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为科学奋斗 交代

书名:为科学奋斗 作者:月下蝶影

  “怎么样?”众人期待地围在张大爷身边,等他一挂电话, 就七嘴八舌围拢了过去。
“什么怎么样?”张大爷理了理身上冰凉凉的法袍, “有我出马,当然是没问题。”
“那就好, 那就好。”众人放下心来。


  “他们下午可能就会过来,我们这么多人待在你家可能不太方便。”云丰道长想得多一点, 沈长安第一次带喜欢的人拜访亲友,他们一堆陌生人待在张道友这里,让沈长安女友别扭就不好了。
“等下我们去帮你准备食材, 准备完了我们去酒店住一晚。”


  于是这天上午, 无数梧明市居民发现, 居然有一群穿着道袍或是袈裟和尚道士出现在超市里, 有好事者还把他们排队付账的照片,发到了网上。
楼主:我又找到了一个昨晚天象不凡的证据!楼主住在十八线偏远小城市, 昨晚上因为跟朋友玩雪玩得太晚,就发现天空流光溢彩, 五色十光, 十分绚烂夺目。虽然专家说这是什么难得一见的自然奇观, 但我仍旧觉得这里面有猫腻。上午被老妈骂着去买酱油的时候,我就发现了这些和尚道士【图】。
楼主:竟然还有人问我,和尚道士能代表什么?他们能代表的可多了去了,大家想一想啊, 如果遇到用科学无法解决的问题,就只能交给谁处理?那必须是这些玄学界的人物啊!我们这种十八线穷乡僻壤, 连骗子都不屑一顾,能吸引这么多方外人士?
网友88:楼主真是瞎几薄吹,看到几个和尚道士,都能扯到昨晚自然现场不一般这种事情上,小学没毕业么?你们那个地方,近二十年没有下雪,昨天忽然下一场大雪,出现大自然异常现场并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这个帖子里的网友也真是好笑,嘴里扯着灵异传说,每个传说的来源都是“我朋友”“我亲戚”“我亲戚的朋友”这些,像这样的传言,我每天能编二十个。都什么年代了,满口的牛鬼蛇神,好笑。


  网友154:88楼的那个人,既然你这么相信科学,来我们灵异论坛干什么,隔壁科学纪实论坛欢迎你。
网友201:等等,就没人发现,照片里有个道长手里拿了一盒红包吗?
网友255:哈哈哈哈哈,道长给人发红包可还行?
网友301:说不定红包上还印着百年好合呢?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网友302:楼上的快住脑,我已经开始脑补道长当红娘这种画面了。啊啊啊啊啊,好可怕!
网友303:也许昨夜在我们不知道的地方,发生过一次决定世界生死存亡的大事,这些道长和尚都是阻止事件发生的高人。历经整夜的艰苦奋斗过后,一对有情人在生死危机时刻确定了心意,道长和尚们被他们的爱感动了,于是决定为他们办一场婚礼……
网友308:303楼的兄弟,你这么优秀,一定是写网文的吧?


  网上热热闹闹,沈长安答应张大爷会带道年去吃饭以后,就窝在沙发上懒散地感悟人生。道年时不时给他端点水果瓜子什么的过来,殷勤得让沈长安怀疑道年转性了。
以前的道年多懒啊,吃包开心果都等着他来剥壳的,现在竟然给他剥壳了?


  “以前跟现在怎么能一样?”道年把一块水果叉起来,喂到沈长安嘴边,“以前我把你当人类小崽儿养,就不能太溺爱你,溺爱是害。现在……当然是努力的对你好,就算惯坏了,也帮你兜着。”


  沈长安怀疑地看他:“真的?”
偷懒就偷懒,竟然还好意思找这么光明正大的理由?
到现在,他都不想去仔细弄清楚,道年以往整日坐在轮椅上,究竟是双腿不便,还是……
他,应该还没懒到这个份儿上吧?
如果道年双腿正常,当时他说希望道年双腿恢复行走,能够自由快乐生活时,就不会出现电闪雷劈,强风摧面这种异像了。
也许大概可能……当初道年是真的不良于行吧?


