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为科学奋斗 安慰

书名:为科学奋斗 作者:月下蝶影

  我来陪你。
四个简简单单的字, 却像是挡住了不断吹向心房的风,让他的心渐渐安宁下来。
“不用了,我在外面走走,一会儿就回。”打下这段话,沈长安犹豫了不到半秒,便把这句话发送了出去。
下一秒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在哪?”
“……”
“在你家门外。”说出这句话, 沈长安有些不好意思,他真不是故意来这里的,只是胡乱在四处走, 刚好到了这里。
“站在原地不要动。”


  不到两分钟, 小区的门大开, 道年坐在轮椅上,还是那副没有表情的样子。他的身边没有其他人,衣服穿得工工整整,不像是刚从床上起来的样子。
路灯有些昏暗, 沈长安靠着灯杆, 扭头看向路灯下的道年,笑了笑。


  在道年眼里, 沈长安就像是个无家可归的小可怜,等着一个人把他带回家。他伸了伸手,“来, 我接你回去。”
“我这么大的人了, 还要什么接。”沈长安摸了摸被寒风吹得有些发凉的鼻尖,走到道年身边, “这么晚还没睡?”


  “我如果睡了,还怎么来接想哭鼻子的你?”道年从外套里拿出个小瓶,塞到沈长安手里,“吃点。”
“这是什么?”
“哄小孩高兴的糖。”


  沈长安倒出一粒放进嘴里,清香又不腻的味道顿时传到四肢百骸,内心的郁闷之情,似乎真的随着这股香甜消散不少。
主动推着道年往回走,道年道:“睡不着,在四周转一转。”


  沈长安脚步微微一顿,真正睡不着的人是他,而不是道年。他没有拒绝道年的这份体贴,推着他在小区里慢慢走。
本该让人觉得恐惧的黑暗,在此时此刻却给了沈长安一种安宁感。轮椅碾过青石板路,发出轻微的声响,月光洒落在水面,给水面染上银光点点。


  “如果现在是夏夜,月色如辉,清荷盛开,一定会很美。”沈长安看着水面,絮絮叨叨说了一堆没用的废话。
道年安静地听着,他甚至没有问沈长安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仿佛只要沈长安愿意说,他就愿意听。


  沈长安说着说着,忽然就沉默下来,他坐在旁边的石头上,抱着膝盖怔怔地看着水面:“其实……我今天有点难过。”
道年犹豫了一下,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原来,我不是爸妈的亲生孩子。”沉默良久,沈长安开口了,“爸爸牺牲的消息传回来时,妈妈整个一个月都没有好好睡觉,瘦了近二十斤。可是为了照顾好我,她撑下来了。”
“我该问问他,为什么我爸妈会……”为什么爸妈死后为什么会遭到攻击,养了好几年才能去投胎转世。他想起道年极其推崇科学,并不信神鬼之说,甚至为了宣传科学思想,还赞助了不少钱给他们部门,所以他决定把这件事瞒在心底。


  “他们养我的心是无私的。” 沈长安眼眶微红,“这么多年过去,我早已经习惯了独自生活,甚至在写作文时,都能平静地写起当年的那些温暖,可是……”
他终于承认,他很想他们,很想很想。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他羡慕别人有妈妈的唠叨,有爸爸的指手画脚,放假会有人等着自己回家,出门会有人担心他吃不好睡不下。
甚至连年轻人抱怨被父母催婚,他都会想,若是他爸妈还活着,会不会催他找女朋友,如果催他的话,他要怎么来对付?母亲节的时候,他想买束康乃馨跟大衣给妈妈,让她去给姐妹炫耀,自己儿子有多贴心孝顺。母亲节的时候,他想买外貌送给爸爸,让他去单位里抱怨,自家那个熊小子就是喜欢乱花钱。


  可是他没有机会了,爸妈也没机会了。
那么多遗憾,那么多的舍不得,他都只能假装对自己说,他是男子汉,他大了,可以像爸爸那样,做一个顶天内地,无愧于心的人。


  只是偶尔他会在吃月饼的时候,想起爸爸总是给他掰一大块月饼,看他吃得满嘴是月饼渣,夸他吃东西有气势。
他做好一张拼图,会写一个数字,会写自己的名字,他们都会夸奖他。
我们家佑佑真厉害。


  他说过,要买大飞机给他们坐,还说过要买大海给他们去划船。他们总是摸着他的脑袋,笑着说,我们家佑佑真棒。
爸爸妈妈最喜欢佑佑了。
爸爸最喜欢佑佑了。
妈妈最喜欢佑佑了。


  “道年,我再也没有最喜欢我的爸爸妈妈了。”沈长安捂住脸,忽然就嚎啕大哭,哭得满脸狼狈。
在这个热闹的世界,其实很早很早就独剩他一人。


  长得再好看的人,哭起来的样子,也都是不好看的。
有一滴水落在了道年的手背上,他闻到了淡淡的咸味。他皱了皱眉,疑惑地摸着胸口,这里……怎么了?
它好像在难受。


  他想自己该说什么,然而在他诞生的漫长岁月中,从来都不会怜悯痛哭的人,也从不曾想过,要为别人的眼泪做些什么。
“别哭。”他僵硬地弯腰,轻轻揉着沈长安乱糟糟的长安,“要不……我学着去最喜欢你?”


