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为科学奋斗 大道残留意识

书名:为科学奋斗 作者:月下蝶影

  跟爷爷奶奶们聊了很久,在沈长安准备回房间睡觉的时候, 杨爷爷叫住了他。
“长安, 来。”杨爷爷趴在房间门口,朝沈长安招手, 像是骗小孩子上门的大灰狼。沈长安裹紧身上的大衣,穿过院子走到杨爷爷房间里。
杨爷爷喜欢养花植树, 虽然主攻的不是植物方面,但是在农业方面却格外有见地,经常跨行兼职农业专家。
屋子里靠阳台的角落里, 整整齐齐摆着一排花盆, 在寒冷的冬季, 这些花却长得格外精神, 小时候他喜欢学着杨爷爷给花浇水,杨爷爷总是嫌弃他不是在给花浇水, 是在给它们泡澡。


  墙上挂着一幅杨爷爷年轻时跟爱人的黑白照片,他的爱人扎着两条黑色大辫子, 笑起来的时候嘴角有小梨涡, 漂亮又可亲。
小时候他不懂事, 问杨爷爷这个漂亮姐姐去了哪儿,杨爷爷说去了来生。那时候他不懂,后来懂了,就再也不再他老人家面前提起这件伤心事。


  世间多少人生死分离, 但是像杨爷爷这样,爱人死了以后, 就不再对任何人动心的,或许并不多见。


  “这颗兰花养得真好,道年家也养了几株这种,开出来的花特别漂亮。”沈长安盯着花盆看了一圈,“不过我跟道年那里养的花没有这个有精神,杨爷爷,你跟我说说,养这花的诀窍是什么。”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我跟道年那里”几个字,让杨爷爷把即将说出口的话吞了回去,他盯着沈长安看了几秒,“你不是不喜欢养花?”
“道年喜欢啊。”沈长安讨好地拽了拽杨爷爷的袖子,“您老就别藏私了,教教我嘛。”
“二十几岁的小伙子了,撒娇像什么样子。”杨爷爷扯了扯自己的袖子,没有拉动,没好气道,“小时候你都没有学会,现在想学?晚了!”


  沈长安又是一阵讨好卖乖,终于把养兰花的技巧给记录了下来,把写满注意事项的纸张放进衣兜:“杨爷爷,你刚才叫我过来,是有什么事情想要告诉我?”
“没事。”杨爷爷沉默片刻,缓缓摇头道,“就是看看你。”他总担心沈长安留在大人身边,会给沈长安惹来麻烦。可是现在两人已经住在了一起,沈长安对大人亲密无间,大人待沈长安似乎也不错,若是他多嘴破坏了这层关系,对长安反而不好。
天道大人虽然没有多少感情,但不会因为个人喜好去伤害生灵,更何况长安对他来说,也许……还有不一样的地方。
想了这么多理由,杨树妖心里很清楚,他只是听到“我与道年那里”这句话以后,忽然明白,沈长安把他跟道年住在一起的地方,当成了家。
家在很多人类心中有着很重要的地位,很多人为了守卫自己的家,愿意牺牲自己的性命。
长安这个孩子啊……


  沈长安闻言,心中十分感动:“杨爷爷,我春节假期的时候,又来看你们,你们不要担心我。”
“春节假期啊……”杨爷爷摸着下巴考虑了很久,“春节我们忙着呢,国家给我们组织了旅游项目,除夕夜还要去春节联欢晚会现场看表演,你如果来了,我们没时间陪你玩。”


  “那等春节过后,我再来看你们。”沈长安想起以往过年的时候,爷爷奶奶们也都很忙,很多时候他不适合跟着他们一起去,又不想去麻烦爸爸生前的战友,就跟着院子里工作人员蹭饭吃。
这些工作人员来自全国各地,做饭的口味也不同,沈长安跟着他们也算是尝尽了全国各地的风味饮食,知道他后来学会了做饭,才慢慢结束了蹭饭的生活。


  “很晚了,回去睡吧。”杨爷爷看了眼墙上的时间,“天气预报说,明天有可能会下雪,明早起来的时候,多穿点衣服。”
“好。”沈长安点头,走出杨爷爷的屋子,抬头看着四合院上方,挂着皎月的夜空,天气预报又要骗人了?


