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为科学奋斗 老天保佑

书名:为科学奋斗 作者:月下蝶影

  “你们人手不足,我们部门过来帮着维持现场秩序啊。”沈长安脱下身上的外套, 扔到姚怀林怀里:“哥们, 帮我拿着衣服。”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你干什么?”姚怀林把外套扔到一边,“这边有些危险, 你别过来。”
“我不过来也没办法。”沈长安慢条斯理地卷起袖子,转头问吓得面无人色的校长, “贵校广播室在哪栋教学楼?”
“在、在科学实验楼。”校长脑子里嗡嗡作响,想的全是那几个被挟持的小孩子,沈长安问什么就答什么, 连他的身份都没有问。


  “科学实验楼……”沈长安往四周看了看, 发现实验楼离这边并不远, “几楼?”
“五楼, 最左边的那个房间。”


  五楼?
沈长安眯眼看向实验楼五楼,从他们这个角度, 只能看到五楼最左边房间的小角,但他可以肯定, 歹徒肯定把操场的混乱看得一清二楚, 说不定还带着几分快意。
家长与警察越紧张与焦急, 他就越开心,因为他掌握了主动权。


  可是沈长安并不想惯着这种人。
他单手一撑,翻身滚过挡在前面的警车,快速找着掩避物, 跑进了实验楼大门。


  “沈长安!”姚怀林站起身,面色大变道, “你不要乱来。”
警方这边的人也惊呆了,谁也没有料到,会发生这样的变故。不论跑进去的这个人是谁,犯罪分子毫无人性,他进去以后,不仅自己有危险,而且还有可能激怒犯罪分子,连带着几个孩子也会陷入更加危险的境地。


  特别行动队的队长神情凝重地看着沈长安离开的方向,对副手道:“你看出来了没有?”
副手点点头:“他找掩避物的动作很熟练,看起来像是受过比较专业的训练。”
虽然熟练,但还不如特种队队员干净利落,像是经过快速系统的训练,但没有长年累月的练习。
这样的情况,很像是……


  “难道他就是犯罪分子要找的人?”副将心头大骇,犯罪分子一心与“天佑”同归于尽,他现在过去,岂不是送死?
队长也想到了这点,他大步走到刚才与沈长安有过交流的姚怀林面前:“刚才的那个年轻人,是你的朋友?”


  “我没有这么蠢的朋友。”姚怀林又急又担心,咬牙切齿地回道,“他是民服部门的职员。”
“他是梧明市的人?”
“不是。”戴着假发的杜仲海走了过来,“他是半年前,从帝都调任过来的。”


  “帝都调任……”原本只有三成的猜测,现在变成了八成,队长对杜仲海道,“你放心,我们会尽量保证这位同志的安全。”
“唉。”杜仲海脱下厚厚的外套,从毛衣里面拽出一把桃木剑,一个八卦镜,还有一袋子符纸,“我金盆洗手近十年,今天只能露一手了。”
寒风吹来,一张符纸被吹起来,拍在了队长脸上。
队长伸手揭下脸上的黄符:“……”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他还没来得及问,就见这个微胖中老年男人拽下脑袋上的假发,灵活地原地一跃,竟然直接跳过警车,三步两蹿进了实验大楼。
姚怀林:!
他怎么不知道,民服部门那个整天抱着保温杯,说啥都是好好好的主任,还有这么牛逼的身手?
还没来得及喊一句“牛逼”,他就感觉到身后刮起一股风,刚偏过头,就看到民服部门那个喜欢烫各种卷发的副主任,脱了一双高跟鞋,就冲进了实验大楼。
速度快得让众多年轻男士汗颜。


  行动队的队长有些怀疑,他们跟民服部门的职责是不是调了个儿?
就在他准备下令寻机会冲进实验大楼时,就收到了上级的命令,说是让他们全权配合民服部门的工作,不要轻举妄动?
队长:???
梧明市的民服部门,究竟是个神奇部门?
随便一个职员是摧毁犯罪团伙的重要人员,主任与副主任……是大隐隐于市的武林高手?
他扭头看向姚怀林,姚怀林连忙摇头。
他什么都不知道。


  原本紧张的气氛,因为民服部门的出现,忽然变得有些莫名尴尬。尤其是曾经在私底下嘲笑过民服部门是养老部门的人,现在感觉自己脸颊火辣辣的疼。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跟姚怀林相熟的警察靠近姚怀林,“我怎么觉得民服部门的这些人,奇奇怪怪的?”
姚怀林没有理会他,他看着实验大楼五楼皱起了眉。