  沈长安又哭又笑地看着道年:“你又不是我爸妈。”
“你可以把我当做父母。”道年想了想,“虽然又当爹又当妈麻烦了一点,不过我还能坚持坚持。”
人类父母怎么对待自己的孩子,他也可以去学着做。人类小崽子不好哄,他只能多花些心力去逗他开心,就是累了些。


  “我可没你这么年轻的爹妈。”沈长安用手在脸上胡乱擦了擦,道年看不下去,把手帕塞到他手里,“我年纪很大,只是面嫩。”
“是是是,其实你是个年过百岁的老人,年龄足以让我叫爷爷。”想到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刚才哭成那样,沈长安有些不好意思,他用手帕擦干净自己的脸,长出一口气:“道年,谢谢你。”


  “不用谢,毕竟我的年龄能做你爷爷都有余。”道年发现沈长安鼻子被吹得通红,把自己外套脱下来披在他身上,“走吧,小晚辈,爷爷年纪大了,要回家睡觉。”
“臭不要脸,竟然真的占我便宜。”把身上犹带体温的外套脱下来,沈长安把衣服给道年披了回去,“别闹,我身体素质比你好多了,不会感冒的,你才要小心。”
道年绷着脸:“我不会生病。”
“你不会生病,我还是国防般的身体呢。”把外套给道年披好,沈长安站起身,“我们回去睡觉。”


  哭过一场,虽然样子有些丢人,但是心情却好了很多。
进住宅大门时,沈长安有些担心,万一被其他人看到他哭过后的狼狈模样,那他以后还怎么去见人?
好在屋子里其他人都睡了,他推着道年去了他房间,帮他拖了鞋跟外套,想要帮着道年脱裤子时,被他拦住了。
“我自己可以。”
“好。”沈长安退到门外,朝道年笑了笑,“道年,晚安。”


  道年见他又恢复了平日笑眯眯的样子,嘴角僵硬地动了半下:“晚安。”


  这天晚上,沈长安没有听到哼唱声,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他做了一个荒诞的梦,梦里的道年面无表情地对他说,“年轻人,你就是我失散多年的孙子,跟我走吧。”
吓得他连气儿都喘不匀,在梦里被好友占便宜的感觉,简直就是吃了不能还回去的亏。


  等他艰难地睁开眼,发现床边站了好几个人,有双胞胎神荼与郁垒,还有赵叔跟刘哥。
“你们……咳咳咳。”沈长安还没床上坐起身,就又躺了回去。
“你生病了。”赵叔把他从床上扶起来,塞给他一碗颜色怪异的汤,“来,喝下去睡一觉就能好了。”


  沈长安怀疑地看着这碗汤,担心自己喝下去以后,不仅病没有好,还要加上拉肚子的毛病。
“放心,我这汤绝对正宗,多少……人想喝都喝不着呢。”赵叔把碗推到沈长安嘴边,“喝!”


  想到赵叔掌管者厨房大权,沈长安咬了咬牙,接过汤喝了下去。
样子不太好看的汤,味道却清香甘甜,沈长安一口气喝完,感觉刚才还疼痛难忍的嗓子,痛感消去不少,沙哑着嗓子道:“谢谢赵叔。”
“小孩子生个病很正常,不要害怕。”赵叔接过空碗,“中午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想吃辣子鸡。”
“不行,上火。”
“酸菜鱼。”
“有点辣。”
“那……花甲?”
“那玩意儿吃了没啥营养,我给您煲个老鸭汤。”
沈长安:“……”所以刚才只是假装民主地问一问他?


