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为科学奋斗 石头

书名:为科学奋斗 作者:月下蝶影

  四目相对,道年率先移开自己的目光。
“我顺路经过。”
“嗯嗯。”沈长安笑着点头, 转身飞快跟神荼说了几句, 就拉开道年的车门钻了进去,“我们现在回去吃饭?”
道年看着沈长安笑容满满的脸, 慢慢收回了自己目光。


  一路上,沈长安都在说自己跑步时的表现, 还有今天发生的有些搞笑事件,直到车开进别墅大门,他才小声道:“下午我还有比赛项目, 你要来看看吗?”
车内很安静, 安静得能够听见自己的呼吸, 沈长安的心一点点沉了下去。
“好。”
道年道:“下午我们都没事。”
他今天看到很多参赛选手家人朋友都去了, 哗啦啦挤了一大堆,又是端茶又是倒水了, 选手一下赛场,这些亲友恨不得抬着他们走。
别人有的他们长安也要有, 不能输半点牌面。


  想到这, 道年高深莫测道:“你放心吧, 我会安排好的。”
沈长安:嗯?
总觉得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即将发生,是他想多了吗?


  下午两点半,梧明市职工运动会继续开始。很多选手与选手的朋友到场以后,发现好些穿着统一服装的工作人员在免费发送饮料与小礼物, 这些工作人员服装上,还印着“加油”两个字。
“哇, 这次运动会这么有钱的吗?”一位运动员的亲友接过小礼物与免费运动饮料,就听到发礼物的工作人员道,“我们是一位运动员的亲友,为了响应主办方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精神,所以特意安排了一些应援小礼物。”
运动员亲友?应援?
拎着小礼物的来人有些发愣,这是哪家富二代宝贝儿来参加比赛,他家里人给宠成这样?


  到了比赛的时候,他看到铅球初赛那边,十多个穿着统一服装的人围在四周,手里呼啦啦甩着小旗帜,齐声高喊:“沈先生加油!”
他有些好奇,挤进人群看了眼,铅球比赛点那里,站着一个穿着红色运动装的年轻人,年轻人长得很好看,就是脸有些红,不知道是累的,还是被四周高声加油的应援团弄得有些脸红。


  他绕到年轻人背后看了眼,看清运动服背后印着的字后,有些惊讶竟然是民服部门的工作人员?
都说民服部门是养老部门,做的事儿跟街道办差不多,这个富二代宝贝儿干啥想不开,去这种部门上班。
不过当这个年轻人开始投铅球以后,四周看热闹的人也忍不住鼓掌,一半是因为拿了礼物,不鼓掌不好意思,还有一半是因为这个成绩确实不错,应该是所有参赛选手中,扔得最远的一个。


  沈长安从运动场下来,刘哥、赵叔等人呼啦啦围了上来,不同口味的饮料递了三杯过来,毛巾也递了几条过来,他恍惚有种自己不是参加市职工运动会,而是在参加国际赛事,为国争光。
伸手接过饮料与毛巾,用毛巾捂住自己半张脸,沈长安挤到道年身边:“道年,我们这样……是不是高调了些。”
“上午有个参加比赛的老师,来了整个班的学生为他加油。”道年看了眼人来人往的运动场,语气平淡,“比人数,咱们也不能输。”
若他出巡四海,万千生灵跪拜,这种场面还是太寒酸了。然而人类生来情绪敏感,又易滋生嫉妒,他怕来太多的人,会让其他人类嫉妒长安,只好在排场上委屈他了。


  见道年似乎真的觉得这么多人来给他加油,还是委屈了他,沈长安识趣地闭上了嘴,他怕自己再说下去,道年就再叫来一波人。
“先生,沈先生同事的比赛开始了,我们要去加油么?”
道年微微颔首,团结同事是有必要的。


  于是当年下午,民服部门其他人也享受了一把众星拱月的待遇,原本打算走完整个赛道的丁洋,在这么多人的加油声下,竟然迈起双腿跑了起来,最后还拿到了进入半决赛的资格。
他抖着打颤的双腿,看着这些人给自己递来了饮料与毛巾,暗暗想,人的潜力真是无穷的,不搏一搏他还不知道自己能进半决赛呢。
喝了口饮料,他抬头看了眼角落里坐在小凳子上,被好些人围着捏肩捶腿的沈长安,默默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论拥有一个大金腿好友的重要性。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在人类眼里,这不过是场普普通通的运动会,可是消息传到其他族内后,就掀起了惊涛骇浪。
“什么,大人亲自陪那个人类去参加一个又闹又没有意义的运动会?”
“大人身边伺候的仙妖也去了?!”
“武曲星因为教那个人类锻炼身体,便留在了大人身边?”


  一个又一个消息传来,打击得他们摇摇欲坠,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这一切。那个人类,究竟有什么好的,大人待他竟如此的特别?


