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为科学奋斗 不高兴

书名:为科学奋斗 作者:月下蝶影

  “请小先生稍等, 我查一下。”城隍在笏板上结了一个手印,沈长安只看到金色的字体不断围绕着城隍飞舞,比所谓的特效3D大片好看多了。
过了一会儿,城隍四周的金色字体消失,一切归于平静。但是沈长安发现,城隍的脸色非常难看。


  “有人改变了这位小友的命格。”城隍暗自庆幸, 这个枉死的的陈元命格特殊,被人夺去风光的一生不说,还不明不白地早逝, 有可能会怨气缠身, 变成为祸一方的恶鬼, 届时牵连恐怕会更广。
他偷偷看了沈长安一眼,幸好这个枉死鬼遇到了这位贵人,没有化身成恶鬼,就连听到自己命格被人改变, 也没有太大的反应。
贵人就是贵人, 什么厄事遇到他,都有可能转危为安。


  “请问城隍大人, 不知是何人换了陈元的命格?”沈长安见张大爷与严印法师仍旧一脸呆滞的模样,就知道不能指望他们来提问,“他现在的这个情况, 能不能投胎转世?”
“请小先生放心, 我们一定会把事情查得水落石出。”


  哦,这是还不知道的意思。


  “按照地府规矩, 活人不到寿尽之时,不可进入地府。”城隍为难地看着宅男鬼,“若是这位小友不介意,可以暂时到地府居住,等事情查清楚后,再行转世之事。请小友放心,我们定会补偿给你一个福禄双全的来世。”
“地府……有美食吗?”
“有汤。”
“什么汤?”
“孟婆忘忧汤。”


  “我觉得人间挺好的。”宅男鬼有些害怕城隍身上的威严,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在抖,可是为了人间的美食,他还是勇敢地开口了,“请问城隍大人,我能不能在事情查清楚前,留在人间界?”
他怯怯地看了眼城隍:“请您放心,我一定不会乱跑。”
“这……”按照地府规定,像这种情况,是要把枉死鬼带回地府,以防他心生怨气。但是当着功德贵人的面,他实在不好拒绝一个这么倒霉的枉死鬼。


  “大人,您若是不放心,可以给他下一个追踪咒,并且让他就待在我家里。”一直都没从震惊中回过神的张大爷终于出声了,他朝城隍行了大礼,“没有您的允许,我绝对不随意放他外出。”
听到张大爷出声,城隍才注意到屋里还有三个人。他看了张大爷、严印还有张谷一眼,问沈长安:“不知这三位是……”


  “他们都是我认识的朋友。”沈长安介绍了下三人的身份。
“修行者?”城隍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个功德贵人懂得请神咒,原来是他们教的。城隍心里有些不快,怀疑是这三个人,故意利用功德贵人的身份,让他显了神身。


  但是想到现在神与人现在几乎断了联系,这些修行者内心肯定也很恐慌,于是城隍又释然了,他朝张大爷点了点头,伸手在陈元神魂中打了一道追踪印:“既然如此,我便他留在你这里。”
宅男鬼很想说,他不想留在这里,想跟着大佬一起走。可是他怂,不敢说话,只好委屈巴巴地看了沈长安一眼,把自己缩成一团。


  沈长安并不知道陈元的想法,他此时脑子里有些乱糟糟,有个藏在心底很久的问题,在今时今夜,他很想问出口。


  “请问城隍大人,是不是……所有死去的人,都会去往地府投胎转世?”沈长安怔怔地看着城隍,“晚辈可否向您打听两个人死后的事?”
沈长安的表情并没有难过或是激动的情绪,但是在场所有人都看得出,此时的他情绪有些不对。


  “阿弥陀佛。”严印叹息一声,眼神里有悲悯。
若沈长安真是十世功德身转世,那么从出生时,就注定一生孤苦。极善者,必经大苦,不忘善德,救助世人,接连十世,方能成就功德身。


  “小先生请说。”
“十七年前,可有一位名为沈康的警察投胎转世?还有十六年前,有没有名为张茹的女医生转世?”
“沈康与张茹可是夫妻?”严印再次解开笏板封印,查起两人的生平来。


  “沈康与张茹乃是三世夫妻情缘,两人生前做过不少积德行善的好事,但是……”城隍看了沈长安一看,“两人前世投胎前,曾在阎王前祈求十世夫妻,阎王虽然答应了他们的请求,但是剥夺了他们此生拥有子嗣的资格,并且此世注定早亡。”
沈长安面色一变,他的爸妈本不该有孩子,那他又是怎么来的?