  “别打扰长安休息。”
沈长安这才发现,原来道年一直靠窗坐着,他膝盖上放着一本书,安静美好得胜世间任何一幅油画。
见沈长安终于注意到自己,道年沉着脸道:“昨晚有人说自己是国防身体?”
沈长安:“……”
“不可能生病?”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沈长安:“……”
如果昨晚他不立这个flag,说不定还不会生病。有时候人的身体就是这么矫情,禁不得夸,一夸准出毛病。


  “还想吃辣子鸡、酸菜鱼?”道年把膝盖上的书往小圆桌上一扔,屋子里其他的人吓得齐齐一抖。
刘茅咽了咽口水,壮着胆子道:“先生,沈先生还小呢。”
“对对对。”赵叔搓着手,连忙道,“这事都怪我,如果不是我让长安挑食物,也不会……”


  “你们来这里,别的没学会,没底线地娇惯孩子倒是学会了?”道年面无表情地扫了他们一眼,“好好一孩子,都是被你们惯坏的,都出去。”
众人:“……”
完了,先生今天竟然说了这么多话,看来是真的生气了。


  他们偷偷看了眼窗外,不过没有电闪雷鸣,也没有风雨交加,看来还没有气到变天的地步。
四人交换一个眼神,默默退出了房间。


  道年瞪着沈长安,沈长安默默地拽起被子,盖住了自己眼部以下的地方,开始咳了起来。
看他咳得这么可怜,道年绷起来的脸,无可奈何地缓和下来:“已经请假,不用担心。”
沈长安这才想起,今天是工作日,他还要上班的。拿起放在床头的手机,里面有好几个未接来电,都是同事打过来的。


  丁洋打得最多,他就挑了丁洋回拨过去。
电话刚接通,就被丁洋接了。
“长安,听你的朋友说你生病了,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人照顾你?”
“没什么大问题,就是有些感冒。”沈长安轻咳了两声,“我在朋友家躺着呢,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
“那就好。”丁洋松了口气,“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这几天工作任务不太重,不要急着上班,先把身体养好。”
“好。”沈长安听完丁洋的唠唠叨叨后,挂断电话见道年还看着自己,以为他要继续责备他,于是可怜巴巴地看着他,“我知道错了,在病愈前,我一定不乱吃东西。”
道年无声冷笑:“睡觉,等会我叫你。”
“我刚睡醒,哪里睡得着……”沈长安打了个哈欠,对着道年的双眼,不知不觉便昏睡了过去。


  鹦鹉绯莹站在树梢上,居高临下地看着面朝土地背朝天挖地的胡明,讥笑道:“你不是逃走了,怎么又回来了?是怕回到狐族以后,没法跟长老交代。”
“闭嘴。”胡明把锄头往地上一扔,“你这种自甘堕落,给人类做宠物的野鸟,有什么资格说我?”


  “做宠物怎么了?”绯莹用鸟喙啄了啄腹部的羽毛,慢悠悠道,“至少我不用给花沤肥料,也不用挖地栽树咯。”
胡明捡起地上一块泥巴,愤怒地扔向绯莹。
绯莹扇着翅膀躲过泥巴攻击,讥笑道:“这么气有什么用,反正大人也不会多看你一眼。我看我的那个人类主人挺好的,不仅喂我好吃的,还让我在灶君司命那里吃了不少好东西,在这里待几天,增长的修为赶上了以前的十年,反正这么好的待遇,你是羡慕不来的。”


  “没骨气,为了一点好处,连底线都没有了!”
“你们狐族以前为了修为,四处勾引神妖鬼人,脸都不要了,现在跟我谈骨气?”绯莹歪了歪毛绒绒的脑袋,“你是在讲笑话?”
“你……”


  “胡明。”一个老花妖扛着锄头出来,见胡明要欺负绯莹,连忙道:“你可别伤到了绯莹,沈先生挺喜欢它,若是让它受了伤,就算沈先生不说什么,大人也会不高兴的。”
胡明:“……”
绯莹拍了拍翅膀,飞回了客厅的鸟架上。在沈先生下楼前,她要把自己调整到最完美的宠物状态。


  胡明被气得变成原形,找理由请了一个假,就回了狐族。
狐族长老见到胡明回来,皱眉:“大人忽然立了仙府,你可知道是什么原因?”
胡明不好意思说自己连大人的身都不能近,身为一只从小就修行魅惑之术的狐妖而言,比不过一个人类的魅力,对他就是天大的侮辱。


  “还能是为谁,也不知道那个人类用了什么样的手段,大人不仅为他在此地立了仙府,还给了他随意进出仙府的权利。整座仙府上下,寄生在大人跟前的仙妖都捧着他,一口一个先生,仿佛那个人类就是仙府第二个主人似的。”
“就连神荼与郁垒也是如此?”
“就连二位门神都是如此,有时候他们还充当司机,送这个人类去上班。”
狐族长老闻言皱紧眉头:“大人偶有偏宠并无大碍,可他如此明显地偏袒人类,置我们其他族类于何地?”
“我打听到一个消息。”胡明添油加醋道,“天道大人为了人类,让原本即将登陆人类城市的台风,在海上消散了。”
“天道大人要为了那个人类,破坏大道留下来的法则么?”狐族长老气道,“糊涂,那些人类整天喊着人定胜天,天道大人还由着他们,难道想……”
难道想让自己也像大道那样,无声无息地消散吗?


