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木叶之旗木家的快乐风男 第四百七十七章 白衣女子(2合1,欠19更)

书名:木叶之旗木家的快乐风男 作者:烧卖骑士

    看着富岳眼中三勾玉写轮眼慢慢转动,最终三枚勾玉连接在一起,变成复杂的纹路。

    佐助心神俱震,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是……万花筒写轮眼?”

    由于缺少家族的传承,佐助对于写轮眼的了解非常有限,但是这对眼睛,这种变化,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那个可怕的夜晚,那个男人拥有的就是这样可怕的眼睛。

    佐助一瞬间几乎连心跳都停止了,额角也冒出了细密的冷汗。

    万花筒写轮眼仿佛一个魔咒,让他一瞬间如坠冰窟。

    富岳缓缓将万花筒写轮眼关闭,然后取出眼药水给双目点了点。

    每次用这玩意儿眼睛都疼得厉害,必须好好保养。

    黑水大药房的眼药水可并不便宜,即便是富岳,也得省着点用。

    “哼哼,这个眼睛你没有吧?”

    富岳有些得意,他敢肯定佐助是不可能有万花筒写轮眼的。

    目前宇智波一族中,只有自己和辰哥是有这个眼睛的。

    这个眼睛有好多玩法,有趣得雅痞!

    “没有……”

    佐助颓然的瘫坐在地上,如果有了这样的眼睛,那么我恐肯定就能杀了那个男人!

    这个时候,佐助已经不相信对方是真的被自己打败了。

    s级的手里剑投掷术,s级的火遁忍术,而且还有传说中的那种眼睛……

    这自己拿头去打啊!

    肯定会被秒杀的!

    之所以对方故意让自己殴打,肯定只是看在自己同为宇智波族人的份上罢了。

    这宇智波分家一族肯定也是人丁凋敝,没有几个人的,否则早就被别人发现了。

    大家同是天涯沦落人,惺惺相惜也是很正常的。

    所以对方肯定是手下留情了。

    哎,真是个愚蠢而又仁慈的人啊!

    佐助忍不住发出感叹,如果没有发生那些事情,我可能会向这样子天真吧……

    这个样子倒是有点像那个家伙了……

    没来由的,佐助眼前浮现出了一个三撇胡须的黄发蠢货。

    虽然实力不能同日而语,但眼前这个分家的族长,性格倒是和鸣人那个笨蛋有一点点像。

    就在佐助心生感概的时候,富岳露出了传承自亚索大哥的奸商笑容。

    “啧啧啧,看来你真的没有,那么,你想不想要这个眼睛呢,可以用来打电玩的,很有趣哦!”

    富岳像是在诱惑小朋友的大灰狼,语气循循善诱。

    富岳已经在考虑如何收服这个傻子了。

    他身为宇智波一族的族长,虽然地位很高,但一直缺一个趁手的马仔。

    最近辰哥越来越忙了,族内已经没有可以交心的人了。

    就连美琴也嫌我菜,不和我双排了……

    眼前这个傻子虽然脑子不太灵光,连自己这个族长大人都不认识。

    但他的战斗力真的挺不错的。

    我们东厂需要这样的人才啊!

    东厂这个名字,是亚索给木叶警务部队取的外号,富岳觉得挺不错的,也就一直拿来用了。

    由于警务部大楼在木叶的东区,所以叫东厂。

    而暗部大楼在木叶的西区,自然就叫西厂了。

    有战斗力,脑子不灵光,一根筋!

    这样的好苗子,不但是东厂需要的人才,也是西厂需要的人才!

    富岳看着佐助就像是在看什么宝贝。

    他觉得,一定不能让亚索大哥提前发现这块璞玉,否则他肯定会出手抢人。

    “你是否愿意加入我们东厂,这个眼睛我可以交给你……疼疼疼,你这个二傻子,你想干嘛……”

    富岳话说到一半,佐助像是一只脱缰的野狗,一把拉住了富岳,脸色狰狞,仿佛像是要择人而噬的困兽。

    他一字一顿的道:“你是说,你能教我开启这样的眼睛?”

    “你先松手!你捏疼我了!”

    富岳常年吃着亚索的食物,身体素质不知比原本要强多少。

    不过他和亚索一样,虽然身体很强,但是很怕痛。

    “对不起……”

    佐助连忙放开了富岳,语气恭敬的道:“如果想到得到这样的眼睛,我要付出什么代价?”