  “但是根据他们这世生平记载,他们婚后收养一子,待他如亲子。此子生性纯善,甚至他们死后,无意间通过了财神的考验。”城隍见沈长安面色似悲似喜,忽然明白过来,“小先生便是两位善人领养的孩子?”
沈长安张了张嘴,喉咙却堵得慌。
“请小先生不用担心,他们此世虽然寿短,但是接下来的九世皆会长寿多福,并且继续成为恩爱夫妻。”城隍收起笏板,安慰沈长安道,“人死不能复生,投胎转世便是他人,小先生可以放下了。”


  “他们转世前,可有什么话留给我?”爸爸临走前,说要给他买大盖帽,结果没有做到。妈妈那天早上出门去医院前,说给他烧排骨,也没有做到。
他一直不明白,他是爸爸的儿子,为什么奶奶会那样对他,要拿他的命去换爸爸回来,原来在奶奶心中,他根本就不算沈家的人。
“抱歉。”城隍沉默片刻,“你的父母来到地府前,神魂似乎受到了什么攻击,变得浑浑噩噩,幸而有……一位大人身边的神使发现他们,打开通往地府的大门,把他们送到了地府。”


  “那他们下辈子会不会受到什么影响?”沈长安急道,“他们的命格,会不会像陈元这样,被人偷偷改了?”
虽然幼时很多记忆已经变得模糊,他却清楚地记得,爸妈的感情非常好,好到幼儿园其他小伙伴都羡慕他的地步。


  “不用担心,这两位善人的神魂已经温养好,在五年前就投胎为人。两人现在的家庭温馨和睦,小先生若是不放心,我可以借来观景镜让小先生一观。”
“不用了。”沈长安恍惚地摇头,朝城隍鞠躬,“多谢城隍大人。”
前世因果前世断,他现在又以什么样的身份,去打扰他们的今生。他怕自己知道他们今生是谁后,会忍不住去偷偷看他们,甚至出现在他们生命中。
这样的打扰,对今生的他们不公平。


  “小先生不必客气。”城隍还礼,“下官这便把此事禀告给阎王大人,待事情查清后,下官立刻转告于你。”
“多谢。”沈长安脑子乱哄哄一团,连城隍怎么离开的都没有注意到。


  在场三人一鬼没有想到,几十年第一次请神成功的案例,会以这样的结局收场。宅男鬼担忧地看着沈长安,扭头瞪张老头等人,这个时候,他们就不能开口安慰一下?
幼时父母亡故,长到这么大,才知道自己不是父母的亲生儿子,这事要摊在他身上,他肯定当场就坐在地上哭起来。
虽然……他也很倒霉就是了,但是跟这位大佬一比,他觉得自己倒霉得并不孤单。


  “沈施主……”
“抱歉。”沈长安打断严印的话,勉强勾了勾唇角,“大师,我想一个人安静待一会儿。”
说完这句话,沈长安匆匆走出了张大爷家。


  安静的街道上,把绿色头发染成橘色的山哥带着几个小弟摇摇晃晃地走过,看到街对面的某个人影,吓得膝盖一软,连忙解释道:“我们什么坏事都没干,就是出来喝喝酒,真的!”
沈长安看了他们一眼,面无表情地走远。


  “竟然没有揍我们?”一个小弟惊讶地看着沈长安远去的背影,“难道是失恋了?”
“屁呢!”山哥一巴掌拍在小弟后脑勺上,“男人失恋的时候心情多差?如果他真的是失恋,今晚我们还能活着离开?”
“那倒是哦。”小弟揉了揉被拍疼的后脑勺,忍不住道,“大哥,你这么说,是不是有些灭咱们的志气?”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你志气高,你去揍他一顿啊。”
小弟:“……”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他怂,他选择不说话。