  想到这,沈长安就懒得理会他了,拿出手机刷刷刷。发现今天各大网络平台的热门头条是什么“霞光满天,神迹在世”“也许神迹,就在我们眼前”等等。
他点进去一看,就是一些夜空出现五颜六色奇怪光雾的照片,也不知道是后期合成还是蹲守多久拍到的自然现象。现在这些网络媒体,为了制造话题流量,什么故事都编得出来。
把它当真就输了。


  玩了会手机,发现不少平台都在拿这个天气现象炒热度,沈长安无聊地把手机一扔,走到鸟架旁边逗鸟。
鹦鹉在他们这边养段时间,整只鸟都圆了一圈,会说的话也多了起来。
“多吃点东西,旁边的这个小鸟就是你的小弟,等他再大一点,记得教他说话。”一边给两只鸟喂吃的,一边念叨。沈长安总是担心这两只鸟吃不够,所以时不时给他们加餐。
两只鸟会胖成今天这个样子,沈长安要占一大半责任。


  “长安,我有件事要出去处理一下。”道年走到沈长安身边,弯腰亲了亲他的脸颊,“一会儿就回来。”
看着两人如此亲密的动作,绯莹非常不好意思地把脑袋埋进了胸前的毛毛里。她还是一只单纯的小鹦鹉呢,见不得这种亲昵的画面。


  “快中午了。”沈长安抓住道年的手臂,让他弯下腰,让自己回亲了一下,“吃了午饭再过去?”
“没关系,半个小时就能解决。”


  “哦。”沈长安松开道年,笑眯眯道,“身为国宝也这么忙,不容易。”
道年:“……”


  绯莹因为把脑袋埋得太低,整只鸟都栽进了鸟窝里。
呵,撒谎的男人,是会付出代价的。


  道年刚离开,就有人进来跟沈长安说,一个叫孔婴的人想见他。
“孔婴?”沈长安仔细回想了一遍,“不认识。”


  “不见,不见。”绯莹焦急地挥舞着翅膀,“不见不见。”
那可是他们鸟族说话做事不动脑子的傻逼,他跑来找沈长安,肯定要闯祸。


  “连我们家鹦鹉都嫌弃的人?”沈长安摸了摸绯莹毛绒绒的脑袋,“那我去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
绯莹:“……”
本鸟选择死亡。


  “沈先生,孔婴来了。”郁垒进来的时候,看到沈长安在逗鸟,走到他身边小声道,“孔婴脾气有些暴躁,你见他的时候,要不要我在旁边守着?”
“好。”沈长安拳能打流氓,脚能踹土匪,但这些都是普通人,他拿妖怪没有办法。


  两分钟后,孔婴走了进来。一看到他的脸,沈长安就知道郁垒为什么会说孔婴脾气暴躁了。这是那个跑来道年面前闹,最后连累家里老人来向道年请罪的人。
当时见孔婴的长辈在道年面前如此卑微,他还以为是他家里欠了道年太多钱,现在想来,他们不是欠道年的钱,而是惧怕道年。
啧。
道年也真够脸皮厚的,什么谎话都敢承认。活了这么多年,别的长不长他不知道,反正脸皮肯定是长了的。


  走进院子大门,孔婴看到光秃秃的草地上立着两个雪人,其他地方的雪已经渐渐化开,唯有这两个雪人还维持着刚堆好的模样。
这里的神仙妖怪们,谁敢在天道眼皮子底下,做这么幼稚的事?


  他不想来这里,鸟族的长老们也对他三申五令,不能再做冲动的事。因为沈长安救下了凤凰,他们鸟族上下对其感激不已,仿佛曾经遇到的苦难与不公,通通不存在了一般。
他无法像长老们那样无怨无悔,所以他今天还是来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沈先生,您好。”孔婴踏进屋子,见沈长安坐在沙发上,不知怎么的,忽然觉得有些胆怯,明明坐在那里的,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孔先生你好。”沈长安对孔婴点了点头,“请坐。”
孔婴道谢后慢慢坐下。
“不知孔先生有什么事找我?”沈长安捧着一盘水果慢慢吃着,他有理由怀疑孔婴是故意趁道年不在,才过来找他的。
有事找他,却不敢挑道年在的时候,这就有些意思了。


  孔婴看着道年欲言又止,就在沈长安以为他会像上次那样怒吼时,孔婴忽然就跪在了他的面前。
“孔婴,你干什么?”神荼走进屋,看到孔婴当着沈长安的面跪下,心里意识到了不妙,想要制止孔婴接下来想说的话,“有什么事等先生回来再说,你不要再招惹是非。”


  “我今天来,就是想特意找个先生不在的时候。”
神荼:“……”
沈长安:有什么话不敢当着道年的面说?