  手机响起,他一溜烟跑回屋子里,才哆哆嗦嗦地拿出手机接通:“冉冉?”
“我就知道,这个时间点你还没睡。”蔡冉心情似乎不错,听沈长安语气清醒,于是继续道,“我跟你说个好消息,曹进那个王八蛋栽了。”
沈长安:他不仅知道,还目睹了现场。


  “听说警察在他私人公寓里,查找到不少毒/品,加上他容留他人吸/毒,够他在牢里待到哭了。”蔡冉嘴皮子特别利索,在手机那头把曹进从头骂到脚后,才语气温柔道,“对了,我听说他家公司好像也出了问题,他爸跟他叔不知道为什么闹了很大的矛盾,他叔叔辞去职务,带着妻儿去了国外,现在又爆出曹进的事,他家这次肯定会受不小的影响。”
“哦,对了,网上不知是谁爆了曹进过去做过的缺德事,现在他基本上是全网骂。作为他的死对头之一,你也是受害者之一,等下我把网址发给你,你自己看看。”
蔡冉挂了电话,把网址发给了沈长安。


  沈长安点进去看了眼,爆料的人似乎对曹进似乎有些熟悉,里面写了很多有关曹进的恶事。


  楼主:曹进大学的时候,看上了一个颜值高、智商高的女神,女神不喜欢他,他就天天跑去人家宿舍楼下送花、送礼物,尾随女神骚扰她。女神是什么样的人物,自然看不上这种垃圾,于是无情拒绝了他。哪知道曹进不仅恨上了女神,还恨上了女神的朋友。女神的朋友是位男神,长得好看,成绩好,又擅长运动,并且是帝都本地人。
楼主:曹进怀疑是男神勾引了女神,就天天跟男神过不去。可是呢,智商这种东西是天生的,曹进每次去找男神麻烦,最后都以自取其辱结尾。一次又一次闹下来,其他同学都把曹进当成了笑话,而男神女神早就双双代表学校参加各种比赛,为学校拿回了无数荣誉。


  楼主:你们以为这就是结局了吗?错!当一个人无耻起来的时候,是没有底线的。男神处处都好,但却有个悲惨的身世,那就是父母双亡。曹进这个人渣,拿男神没有办法,就开始骂男神的父母,男神没忍住与他打了一架。曹进那种战斗力负五的渣滓,被男神揍得哭爹喊娘,涕泪横流,从头到脚就是一个大写的怂。
楼主:这事虽然大家看得都解气,可是也给男神带来了麻烦。曹进的父母有权有势,跑到学校说要严肃处理男神,还说如果不给曹进一个交待,他们就要请记者来把事情闹大。看到这里,大家是不是很紧张?
楼主:各位网友不要催,我马上就说后续。曹进父母虽然来我们学校闹过好几次,但是我们学校可是名校,校领导不惧权贵,勇于与恶势力做斗争,查明事情原由后,把男神当学习的特等奖学金降为了三等,毕竟打架斗殴确实是不对的。但曹进因为骚扰女同学,多次逃课,所以被记了大过,听说毕业证现在都没有拿到,这个结局大家看了是不是爽?


  楼主:楼上那些想要男神联系方式,想要给男神生猴子的网友们都歇一歇,我如果有男神联系方式,还会便宜你们?醒醒吧,别做梦了!刚才那段话也不是在拍校领导马屁,只是在直抒胸臆,懂不懂?
楼主:我是真不知道男神去了哪儿,有传言说他被曹家报复,去了其他城市。也有传言说男神因为太过优秀,被国家征用,去执行高级任务去了。不管怎么样吧,希望男神好好的,生活得幸福快乐。
楼主:还有那些问男神女神是什么关系的,快住脑,他们是纯洁地男女学神友谊。如果理解不了这种关系,也不要觉得奇怪,毕竟一直追着这个帖子的吃瓜网友,又不是学神界人士。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沈长安看了些楼主的言论,怀疑这个楼主是写小说的。一些普通的小事,在她的描述下,就变成了吃瓜网友喜闻乐见的打脸爽文,引得网友们纷纷留言,把故事中的“男神”,当成了绝世好男人。
想到自己就是这个故事中的“男神”,沈长安觉得这事……挺羞耻的。


