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为科学奋斗 拯救自己

书名:为科学奋斗 作者:月下蝶影

  明明可以一招致命,为了哄爱人开心, 道年选择了能让沈长安看得更加开心的击打模式。
这对于灰衣男人而言, 无疑是最大的羞辱。


  天道之下,万物皆是蝼蚁, 他的人形几乎维持不住,身体变成一团混沌的怨气, 唯有大脑还勉强维持着人的模样。道年怕把他直接打死,会影响沈长安的兴趣,伸手把这团怨气封印在结界中, 让他不能逃走, 然后走到沈长安身边坐下, 把他拥进怀中:“还揍吗?”
“嗯……”沈长安没有想到道年竟然这么了解他, 他靠着道年肩膀,看着在结界中痛苦挣扎的怪物, 疑惑地问他:“虽然你每次都没有杀我,但我觉得你对我充满了恨意, 能不能说下原因?”
“我不会告诉你……”
“你都这么痛苦了, 说出来让我高兴高兴嘛。”沈长安感觉到喉咙有股腥甜的味道涌了上来, 他转头看道年,“亲爱的,来点神仙水果。”


  道年变出了一张桌子,桌子上堆满了各种水果, 灵气充裕得能让修行人士捂嘴哭泣。
靠着清甜的水果味道,压下了喉咙里的血腥味, 沈长安见怪物气得在结界中乱撞,崩溃地大吼,笑眼,“你是在表演无头苍蝇乱撞吗?”


  道年握住沈长安因为强忍疼痛而微微颤抖的手,沉默地为他输送着灵气。
“道年……”沈长安以为自己伪装得十分完美,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拆穿。
“长安,我的血可以缓解你的疼痛,你不要这么倔强。”道年用灵气利落地划破自己的手掌,喂到沈长安嘴边,“听话,再喝一点。”


  沈长安无法用言语来形容道年掌心的鲜血有多香甜,他的身体与大脑都在告诉他,应该喝下这些血,他本就该喝下这些血。
只要低下头,他就能得到世间一切。


  可是他残存的理智告诉他,喝下道年的血,他的确可以得到世间一切,但道年早已经不在这个世间。
“别闹。”沈长安合拢道年的手掌,“科学早就告诉过我们,鲜血治不了病。我沈长安就算被摔死,痛死,饿死,也绝对不会再喝自己男朋友的血,你死心吧!”


  “可你现在这样……”
“怕什么?”沈长安紧紧抓住道年的手,“我是生机道,只要天下生灵没有失去求生欲,我就死不了。”
“说起来,我还要感谢这位……不知名的怪物。”沈长安嫌弃自己身上的布料不够柔软,于是伸手撕去道年身上的布料,把道年手上的伤口包扎起来,“知道你不愿意用法力恢复,那我只能用人类的包扎手段了。”
他处理伤口的手法很专业,当初将计就计混入犯罪团伙前,他接受过培训,如何进行紧急包扎,也是重要的培训课程。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啊啊啊!”怪物扑在结界上,双眼血红地看着沈长安,“你每一世都死于非命,从没得到过真爱,到死都是孤单一人。那些背叛过、伤害你的人,都被你遗忘了吗?为什么你不憎恨世人,即使被无知的人类活活烧死,仍旧要投生为人,保护他们?”
九十九世的记忆有点多,沈长安回忆了半晌,才想起怪物说的是哪一世。有一世,他被敌人追杀深受重伤,被一个村子的村民救下。伤好以后,为了感谢这些村民,他留在村子里教他们习字练武、狩猎,两年后村子里突然爆发瘟疫,村里便有了传言,说他是个灾星,他们村因为救下灾星,所以受到了上苍的惩罚。
为了平息“上苍”的怒火,最后他们决定,烧死灾星。


  被活活烧死的感觉并不好受,但是沈长安死前那一刻,最主要的情绪不是愤怒与不甘,而是可悲。
可悲于村民愚昧,只知一味祈求上苍,即使他死了,村子里的人也活不下来。


  沈长安还记得,在他被关进柴房,等待着第二天被处以火刑的时候,几个冻得哆哆嗦嗦地小屁孩小洞里艰难地钻了进来,抱着他想要大哭,却不敢哭出声,小声念叨着不让他死。
他们把偷偷藏下来的晚饭,放到了他的手里,寒夜把这些食物冻得硬邦邦,一点都不好吃。他听着几个孩子被饿得咕咕叫的肚子,把食物跟他们平分了。
“先生不是灾星。”缺了门牙的小孩,啃着面饼子,哭得眼泪鼻涕都出来了,“先生,我们来救你出去。”
可惜他们的救人大计,还没有来得及实施,就被大人发现,然后把他们拖了回去。


  到死的那一刻,他都记得那几个孩子解不开绳子,便用牙咬,最后却崩掉了牙的场面。
怪物以为他看到的是人性的丑陋,而他看到并且记下的,是人类的希望。
每一世,他都会遇到面无可憎,心灵丑陋的人,可也会遇到拥有美好灵魂的人。那些灵魂就像是天空中闪亮的星星,只要愿意抬起头,就能看得见。