  当初大道溃散,无数神妖陨落,幸而天地四十九道法则自动汇集在一起,形成了天道,才没让这个世界继续分离崩塌下去。从那以后,人类便渐渐兴盛起来,那时候的人类还对神妖十分敬畏,不敢得罪他们半分。
可是随着人类过得越来越富饶,他们对神妖的依赖越来越小,甚至有无数文人写下推翻天地,自立为王的故事。神妖仙魔不再是他们畏惧的存在,而是他们笔下用来编撰故事的材料。


  但凡有些文采的人,他们敢说那是文曲星下凡,但凡有些将领之才的人,他们又说什么武曲星下凡。有点地位的女人,敢说自己是什么九天玄女转世,凤凰转世。
也不知道谁给他们的胆子,敢踩着神仙来标榜自己。


  谁知道这还不是最过分的,现在人类已经不承认有神仙鬼怪,靠着自己飞天遁地,穿山下海,恨不得称霸整个银河系。
“不是有传言说,天道法则不全,有道法则遁走以后,成了天道的克星?”胡明小声道,“若是让这条遁去的法则与天道合体,或是让这条法则消失,是不是就没有什么能够威胁天道了?”


  “难。”狐族长老摇头,“谁也不知道,这一线生机藏在人族的哪个地方。”
天下靠着四十九道法则,才能时光流转,让沧海变作桑田。虽然总有人会说什么要去挣这一线生机,但是神妖都知道,他们靠着天道庇佑,才能存留至今。
可是现在天道忽然有了一点点改变,这让他们无法不在意。
若是能把那道生机找到,把它毁去或是与天道合体,就好了。


  “这里,真的是长安朋友住的地方?”陈盼盼拎着一包水果,仰头看着小区外金光闪闪的大门,这座小区的大名她听说过,据传安保特别严格,外人根本进不去。曾有记者想进去偷偷拍照照片,结果刚进小区,就被安保发现了。
关于这座小区的传言特别多,有人说里面住着什么秘密工作人员,也有人说里面放着国家机密,所以谁也进不去。
更离谱的传言,是说这里闹鬼,进去的人都会失忆,所以无人知道这个小区里是什么样子。


  “我们会不会被门卫赶出来?”丁洋心里有些发虚,为了来给长安探病,即将走进传说中的神秘小区,他非常的紧张。
“你不是给长安打了电话?”徐泽家里条件不错,也听说过这个小区的事。当时他爸妈想在这里买套房子,刚开始打听,就有人劝他们,不要招惹这个小区的人,更不要妄想住在里面。
所以从那以后,他家就对这个小区讳莫如深,没想到长安的朋友竟然会住在这里。难怪可以随意拿出那么多钱来暂住他们部门的宣传工作,还随便借车给长安开着玩。


  “几位是沈先生的朋友吧。”传说中对外来者冷漠无情的门卫笑容可掬地走过来,“请随我到这边来。”
“谢谢。”徐泽客气地道谢。


  “不用客气。”门卫话音一落,大门缓缓打开,门卫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请。”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大门过后是一条宽敞的大道,道路两旁不知种的什么花,冬天还开得鲜艳无比。丁洋与陈盼盼被小区内大手笔的绿化面积震惊了,忍不住怀疑自己的眼睛。
“小区里的住户并不多,沈先生住在靠里面的别墅里。”门卫话音刚落,忽然从树林里跑出一头梅花鹿,然后快速地隐入林中。


  “哦。”门卫十分自然地解释,“这是人工养殖的梅花鹿,我们都是有正规养殖许可证的。”他这话说完,林子里走出一只蓝色的孔雀,孔雀傲慢地看了眼丁洋等人,站在路中间不走了。
“这几位是沈先生的朋友。”门卫笑容不变,“刘先生特意通知我,让我领这几位贵客进去。”
刚才还很傲慢的蓝孔雀,迈着腿儿就扎进了草丛里。


  “这孔雀……还能听懂人话?”丁洋瞠目结舌。
“哦。”门卫波澜不惊地笑道,“这只孔雀有些灵性,虽然听不懂人话,但知道看脸色。”
“你们这不会还有熊猫吧?”陈盼盼小声问。


  “您怎么会这么想?”门卫笑,“熊猫是国宝,除了国家,谁有资格饲养呢。”
听到这个解释,陈盼盼莫名松了口气,虽然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松这口气。
大概是因为再有钱的人,也只能跟普通人一样,在家养不了国宝吧。


  “牛逼。”丁洋仰头看四周郁郁葱葱的树。
有钱人的生活方式,真是让他想都想不到。


  咦?!
树的上空是什么,有人飞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