  生物分公司大门外,保安正在迷迷糊糊睡觉,见忽然有个穿着黄袍的男人站在窗外,吓得他脑子里的睡意全飞走后,才发现这不是鬼,而是一个道士。
“你、你想干什么?”保安从简易床上爬起来,哆哆嗦嗦地穿外套。大半夜的,穿成这个样子,不是装神弄鬼就是脑子有毛病,他一个小保安可惹不起。


  黄袍道人面无表情地看着保安:“听闻此处闹鬼?”
“啊?”保安把保安亭偷偷开了一条缝,“你说啥?”
“听闻此处闹鬼,贫道身为修行中人,必不能遗留恶鬼祸害人间。”黄袍道人眼神冷漠,“死去的人,就该去往阴间,徘徊人间不去者,当诛!”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你在瞎扯什么哦。”保安伸出手,把黄袍道人往外推了推,“大半夜的,我们老板又不在,你跑到我面前骗人,又拿不到什么钱,是不是脑壳进了水?”
黄袍道人皱了皱眉,抚了抚道袍上被保安推过的地方:“贫道不收钱……”


  “少来这一套,今天上午民服部门的工作人员已经过来查清楚了,是我们公司系统中了病毒,什么鬼不鬼的,我们要相信科学,懂不懂什么叫相信科学?”保安被黄袍道人吓走了困意,有些不高兴,“你们这些骗子,不要听到哪里有鬼,就跑来骗钱,要不要脸?”
“我……”


  “走走走,你再不走我就报警了啊。”保安嫌弃地挥手赶黄袍道人走,“年纪又不大,做什么不行,偏偏要装道士骗人。”
“冥顽不灵,这里的恶鬼死于非命,早晚会化身为恶鬼,到时你们都只会成为他怨气中的养料。”黄袍道人气得拂袖便走,这种蠢钝无知的人,实在无法沟通。
“神经病!”保安重重地关上窗户,翻身睡回了简易床上。


  沈长安不知道自己能去哪里,他迷迷糊糊晃荡在没什么人的大街上,等他抬起头时,才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道年住的小区外。
他站在小区大门外,走到路灯边靠着,抬头看已经升至中天的月亮,心里难受得慌。
掏出手机,却不知道能向谁诉说。


  点开道年的聊天框,又默默关上,反反复复好几次,他还是忍不住心里的委屈,故作轻松地发了一张大哭的表情包过去。
看着屏幕上,哇哇大哭的小萌孩,沈长安抹了一把干涸的双眼,若是能再年轻个二十岁,他也敢这么不要脸的哭。


  年:没睡?
在这个冷冰冰的凌晨两点,竟然还有个朋友跟他一样没有入睡。沈长安看到这条回复,伸手打了一段话,然后又逐字逐句删除。
长安:睡不着。


  道年看着屏幕上方“正在输入中”几个字闪烁了很久,最后对方却只回了三个字,皱了皱眉。
年:为什么哭?有人欺负你?


  沈长安看到这两个问句,忍不住吸着鼻子笑了笑。
长安:如果有人欺负我,你帮我报仇啊?
年:嗯,应该的。


  “什么应该的。”沈长安抱着手机笑了笑,背靠着路灯,路灯忽然闪烁了两下,身后围墙里逃窜出一只白色狐狸。但是这只准备逃走的白色狐狸在看到沈长安以后,四蹄一僵,又默默缩回了围墙里。
他狐族男妖,绝对不能输给一个心机白莲男。
深夜跑到大人仙府外,还假装弱小孤单无助,分明就是想勾引大人。这种不要脸的手段,狐族前辈早就用烂了。


  道年没有收到沈长安的回复,又问了一句。
年:不高兴?我来陪你。
虽然一点都不想出门,但这是自己的人,不高兴的时候,还是要哄一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