  “鸟族十七年前犯下大错,愧疚万分。”孔婴跪在沈长安面前,“我族自知罪孽深重,不求沈先生能立刻原谅我们,但求您有饶恕我们的一天。”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十七年前?”沈长安被孔婴忽然跪下的动作吓了一跳,现在听他忽然提到十七年前,脸上的表情沉了下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当年令尊因公殉职,我族小辈灵智刚开,不懂善恶,竟然以令尊遗体为食,幸而先生及时赶到,才没让他们继续酿造大祸。对此,我感到非常抱歉。”孔婴跪地不起,“先生大怒,罚我鸟族几十年无一鸟化形,孔婴不敢有怨……”


  “既然没有怨恨,又来找我做什么?”沈长安打断孔婴的话,面无表情地反问,“你口里说着抱歉,却又故意挑道年不在的时候来找我,不就是觉得我好说话?”沈长安站起身,低头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孔婴,“你来找我,是自己的主意,还是其他长辈的意思?”
“这是我一个人的主意,与族内长辈无关。”这件事他本不知情,前几日听长老们提起,才知道当年开了灵智的苍鹰,食用的遗体是沈长安父亲。
难怪那几只苍鹰后来受到巨大的惩罚,能养出沈长安这种浑身都是功德金光的人,生前肯定也是大善人。
他对那几只苍鹰恼恨得不行,修行不易,好不容易开启了灵智,却敢食人肉,究竟是谁给的他们胆子?


  “我猜也是。”沈长安嘲讽笑道,“他们比你有脑子。”
孔婴抬头看沈长安。
“实际上,我还不知道我爸当年死后,遗体被谁动过。”沈长安面色如寒冰,难怪城隍会跟他说,他爸死后的魂魄不全,被人送到地府慢慢温养,才得以投胎转世。
他忽然想起,在爸爸留给他的那封信里,曾提到过苍鹰,爸爸看到的苍鹰,是不是就是在他死后,想要食用他的那些?
还有道年……
原来早在十七年前,道年就帮过他爸,让他平安地投胎转世吗?


  沈长安无法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他的眼神还落在孔婴身上,思绪却早已经飞远。
“长安,长安。”神荼见沈长安沉默不言,心中暗叫不好,“你别听这只鸟胡言乱语,这只鸟从小脑子就不太好,说出来的话也是颠三倒四,谁都不会拿他的话当真。”
“先生不过是只熊猫,再厉害,也不能决定一个族类有多少后辈开启灵智对不对?”神荼干笑道,“这种没有逻辑的话,谁会相信?”


  “是啊,熊猫又怎么管得了这么多?”沈长安缓缓点头,忽然问,“那我爸当年死后,是道年发现他差点被苍鹰吃掉吗?”
“那当……那倒不知道。”话锋转得太快,神荼的舌头差点打结。


  “熊猫?谁是熊猫?先生不是……”
神荼伸手把孔婴的脸摁到地毯上,不让他把接下来的话说完:“长安,你别搭理这个神神叨叨的家伙,我把他拖出去。”
“我……”孔婴还没来得及解释,喉咙就发不出声音了,他扭头看向神荼,他下了禁声咒?
神荼想干什么,为什么连话都不让他说?


  注意到孔婴把嘴长得老大却不能说话,沈长安撇开头,装作自己什么都没有看见,问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神荼,我爸的遗体,当年真的差一点被苍鹰吃掉吗?”
屋子里安静了下来。


  趴在鸟架上的绯莹,恨不能飞过去扇死孔婴。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孔婴会没脑子到这个地步。
在这个时候,跑来跟沈长安说,“哎呀真不好意思,虽然我家晚辈差点吃了你爸爸的遗体,好在被你男朋友及时救回来了,你看你要不要挑个日子,选择原谅我们?”
这种话听了,谁不生气?
别说是沈长安,就连她听了,都想打爆他核桃仁大小的脑子。


  “吱吱吱。”旁边一无所知的小凤凰,还扑着翅膀想要吸引沈长安注意力,等着他过来抱它。
绯莹愁得毛都掉了,这是撒娇的好时机吗?
本来沈长安正在气头上,想到屋子里还有两只寄养的鸟,一气之下把他们跟孔婴一起扔出大门,到时候倒霉的还是他们自己。


  大的不省心,小的也好不到哪去。
绯莹伸出翅膀,胆大包天地把小凤凰摁回了鸟窝里。
小祖宗,这会儿就闭嘴吧!


  神荼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沈长安这个问题,他扭头看了眼鸟架上,摁着小凤凰缩成一团的绯莹,叹口气道:“长安,这件事已经过去十七年了。”
“我明白了,看来这件事是真的。”沈长安点头,“剩下的,我等道年回来以后再问他……”


  “想问我什么?”道年大步走进屋,看到屋子里多了个孔婴,皱起眉头,“他怎么在此处?”
神荼赶紧用传音术跟道年讲述了一遍事情经过。
道年沉默了。


  他该怎么让长安相信,虽然他只是一只熊猫,却是一只能够撼天动地的熊猫?
神荼同情地看了道年一眼,他觉得就算长安再喜欢先生,对他有天然的信任感,但是以长安的智商,先生想要再次欺骗他,就太难了。
想到这,神荼瞥了眼孔婴,这只没脑子的鸟,是故意来捣乱的?