  曾经地位卓然的鸟族得知这些消息后,众位长老在神凤殿坐了整整一夜。凤凰曾是地位吉祥的代表,可是他们鸟族现在除了一颗几千年都未孵化的凤凰蛋,已经没有能够带领他们鸟族走向辉煌的首领。
走兽族比他们也好不到哪儿去,麒麟早在几千年前便消失不见,群妖无首。


  “也许是我们错了。”孔雀长老跪在神凤雕像前,“这一切都是命运的注定,我们嫉妒那个人类,甚至迁怒那个人类,只会让天道对我厌弃。”
神凤的雕像栩栩如生,它展开双翅,仿佛即将给世间带来希望与吉祥。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孔雀长老朝神凤雕像伏地一拜:“求神凤大人保佑您的子嗣早日出壳,为我鸟族带来新的希望。”
其他长老也跟着拜了下去。


  冰凉的大殿中,神凤始终没有给他们回应,他们抬起头,怔怔地看着神凤雕像,脸上都带着对未来的茫然。
“诸位长老,你们快看神凤大人的眼睛!”鹤长老忽然惊恐大喊。
众长老齐齐抬头,只见神凤眼睛里,流出一行血泪。


  “长老!”神凤殿外,一位小辈带着哭腔的声音响起,“凤凰蛋失踪了。”
“什么?!”年纪最大的孔雀长老又惊又惧,口中吐出一大口鲜血,化作一只老迈的孔雀晕倒在地。
“孔雀长老?!”
“快去求见大人!”


  运动会举办了两天,沈长安在武曲的训练下,不仅坚强地跑完了千米长跑,还拿了第二名的好成绩。
这次他总共拿下了三个第一名,一个第二名,在运动会上出了一个不小的风头,并且关于他是富二代的谣言,也在其他部门偷偷传了开来。
原本以为成绩会垫底的民服部门,这次竟然拿下了三个金牌,一个银牌,杜主任走路的时候都带风,遇到嘲笑过他们的部门领导,他就摸着肚子笑眯眯道:“咱们部门的同志工作辛苦,经常上山下乡,半夜加班也是常事,这不就把体力锻炼出来了?”
其他领导看到他这副显摆的嘴脸,恶心得够呛,可是偏偏还不能说什么,谁让他们下面的同事说人家是养老部门,连养老部门都比不过的他们,又算什么?
废物吗?


  这次运动会拿了第一名,不仅有奖品,还有奖金。沈长安拿着奖金买了一堆小礼物,给道年别墅里那些员工都发了一份,就连鹦鹉都得了份鹦鹉专用的零食。
道年得知此事后,心情有些复杂,因为所有人都有了,只有他没有。


  “先生。”刘茅偷偷打量了一下道年冷冰冰的脸,“今晚沈先生跟同事聚餐,他说聚餐的地方离他自己家挺近的,就不过来了。”
“哦。”道年脸色更冷。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大人。”神荼匆匆进门,“鸟族几位长老神情仓皇,想要见您一面。”
听到“神情仓皇”四字,道年竟没有半点意外,他微微闭眼,发出轻轻一声叹息:“让他们进来。”


  “大人。”鸟族长老们一进门,就痛哭着跪下:“我族凤凰遗脉失踪,求大人相助。”
凤凰遗脉失踪?
众人皆惊,刘茅扭头看向道年,发现他神情平静,似乎早就预料到此事。


  “当年,你们留下那枚凤凰蛋时,我就说过,有些东西带来的不仅仅是希望,而是更深的绝望。”道年神情冷淡,仿佛他说的不是神鸟即将灭绝,而是潮升潮落,“留下那枚凤凰蛋,你们已经逆法则而为,如今不过是……”
众长老忽然想起,当年他们求大人把凤凰蛋从烈火中救出时,大人便问他们,逆法则而为,会不会后悔。
那时候他们怎么回答的?
“不悔。”
“纵有一丝希望,也不后悔。”
那时候大人的神情,也如今日这般,冷淡中带着几分怜悯。


  “难道,我鸟族注定不能留下凤凰血脉吗?”众长老痛哭,声声泣血。
“凤凰为了避免陨落,甚至不惜借人族气运,在人间界留下龙凤传说。”听着一声比一声悲泣的哭声,道年摇头,“我帮不了你们。”


  沈长安跟部门同事吃完冷锅鱼出来,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他在烧烤摊买了一堆烧烤,准备给宅男鬼跟张谷带回去,为了照顾张谷的口味,他特意没有点牛肉。
刚走到小区门口,他脑袋就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低头一看,一颗五颜六色的蛋掉在地上。
鸟蛋?
他蹲下/身看了看,蛋还没有破,不过看着不像是蛋,更像是风景区里,那些人工制造,用来骗游客钱的五色石头。
他伸手轻轻戳了戳,冰凉凉硬邦邦,还真是石头。
“谁这么缺德,把这种石头放到高处,是想谋杀么?”他摸了摸脑门被砸的地方,幸好没被开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