪了毕珊珊一上午,等她去上班时,毕珊珊心情好了一些,虽然还是想不开,却有了求生的意志。
警方过来调查取证,因为当时监控拍得很清晰,对方无可辩解,已经被警方抓了进去。
姜山咨询了律师,如果毕家坚持要告的话,这种情况至少会判10-15年。
如果毕家不告,私下调解的话,那么对方家庭条件倒是很好,钱不是问题。


  下午有个律师也进了病房,说是那男方家里派来的,想谈赔偿的事,被毕江一口拒绝。
毕江差点把那律师打了一顿,江海燕也激动得厉害,说一定会把人送进监狱。
姜山不知道这件事会怎么收场,但是躺在床上的毕珊珊这一辈子是真的被毁了。


  因为毕珊珊的事,姜山的心情有些低落,一路上都在想心事。
她已经两天没去健身房,一直很焦虑,升职的事也没有指望,姜山心里乌云密布,变得敏感又多疑,每天都想很多,她怀疑自己是要来大姨妈了,毕竟大姨妈已经快五个月没来了。


  这日中午,她去了Amore,宋玲新正在等她。
“怎么才来啊?”
姜山看了眼手表,“我没迟到。”
宋玲新翻白眼,“没迟到就不能早点到?人家客人已经等你好几分钟了。”


  姜山低着头想,也没人联系过她。
对方拿了爱马仕的Kelly和Birkin来卖,似乎是急着用钱。


  这种奢侈品保存得挺好,品相不错,证书齐全,五金也是真的。
宋玲新自然很想收过来,毕竟这种情况可以压个低价,转手一卖就能赚个好价钱。


  “姜山,你给鉴定一下。”
姜山却不说话,只是盯着那铂金包。
“跟你说话呢?你磨蹭什么?人家还急着走呢。”宋玲新皱眉道。
这人是她朋友介绍来的,据说家庭情况很不错,宋玲新从中能捞到点好处,肯定想拿点回扣。


  姜山放下放大镜,摇头道,“这个证书我不能做。”
“你什么意思?”姜山说不出哪里奇怪,可这个铂金包虽然哪里都和正品一样,挑不出差错来,可她就是觉得这包有问题。
“这包我不敢肯定,感觉有问题。”
“这怎么可能有问题?你来之前,我们这所有的柜员都看过,难道大家都不如你懂吗?再说康太太也是豪门阔太,肯定不会用假包的。”宋玲新皱眉。


  姜山摇了摇头,“我说不好,但是这个包给我感觉不太好,有时候就是一种直觉。”
“直觉?没有证据你告诉我这是假包?姜山你怎么这么不专业?”
姜山吞吞吐吐说不出反驳的话。
一旁的康太太道:“我怎么可能用假包呢?这包是在欧洲买的,证件齐全,不可能有假货,难道是因为五金有些许磨损?”
“那倒不是,爱马仕的五金磨损也有严重的,字标也不算完美,可那不是主要依据,我就是觉得这个包有问题。”
似乎是形有点不对劲,而且太完美了,完美到让人怀疑,反而不真实。


  “怎么可能有假货逃得过这么多鉴定师的眼?”宋玲新不高兴,周琼也讽刺道:“就是,我们不行就你一个人行,姜山你也未免太自负了点。”
姜山被怼的不说话了。


  真的没有以假乱真的假货吗?
不,肯定是有的,造假者如果能有做真货的材质和工艺,造假就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毕竟爱马仕都是手工制作,工匠都是专业学校毕业的。
并非无可仿制,真正难的不过是这皮。
有人觉得,不可能有人愿意花十万计的成本去买鳄鱼皮来做假包。
却忽略这一个包中间的巨额差价。


  本来爱马仕有的包就要几十万,加上配货价格不低。
如果能有以假乱真的货,从代购等人手里流出来,那么中间的利润依旧高得令人咋舌。
而证书就更容易造假了。
奶粉罐、护肤品瓶子都有人回收,搞个证书算什么?


  “店长,我劝你考虑一下,这个包真的有点不对劲。”
宋玲新瞪了姜山一眼,“行了,我跟康太太说,你去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