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为科学奋斗 不借

书名:为科学奋斗 作者:月下蝶影

  胡明知道自己要死了,但是他没想到, 死亡前看到的世界, 竟是如此美丽,五彩祥光缭绕他身体四周, 仿佛神迹降临。
可是他心里很清楚,那个想害死他的人, 绝对不会留给他半点通风报信的机会,刚才那一击,不仅要他的命, 甚至会毁了他的神魂。
想他胡明一生, 天资聪颖, 容貌出众, 引起无数男妖女妖疯狂,最后却死得如此可怜, 不仅神魂不保,连个埋葬之地都没有。


  他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双眼已经看不清, 唯一能看到的, 便是那些五颜六色的光点越聚越多,包裹了他整个身体。
这是他即将消散的神魂吗?


  “那只狐狸长得漂亮,又是二级保护动物,应该在动物园待得很开心, 说不定还长胖了一圈……”
谁在他耳边说话,怎么像是沈长安那个绿茶男的声音?


  寒冷刺骨的水消失了, 也许并不是水消失了,只是他的五感随着死亡的来临,开始渐渐退化,所以他已经感受不到痛苦与寒冷。
但是他好像又听到了风吹的声音,还有……吵吵嚷嚷的说话声?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妈妈,为什么狐狸是黄色的,电视里都是白色的?”
“爸爸,我们买只狐狸回家养好不好?”
“闺女,还是换个你老板能做到的要求吧。”


  他不是掉进了寒潭中,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说话?他们兽妖族的神坛禁地,是麒麟神兽消散前亲自立下的结界,人类绝无进来的可能?
难道是那些缺德的人类开发商,四处乱打地道,从地底下钻了过来?
这些人是蚂蚁变的么,哪里都能钻?现在闯进去,除了死还有别的选择?这些父母脑子是怎么长的,竟然带着孩子来这么危险的野外玩?
图什么,就图一家人必须整整齐齐?


  “啊!”一个刺破耳膜的尖叫声响起,胡明开始后悔,当年踏入修行道的时候,他应该主修功德,功德深厚的妖运气会好一点,就算是死,也能死个痛快?哪像现在这样,死都要死了,还要遭受熊孩子的魔音攻击。
“妈妈,这里有只狗狗,浑身是血!”


  去你的,老子是狐狸,白狐!
“快叫人来,这条狗还有呼吸。”
小孩子没长眼睛,大人眼神儿也不行吗,他是白狐!颜值高,智商高,有魅力的白狐!
你全家才是狗!


  “大家让开一点,兽医来了。”
“这是狐狸……”
听到狐狸二字,胡明觉得自己终于可以瞑目了,至少临死之前,没有被愚蠢的人类当成一条狗。


  “先生,胡明的气息有些微弱,不过正在动物园里。”刘茅见道年懒洋洋不想动弹的样子,疑惑道,“您要召见他?”
“不用,就让他在动物园老老实实待着。”
刘茅:“……”


  先生这是有多不待见胡明,才会让他一个开了灵智的妖,待在动物园里?
“长安去帝都的事情,好好安排。”
“帝都气运旺盛,有无数妖修聚集,您可要接受他们的拜见?”
“不见。”
“好的。”刘茅是半点都不意外,先生若是见了那些神仙妖怪,才是奇怪的事情。


  梧明市去帝都的飞机,每天只有一个航班,而且起飞时间在半夜,沈长安在购票软件对比了半天,决定放弃乘飞机,改乘动车,为了照顾道年的身体,他特意找刘茅要了大家的身份证号,给买了五张卧铺票。
为了能更好的照顾道年,这次刘茅、神荼还有赵叔要一起同行。


  上了动车以后,沈长安发现有些旅客一直盯着道年看,他不知道这些人的是在惊艳道年的容貌,还是在看他身下的轮椅,但是这种太过直白的眼神,让他觉得有些不舒服,所以他走在了道年前面,把众人打量的目光挡住了。
找到位置后,沈长安把道年打横抱到床上,用自带的毛毯盖在他身上:“大概十个小时的车程就能到,要不你先休息一会儿,或者我们一起玩会儿游戏?”
不知道是这段路线人少,还是因为出行淡季,卧铺厢里没有多少乘客,整节车厢显得有些冷清。