    “代价?”

    富岳挠了挠头,我其实就是想找个稳定双排的,等要什么代价?

    “没什么代价,能肝就行。”富岳不置可否的说道。

    “肝脏?你需要我的肝脏?好的,没问题!”

    说着佐助居然要拿苦无去捅自己,富岳连忙拦住了他,“二傻子,我以后就叫你二傻子吧,你能不能别那么傻,如果不下命令,你不要轻举妄动,只要都听我的,我保证你能开启万花筒写轮眼。”

    其实佐助也只是装装样子,他又不是真的傻,如果获得眼睛的代价是自杀,那还有什么意义。

    当然如果获得了那种眼睛,把家族的仇恨报掉,那么到时候无论要献祭自己的肝吗,自己的肺,亦或者自己的心脏,佐助都是在所不辞的。

    不过……

    他艰难的抬起头,嘴角流出一丝鲜血:“我本来没有捅,你真的不是故意的吗……”

    富岳这才发现,自己明明是想拦住对方自残的,却好像不当心把苦无碰进去了?

    “我靠,兄弟你顶住!”

    富岳连忙拿起黑水白药对着伤口一阵猛喷,缓解了流血速度,但这样的伤口肯定不是喷雾剂能解决的。

    “我索哥就在附近,他从小就是名医,肯定能治好你的!”

    说着富岳背起了佐助,朝着手机导航的方向跑去。

    富岳身体确实力壮如牛,而佐助确实也是个瘦鸡,他一边背着佐助,一边开口问道:“对了,咱哥两到底谁是大哥?”

    佐助发现黑水白药简直神奇,自己的流血速度非常缓慢,这么久了,自己居然还有力气说话,也没有面白如纸的迹象。

    “大哥,你是我大哥!”

    佐助虽然是一个骄傲的人,但是这份骄傲在复仇面前还是可以变通的。

    “这样不好吧,你叫我大哥,岂不是我占你便宜了?刚才打架可是你赢了。”

    富岳当然想要做大哥,不然怎么指挥马仔,不过他还是要谦虚一下的。

    “那不重要,只要你能帮我开启这种眼睛,你就是我大哥!”佐助回答的斩钉截铁。

    为了力量,他可以背叛村子,背叛同伴,辜负所有人的期望,在大蛇丸身边虚与委蛇。

    而现在,只是叫一声大哥,然后可能还要献出一部分肝脏,这么好的事情,佐助当然不会拒绝。

    “好,那我就托大叫你一声小弟了!”

    富岳美滋滋,觉得自己赚大了。

    “《五国演义》中,刘备玄德、关羽云长、张飞翼德三忍就是在桃园之中义结金兰,谱写了一段传奇。

    今日我们有缘,血也是现成的,不如我们也在这沙漠之中,歃血结义,成为兄弟,你看怎么样?”

    富岳突发奇想,打算仿造刘关张,和眼前这个高手把兄弟关系做实。

    带时候他不和自己双排,可是不讲义气的表现。

    富岳觉得自己真skr天才!

    佐助完全听不懂富岳在说什么,不过只要能变强,这些都无所谓了。

    “好,大哥你说了算。”

    富岳点点头,取出一份契约,这是一种特殊的忍具,类似通灵卷轴。

    在上面用血签字的话,会有特殊的约束力。

    富岳学着里面的说辞,什么皇天后土的写了一对,当然用的都是佐助的血。

    写完后富岳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对佐助道:“那你把你名字填上去吧。”

    “宇智波佐助?什么鬼名字?”

    富岳看到佐助填写的名字,噗嗤一笑,真是愚蠢的名字啊,居然和三代老头他爹同名。

    佐助哼了一声道:“那可是我父亲取的名字,用的是他最敬重的一位前辈的名字。”

    “这个想法倒是不错,我以前也有考虑过,如果有第二个孩子的话,我可能也会这么取,到时候就叫他宇智波亚索吧。”

    富岳点点头,算是认可了佐助的名字。

    “那么接下来是不是你也应该要填?”佐助问道。

    “嗯……”

    富岳拿着苦无,在自己的小拇指上比划来比划去,但就是不敢下手。

    “你稍等!”