  距离那一世已经过去了很多年,沈长安觉得自己做得没有错。人类已经开始学着靠自己攻克各种疑难杂症,不再以活人殉葬,甚至已经不怎么见到所谓的“天煞孤星”。
虽有错处,但并非无药可救。


  “你说你这个人……抱歉,忘了你现在不是人了。”沈长安改口,“你就不能心胸开阔一点,看远一点,别老想着毁灭世界,毁灭人类,毁灭全星球,平时不看电视、不看动漫么?”
怪物:“……”
沈长安摇头叹息:“一般这么干的人,最后的下场都特别惨,而世界还好好的。这么多文艺作品都没有让你警醒,你说你脑子都蠢成什么样了?”


  “道年,我觉得这人……看着有点眼熟。”沈长安用手肘轻轻碰了一下道年的小腹,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觉得自己靠在道年身上,疼痛感似乎降低了很多。
难道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爱情能够让人忘记一切痛苦?


  “他就是你转生为人第一世时,下令杀了你的暴君。”道年见沈长安全身都贴在了他身上,赶紧展开双臂,调整了一下姿势,让他靠得更舒服一点
“你可不可以再打他一顿?”沈长安很认真地考虑了这个问题。
“直接打死?”道年考虑了片刻,“也不是不可以……”


  “等等。”沈长安抓住道年的手,“扶我起来。”
道年反手抓住他的手腕,直接把他打横抱了起来。沈长安揽住道年的脖子,指了指结界中的怪物:“去那边。”
隔着结界,沈长安把这个怪物狰狞的面容看得清清楚楚:“我这一世的命运,你是不是也插过手?”


  怪物趴在地上,发出嘶哑的笑声:“你想问的是什么,你父母死后残缺不全的灵魂,还是那个恨不得你去死的奶奶,还是总会有同学欺负你的年少时期?”
“我错了。”沈长安揽着道年的脖子,面无表情道,“你这样的人,根本算不上什么反派,只算是手段低劣的渣滓。难怪最后国破家亡,受万民唾弃。生来是暴君的人,就算再活千万年,也只是个品性低劣的废物。”
沈长安生气的时候,是没有表情的。他看着这个疯狂的怪兽,良久后才道:“你的灵魂已经扭曲,早已经不是人了。”
闭上眼,他搂住道年的脖子,叹息一声道:“贪婪与欲望,太容易催生出扭曲的怪物了。”


  张大爷挂了王部长的电话以后,就开始拼命地拨打沈长安的电话,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到了关键时刻,沈长安的手机打不通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找了个神仙男朋友有什么用。”张大爷把手机扔到一边,把法器往衣服里一揣,对宅男鬼道,“你把自己藏好,地狱里逃出来的一些厉鬼,最喜欢拿你们这种鬼做补品。”
“张大师,请不要担心,我天天跟你们在一起,也学了一些抓鬼的本事。”陈元把一个想要逃出来的鬼按了回去,顺便把装鬼的袋子系好,“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你尽管开口。”


  张大爷看了陈元几眼:“你跟附近的鬼,关系怎么样?”
“我跟整天在外面游荡的鬼关系不怎么样,不过跟那些喜欢宅在别人家的鬼关系还不错。”陈元掏出手机,“你想知道什么事,我帮你问问。”
“你们鬼……也有聊天群?”


  “那可不是,就算做了鬼,也不能放弃上网的兴趣。”陈元点开群,“能靠自己本事上网的,都是混得不错的。”说到这,他担心张大师把他的那些鬼网友一网打尽,还特意解释道,“您放心,他们都不是恶鬼,只是喜欢上网,才遗留在人间。”
张大爷:“为了上网,连投胎都放弃了,精神可嘉。”
“其实也不全是因为网瘾大才徘徊人间的。”陈元叹气,“我上个月认识的鬼网友,死的时候才十七岁,因为不到死亡年龄,所以一直不能去地府。他生前成绩还不错,就是喜欢玩游戏,被望子成龙的父母送到一个戒网瘾的机构,机构给他进行了电疗,结果突发心脏病,说没就没了。”
“在他死后,他的父母一把鼻涕一把泪说着后悔,可又有什么用呢?”陈元嘲讽地笑道,“命只有一条,没了就是没了,说几句后悔就能救回来吗?”