  车上有wifi,有充电插孔,减噪功能也不错,唯一的缺点就是车票有些贵。不过幸好车厢里的乘客不多,他担心道年在这种环境下不习惯。
偏头看了眼道年俊美白皙的脸,沈长安莫名有种愧疚感,总觉得像道年这样的人,出入都乘坐专机,才配得上他。是他没用,只能给道年提供这样的出行条件。


  “看什么?”道年见沈长安的表情变来变去,脑子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反正人类年轻崽的想法向来千奇百怪,他能够接受。
“没事,委屈你了。”沈长安帮道年压好腿边的被子,“我以后会努力工作,争取多攒点钱。”


  这种孝顺儿子,发誓要多赚钱来养父母的场面,让旁边一位大姐看得忍不住夸奖道:“你们两兄弟感情真好,我亲儿子都没这么细心的照顾我。”说完,她还忍不住瞥了沈长安一眼,似乎有些遗憾沈长安不是她的儿子。


  “姐姐,您误会了,我们是朋友,不是兄弟。”沈长安这才注意到,原来斜对方的上铺有个四十岁左右的女士躺着,之前对方拉着帘子,他都不知道有人,“不过我们虽然不是亲兄弟,但胜似兄弟。”
“重情义好。”女士靠着墙坐了起来,可能是因为旅途有些无聊,时间还早她没有困意,所以想找人说说话。像沈长安这种长得好看讨喜,还愿意叫她姐姐的年轻男孩,自然是她聊天对象的首选。


  “你们是在帝都终点站下,还是中途下车?”
“帝都。”
“那可真是巧,我也是。不过你们有没有发现,这趟车的乘客特别少?”


  沈长安看这位大姐满脸写着“我有八卦,你快来问我”的表情,配合地问:“为什么?”


  “那是因为……”大姐压低声音,“因为这趟车,闹鬼。”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她话音刚落,车内的灯闪烁了一下,咕噜噜的车轮声响起,原本还有人在小声说话的车厢,顿时一片死寂。
“咔嗒咔嗒。”


  车厢门打开,穿着乘务员制服的售卖员推着推车进来,见整个车厢的人都盯着自己,脚步停了一下,小声问:“各种饮料零食有人要吗?”
沈长安买了几袋零食,分给刘茅他们一半,自己厚着脸皮挤进道年的小床里,剥着花生听大姐讲鬼故事。


  “据说在这趟车开通以后不久,有一个人死在了这趟车上,或许是因为那人死得不甘心,所以每到傍晚时分,他就会混迹在乘客里面,寻找一个替死鬼。”大姐讲故事的能力不怎么样,但是渲染气氛的能力却很强,那生动的表情,成功地引起了整个车厢乘客的注意。
这节车厢大概有二十来个乘客,离大姐最近的除了沈长安他们五人,还有一对情侣,一对夫妻,以及一个看起来不是很好相处的中年男人。


  沈长安注意到,就连那个中年男人,都停止了玩手机,等着大姐讲下文。
“后来,这趟列车又出了好几次事故,总有人莫名心脏病发作,又或者晕倒,最严重的时候,甚至突然死亡。”大姐深吸一口气,“我跟你们说,这趟班车在几天前,才死了一个人,就连网上一些灵异论坛都在讨论这件事。”
“大姐,您还逛灵异论坛呢?”那对举止亲密的小情侣中,看起来有些娇俏的女孩子道,“难怪消息这么灵通。”
“要与时俱进嘛。”大姐笑呵呵道,“你们年轻人玩的那些什么微博、微信、论坛我都玩,四十岁算什么,我还年轻着呢。”