  道年有些心虚,不敢看沈长安的眼神,转身凌空往孔婴额际一点:“清醒了没有?”
“我……”孔婴浑浑噩噩地回过神来,他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我刚才是怎么回事?”莫名其妙觉得,向沈长安说出一切,就能得到他的原谅,鸟族近二十年没有小辈开启灵智的现象就能得到改善?
现在回过神来,他却吓得出了一身冷汗。
刚才他是疯了么,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


  想到各位长老的辛苦与努力,可能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全部化为烟云,想到鸟族未来的命运,孔婴瞬间面色惨白,怔怔地跪在了道年面前,一句辩解的话都说不出来。
神荼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孔婴虽然有些没脑子,但不至于没脑子到这个地步:“他被人下了咒?”
“有人控制了他的思想,让他失去了理智。”道年冷笑,“看来这个人对现状非常不满,并且觉得鸟族的那个小东西,应该让他们鸟族自己养着。”
不然何必用尽心力来做这种挑拨的事?


  听到道年这么说,孔婴的脸色变得更白,是他连累了整个鸟族……
他仓惶地抬起头,看着沈长安欲言又止,最后选择沉默。事情被他弄到这个地步,说什么,做什么,都已经苍白无力。


  “长安……”
“让他先出去,我现在不想看到他。”沈长安扭过头,情绪看起来有些不高。


  神荼把孔婴带了下去,屋子里再次安静下来。窗外的阳光趴在窗帘上,为屋子里增添了几抹亮色。
“我……”道年不知道沈长安知道了多少,他走到沈长安身边,伸手去牵沈长安的手,长安没有挣开。
“有些话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道年犹豫了片刻,“我第一次感到害怕,总担心有些话说了出来,你就会离我远去……”


  “等等。”沈长安打断道年的话,他拍了拍道年,“蹲下。”
道年不解地蹲了下来。
沈长安一下子蹦到他的背上:“我们去房间说,不让其他人听,鸟也不能听。”
绯莹:“……”
她是一只鸟,为什么要被强迫着吃狗粮?


  身上背着一个人,道年小心了很多,他用手托着沈长安的屁屁,神情严肃地问:“长安,你这是在撒娇吗?”
“是啊,在上千岁的熊猫面前,我还是宝宝呢。”伸手勾住道年的脖子,沈长安拖着长嗓门道,“小宝宝撒娇,你不哄着,想干什么?”
道年:“……”
想干,你。


  他背着沈长安慢慢走上楼梯,步子慢一点,离长安发怒甚至是对他不满的时间,也会跟着远一点。
推开房间门,道年把沈长安放在了床上。
“来。”沈长安拍了拍身边的空位,“做下来跟我慢慢说。”
道年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乖乖坐着。


  “熊猫?”
道年一边摇头,一边幻化成熊猫的样子,扑进沈长安的怀里。也许长安会看在他变成可爱熊猫的份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呢?
“卖萌这种事,你是无师自通吗?”沈长安搂着道年,在他身上重重摸了几下毛,“道年,你学坏了。”
“男人坏一点比较讨人喜欢。”道年蹬了蹬腿,像极了奶熊猫无辜的模样。


  “哦?”沈长安戳了戳短短的熊猫尾巴,“可是我比较喜欢诚实可靠的男人哎。”
道年卖萌的动作僵住了,半晌后慢吞吞开口:“其实,我不是熊猫精。”
“嗯。”沈长安一边点头,一边继续揉熊猫耳朵。
“我也不是只有一千岁。”说到这,道年十分认真地问,“你会介意年龄问题吗?”
“只要真心相爱,彼此又有了分辨是非的能力,那么一切都不是问题。”沈长安拉了拉熊猫的胖腮帮子。


  “虽然我不是熊猫,但是你喜欢什么,我就可以变什么,你会不会嫌弃我?”
“呵。”沈长安挑眉,“继续。”
“从我诞生有意识到现在,可能已经有几十万岁了……”


  “那我们俩年龄代沟还挺大。”
道年:“所以你还是嫌弃我年龄?”


  “是我向你交待,还是你向我交待?”沈长安揉着道年身上的毛毛,舍不得重重拍他,“说吧,说完我们还要去张大爷家里吃饭呢。”
道年:“……”


  天道的年龄,其实也是问不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