  张大爷叹了口气,像这样的事情,他也听说过,可也无可奈何。
“问问你的那些朋友,有没有人见过沈长安。”张大爷拉开房顶的楼道门,“我去小区看看,万一有什么脏东西趁机作乱,我也能拦住。”
陈元闻言,一边在群里问,一边跟着张大爷下楼。


  小区下面或站或坐着一些大爷大妈,围在一块儿抱怨供电局,停电也不提前通知他们一声,害他们看不了喜欢的电视剧。
见到张大爷下来,他们笑眯眯地打招呼:“老张,又出去练太极剑呢?”
“是啊。”张大爷笑,“出去走走。”
“走走也好,这会儿停电,什么都做不了。”一位老奶奶道,“等电来了,我还要跟我家老头子煮羊肉汤锅呢。晚上做好了,我给你端一碗过来。”
张大爷怔了怔,勉强笑道:“放心吧,电很快就会来的。”
走出没有鬼影的小区,张大爷脸上的笑消失,他看着阴沉沉的天空,觉得刺骨的寒风,好像钻进了肉里。


  “张道友。”严印法师、云丰大师,以及其他几位穿着僧袍或是道袍的大师们匆匆走了过来,他们脸色凝重,甚至带着几分决绝之意。
“你们不是去泰山了?”张大爷看到云丰,有些意外,“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当初我们算到生机在梧明市,所以在泰山祭天后,就赶回梧明市这边,没想到飞机刚落地,就出现了这种事。”
“飞机场那边怎么样?”
“情况不太好,多架飞机开始紧急迫降,还没起飞的航班,都不敢再起飞。”云丰大师摇了摇头,“各国都一样,外网上已经开始有世界末日即将来临的传言……”
“这哪是什么传言。”张大爷苦笑,“这个坎儿迈不过去,世界末日恐怕真的就要来了。”


  “沈先生那边,有什么说法吗?”云丰愣神了不到两秒,便冷静了下来。
“联系不到他。”张大爷摇头,“人间界已经乱成了这样,也不知道地府怎么样了。”
“问一问便知道了。”云丰神情凝重,“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们应该跟地府合作。”
“怎么问?”张大爷有些无奈,地府的人又不用手机。


  “设神坛。”
“今时不同往日,也许地府会有人回应我们也说不定。”


  云丰大师料得没错,地府现在也一团乱,不过跟人间不同的是,在很多女鬼看来,地府会突然生出乱子,是因为那些直男癌鬼不满剪刀地狱法则发生改变而故意闹事,所以地府刚乱起来,一些彪悍的女鬼便自发站了出来,帮着鬼差们一起维持秩序。
如果有恶鬼趁机闹事,就被几个女鬼一起按着打,打完了用绳一绑,就拖到了鬼差面前。
很多男鬼为了在鬼差面前有个好印象,争取下辈子投个好胎,也十分积极地维持秩序,恨不得在脸上写上“我是地狱走狗”六个大字。
所以在短暂的混乱以后,地府就渐渐恢复了平静。


  阎罗殿里,阎罗王与四司判官并没有因为地府恢复平静而松口气,他们看着阴阳镜里凡间混乱的画面,意识到大事不妙了。
“生机不稳。”崔判官闭上眼,感知着空间中的一些东西,“不过现在渐渐平静下来了,虽然仍旧虚弱,但还不到断绝的地步。”
“你是说生机道?”魏判官皱眉,“难道是天道大人发现了生机道的踪迹,想要吞噬生机道,却没有成功?”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不。”阎王摇头,“生机道未能断绝,是因为天道护住了他的道。”
“可是……生机道不是克制天道?”钟判官不解,“天道什么时候这么仁慈了?”


  “为什么你们觉得天道与生机道是敌人?”崔判道,“生机道克天道这种说法,虽然一直都有流言,但是这么多年来,我们地府从未发现过生机道的身影,也不见生机道跟天道过不去,而天道似乎也从没有刻意去寻找过生机道,他们就像是最陌生的存在,彼此毫不侵犯。所谓的克制,不过是某些生灵的一厢情愿而已。”
“他们不是互相克制,难道还是相亲相爱?”钟判官摆手,“那也晚了,天道大人现在稀罕的是个人类。”


  人类?
阎王脑子里闪过一道灵光,但是很快又消失不见,他总觉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东西。
是什么呢?


  几缕香火幽幽飘到了阎王殿中,这些香火有飘到魏判官面前的,也有飘到其他几位判官面前的,甚至是阎王面前,也飘过去了几道香火。
“凡间修行人士的请神香?”魏判官接住这道香火,皱眉道,“我们已经多年不回应凡间的请神香,这些年修行人士也渐渐识趣,不再来请见我们,今天怎么忽然来这么多请神香?”


  “四位判官,你去见他们。”阎王松开手,请神香消失在殿中。
“现在人间大乱,特殊时期,回应人类的请见,也不算违背规矩。”


  整个九州大地,各大寺庙道场,无数修行人士盘腿而坐,口中念着祈求天才平安的经文。
经文伴随着袅袅香火,慢慢飞向了天际,穿透云海,最后汇集成一条看不见的溪流,进入了沈长安的体内,修补着他伤痕累累的身体。
各大电厂,开始启动紧急预警发电设备。
各个部门的工作人员,纷纷回到工作岗位。
没有红绿灯,还有指挥交通的交警跟交通志愿者。
手机信号不好,还有各个街道办以及各小区志愿者,进行各小区联动。就连医院,也把救护车开往了各个人口密集的小区,各个诊所的医生,各大药方,全部进入了紧急戒备状态。


  千百年来,真正拯救人类的,从来都不是神仙,而是人类自己。
只要他们不放弃希望,总会有一线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