  沈长安见这个大姐跟那对年轻情侣聊了起来,拿出手机搜了一下有关这趟列车的传言。
这个大姐还真没骗人,一些论坛上,确实有关于这趟车的灵异传闻。不过说法各异,没有统一口径,一看就是道听途说,添油加醋发到网上的。
“不怕。”道年拿走沈长安剥在小盒子里的化身,“世界上没有鬼。”
“我不怕。”沈长安瞥着道年拿走的花生,可能鬼会比较怕他。


  注意到沈长安的眼神,道年犹豫了一下,还给他了一小半。
沈长安继续剥花生,时不时听大姐跟小情侣吹牛聊天。车窗外的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他收起垃圾口袋,从道年床上下来:“天黑了,你先睡会儿,我上去睡。”
他的床位在道年上面,他腿长手长,很轻松就爬了上去。


  大姐跟小情侣见沈长安他们准备睡觉,也都安静了下来,整个车厢都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安静中。两小时后,赵叔拿出了准备好的食物让大家简单吃了一顿,其他乘客吃着难吃的盒饭,对沈长安一行五人,露出了羡慕的眼神。
饱暖思困意,沈长安迷迷糊糊睡了一觉起来,有些想去上厕所,拿过手机看了眼时间,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他拉开帘子,发现卖零食的乘务员,推着小推车站在道年的床边,他想也不想就跳了下来:“你有什么事吗?”


  “没事,没事。”乘务员见沈长安突然跳下来,往后微微退了一步,“没事,您需要宵夜吗?”
“不用,谢谢。”沈长安站在原地没有动。
乘务员推着车子,慢吞吞离开。


  “我醒着。”道年拉开帘子,对捂着小腹的沈长安道,“不用担心我。”
“那你先别睡,我去上个厕所。”沈长安见道年神情清醒,确实不像有困意的样子,才一溜小跑着去厕所解决放水的大事。
从厕所出来,沈长安困意去了一半,见道年还没睡,坐在他的床边:“睡不着?”他有些后悔,早知道还不如订深夜那趟飞机航班,至少到了帝都那边以后,道年能早点休息。


  “兄弟,你带了纸吗?”那个看起来不太好相处的中年大叔走到他们旁边,一双眼睛盯着道年,“借点纸,可以吗?”
沈长安正想伸手从兜里拿纸,忽然注意到这个男人的身后,伸出手死死抓住道年的两只手:“不借,滚!”
中年男人身材虽然十分魁梧,但却有些怕沈长安,听到他这么说以后,赶紧旁旁边避了避。
“今晚谁都不借东西给你。”沈长安沉着脸道,“滚回自己的位置上去。”


  中年男人肩膀抖了抖,在原地踟蹰了一会儿,默默回了自己的床位上。离他们比较近的那对年轻男女听到了沈长安这边的动静,不过都没有出声。


  沈长安扭头看道年,见他正盯着自己,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脑子里空白了几秒:“我的意思是说,那个大哥看起来不像是好人,我们出门在外,不能随便搭理陌生人,对吧。”
鬼向活人借东西,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但他总不能直接对道年说,那个男人不是人,是个鬼?


  “而且我小时候听老人讲过,如果遇到别人举止怪异向你借东西,你千万不能借。”沈长安小声道,“谁知道他借的是什么呢。”
“不要迷信。”道年低头看着两人仍旧握在一起的手,“你说不借就不借。”


  长安平时应该很少出门,所以才会处处这么紧张。他垂下眼睑,掩饰了眼底的淡漠,若不是长安拦住了敢向他伸手的鬼,他或许真的会第一张纸出去。
敢向天道借东西,就只能拿最值钱的东西来还。
比如说……魂魄。


  “原来你们是这种关系?”斜对面的大姐从帘子里伸出头,看到沈长安与道年握在一起的手,顿时恍然大悟,随后压低声音道,“没事,我能够理解,爱情是平等的。”
说完这番话,她把脑袋缩回了帘子里。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沈长安茫然地眨眼,这位大姐在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