  放下手机洗了个澡,沈长安换上浴袍,忽然想起自己在警察局对曹进说的那些话,忍不住从床上坐起了身。
如果说,他发自真心说出的话,能够成真……
虽然这种能力或许不能滥用,但他还是有了一个危险又自私的想法。


  盘腿在床上坐了很久,沈长安咬了咬牙,伸手拿起旁边的厚外套,裹在身上走出了门。
外面寒风凛冽,月色格外的皎洁,他拿出手机对着月亮拍了一张照片,发给了道年:“看,今天月亮真好看。”


  抱着兔玩偶看书的道年,打开手机看到沈长安发过来的消息,沉默了许久。
听说人类对另一个人说月亮好看时,还有另一个意思。
长安……是在对他告白吗?


  道年对着聊天框删删打打,好半天都没找到合适的语言,最后只能回一个“嗯”过去。


  长安;早点睡,晚安。
道年沉默地看着手机屏幕,眉头皱了起来。
这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呢?


  沈长安手机手机,走到空旷的院子里,深吸了一口气。
“我希望……”
院子里安静极了,树木花草都沐浴在月色下。
“我希望道年双腿能够痊愈,以后能够过上自由自在、无忧无虑,健康又快乐的生活。”


  他话音刚落,硕大的乌云遮住了皎洁的月亮,狂风暴起,他的耳边,全是狂风愤怒的嘶吼声。
沈长安被风吹得东倒西歪,他仰头看着身后被吹飞的瓦片,觉得自己好像是辜负了这股风的渣男,它气势汹汹地想要找他算账。
“咳咳咳,要不要这样?” 沈长安眼看着天空越来越黑,仿佛这些乌云要把整座城市都要压倒一般,赶紧给外套拉上了拉链。
他只是希望道年过得好而已,道年又没做错什么,凭什么就不能获得更好的生活,凭什么就要天地变色,日月无光?


  他家道年那么好,值得他的这句祝福!


  大风一阵一阵地对着他的脸刮,似乎是想让他收回这句话。


  凭什么?
凭什么?
沈长安心里被这股风激起了火气,他忘了恐惧,也忘了退让。


  “我希望道年,能够……”
哗啦。
一大团树叶照着沈长安的脸吹来,风把他掀翻在地,他舌头磕在牙齿上,满嘴是血,多说一个字都是钻心的疼。


  “能够自由自在,健康快乐的生活!”


  风咆哮得更加凶猛,天空中雷云闪现,白亮的电光把院子照成白昼。
“长安,你做了什么?”杨爷爷满脸惊恐地从房间里奔出来,沈长安仰头朝他看去,就看到天际的惊雷,朝他劈了过来。


  这雷啊,又闪又亮,又大又圆。
还有杨爷爷的头发,怎么变绿了?难道是在房间里,偷偷试绿色假发?
真看不出他老人家竟然有这样的爱好?
恍惚间,沈长安脑子里全是这些莫名其妙的念头,在惊雷即将劈在他身上的那一刻,他闭上眼睛,拼命往旁边一滚。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先生!”神荼从屋子里冲出来,看着天空中闪烁的雷光,神情惊恐:“那是大道残留下来的那丝意识?”
这么多年来,大道残留的意识一直躲在秘密角落里安睡,今天为何如此愤怒,甚至不顾会被先生发现,就往人间落雷?


  究竟是哪位大神……能把大道残留的意识气成这样?
不过对于他们来说,却是件好事。


  道年睁眼天空中的那团乌云,化作一道金光,朝乌云飞了过去。
藏了这么多万年,还是被他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