    在佐助不解的目光中,富岳拿起手机,跑到了隐蔽处。

    大约三分钟后,富岳留着鼻血回来了。

    “嗯,血来了。”

    富岳点点头,然后潇洒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宇智波爷傲奈我何。”

    当契约签订的一瞬间,光芒大盛。

    “哈哈,看起来我们之间的血缘关系并不算太远啊,果然是有缘之人!”

    富岳开心的收起了卷轴,竖起一个大拇指,“这就叫做亲上加亲啊!不管之前我们是什么远亲,从今天开始,咱们就是亲兄弟了!”

    就在富岳和佐助结拜的时候,忽然远远的一阵声音传来。

    “小樱——大和老师——”

    “小樱——大和老师——”

    如果说,佐助被龙脉传送之后,第一时间保持这警惕,最终这份警惕被变强的希望击碎;

    小樱同样保持警惕,而警惕之心被花痴女的觉醒所击碎;

    那么天不怕地不怕,反正有亲爹保驾护航的鸣人太子,可不会在乎什么危险。

    他一边好奇的乱逛,一边大声呼唤着同伴的名字。

    更加重要的,不仅如此,他还……

    “这是鸣人!”

    佐助第一时间听出了挚友的声音,然后眉头大皱:“大哥,我不想让这个人发现我的存在,我们赶紧躲藏或者绕路吧!”

    “是一个危险的人?那我们可不能撞上他们!”

    富岳连忙小鸡啄米似的点头,背起佐助朝另外一条隐蔽的小路跑去。

    ……

    “喂,美丽的大姐姐,你真的没有见过我的伙伴们吗?”

    漩涡鸣人穿着标志性的黄色运动服,一边走一边四下张望。

    从龙脉中卷落,他并不是毫发无损的。

    实际上,鸣人受的伤一点不比卡卡西轻。

    此时他的脑袋已经被人精心的包扎过了,被包成了一个可爱的兔子头。

    但鸣人完全不觉得羞耻,反而生气活现的到处蹦哒。

    在救治自己的恩人面前表现得非常有活力的样子。

    原因无他,发现昏迷的鸣人,并且给他包扎的人,是一个肌肤如雪,长发如瀑,容颜姣好,声音如同秋雀的美丽女子。

    鸣人偷偷瞟了身边的大姐姐,即便看过好几个小时了,但他长着狐狸胡须的面孔还是会红。

    “白姐姐,这里可是很危险的地方,为什么你一个人出现在里啊?不过你放心,我会保护你的!”

    鸣人持着无苦,四下做侦查状,

    美丽女子无奈的笑了笑,对于这个小鬼的殷勤视若无睹。

    忽然,她的竖瞳微微收缩了一下,“停下,有血的气息。”

    “啊?”

    骤然喊停鸣人差点摔了一个跟头,他伸着鼻子四下一闻却什么也没闻到。

    “臭狐狸,臭狐狸!”

    鸣人在心里喊了两声,血腥味什么的,它最敏感了。

    不过臭狐狸并没有回话,估计是还在沉睡之中。

    虽然不明白这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大姐姐为什么会发现自己都发现不了的血腥味,不过鸣人并不觉得她在欺骗自己。

    美女是不会骗人的。

    这是鸣人的人生信条之一。

    因此鸣人握着苦无,高度戒备的看着四周,却一无所获。

    “没事了。”

    美丽女子忽然开口道。

    “没事了?”鸣人有些不解。

    “已经离开了,而且其中一个人我很熟悉,走吧,你应该就是亚索君想要找的人。”

    “亚索君,那是谁?很厉害的男人吗?还有,我不要去见他,我要去找我的同伴。”

    “没关系的,你的同伴最终也都会聚集到那个地方。”

    “原来如此吗,那可就太好了,我们赶紧出发吧!”

    一根筋的鸣人一边继续四下戒备,一边跟着女子向导航的方向前进。

    然而鸣人没有注意到的是,女子看着某个方向,脸上浮现出思索的神色:

    两个人身上都有咒印的联系,然而我明明只在宇智波富岳身上使用过咒印。

    而且,第二个人身上的咒印是何等的狂暴和混乱,这样的东西,究竟是被哪个邪恶的家伙研发出来的呢?

    他的实验思路和我如此接近,但结果却相去甚远……

    那个人很危险,如果可能的话,必须除掉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