  空荡荡的实验大楼,安静得有些诡异。安全通道提示灯散发幽幽绿光,沈长安爬到三楼的时候,反射性地往旁边一躲,一枚子弹擦着他的脸颊,打进了旁边的墙里。
“躲在黑暗角落里放冷枪,小心别摔断了腿。”沈长安往旁边躲了两步,话音刚落,就听到咔嚓一声,楼上滚下一个戴着头套的男人,他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就跌断了脖子。
沈长安:“……”
他弯腰捡起掉在脚边的枪,对着躺在地上的人,补了两枪。
补完以后,就看到旁边忽然开了一扇铁门,手持哭丧棒的白无常从门里钻了出来。
两人四目相对,白无常扭头就往门后走:“不好意思,打扰了。”
“等等。”沈长安赶紧叫住他,“您是……白无常大人?”
“不敢受您的敬称,先生叫我白无常就好。”白无常又退了回来,他看了眼地上的尸首,又看了眼沈长安手里的武器,赶紧道,“此人十恶不赦,请先生放心,地府一定会严厉地惩罚他。”


  说完,他解下缠在哭丧棒上的勾魂链,干脆利落地把对方魂魄勾了出来:“此人恶行累累,所以才由下官亲自来捉拿。”
被勾魂的歹徒痛苦得哀嚎,可是生前坏事做尽的他,在白无常手里就像是个被随意磋磨的小鸡仔,毫无反抗之力。
“做下这么多坏事,就该知道会有报应。”沈长安抬脚对歹徒踹了几下,他浑身都是功德金光,光是站在这里,都是对歹徒魂魄的折磨,更别说让沈长安踹。
顿时痛苦哀嚎,连魂魄都轻了些许。


  追着过来的杜仲海与高淑娟齐齐打了个寒颤,这声音不像是沈长安的,难道是歹徒的?
这要痛成什么样子,才能叫得这么惨?


  杜仲海回头看了眼跟多来的高淑娟,眼神有些沧桑:“我们过来,是不是有些多余?”
高淑娟:“……”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求求你,饶了我吧。”连死都不怕的歹徒,此时是真的怕了,他无法形容这种痛是什么感觉,就像是灵魂深处被折磨,让他整个人都要炸开。
“被你们害死的那些人,也求过你,你饶过他们吗?”沈长安又踹了几脚,眼看这个歹徒即将魂飞魄散,才停止动作,“你们一共有几个人?”
“我们整个组织被你们打散,下线也全部被你们消灭,还有什么人?”被白无常拖着的歹徒奄奄一息,这个时候看向沈长安的眼神已经没有愤怒与怨恨,只剩下恐惧,“我们四人好不容易逃出来,费尽一切打听到天佑可能被调职到梧明市……”
说到这,歹徒恐惧的眼神中,出现了几分疲惫。
“没想到现在安检这么严格,我们好不容易混进梧明市,有用的武器都带不进来,要不然怎么会靠自己做□□?”
国内的犯罪分子生活实在太艰难了,他们好不容易做了一个定时□□,刚混进大广场放下,就被戴着红袖章的大妈发现,非说他们乱扔垃圾,被罚了两百块钱。
去公交车上,又被小偷发现了,那个小偷还他妈挺有正义感,跑去派出所举报了,害得他们四个兄弟,折进去了一个。


  他们实在没有办法,只好在学校附近待了几天,找到那些逃课学生爬墙的黄金位置后,才摸索进了这所学校。
结果这所学校的学生还他妈挺爱学习,下课时间都埋头看书做作业,他们连混进教室放东西的机会都没有。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课间操的机会,结果他们待的那层教学楼是高三班,都不做课间操,他们又折腾了好几遍,才找到一间高二的教室。
哪知道网上买的制作材料是劣质产品,不仅定时不准,威力也不够,别说炸死人,就连炸得缺胳膊断腿都没做到。
可耻的奸商害人!


  “所以……除了你,楼上还有三个人?”
“只有两个。”
“嗯?”
“有一个前几天因为在公交车上携带可疑物品,已经被抓了。”死都死了,为了少受一点折磨,这个歹徒把事情交代得很利落。
连鬼差都要给面子的人,他得罪不起。


  可怜他活了半辈子,天不怕地不怕,死了才知道,原来世界上有鬼。
临被白无常拖进地狱前,歹徒扒着大门,问沈长安:“你的代号为天佑,是不是因为有老天保佑?”
沈长安踩在楼梯上,回头看歹徒:“我就不告诉你,憋死你。”
歹徒:“……”


  大门关上,他坠入无间地狱中,四周全是痛苦的哀嚎声。
他隐隐听到一个威严的声音对他道:“罪不可赦,判十八层极刑,千年后方可投胎……”
十八层极刑……
他很小很小的时候,曾听老人说过,人生前若是做了太多恶事,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受尽各种刑罚。
可他从未当真。
早知有今日……
早知有今日……


  沈长安踏上五楼时,身边忽然多了个身影,他扭头看向来人:“来啦?”
“嗯。”道年闻到沈长安身上,有淡淡的血腥味,但是他身上的功德金光,却仍旧耀眼无比。
“楼下好像有人跟了过来,”沈长安并不想暴露道年天道的身份,给他惹来太多麻烦,“你要不要隐身?”
“不用。”道年握住沈长安的手,“你的代号叫天佑?”
沈长安:“……”
“看来我们注定有缘。”道年勾起唇角,“我这是保佑我的信众,有错吗?”
沈长安:“……”


  “我们走吧。”道年迈着步子,大大方方地朝前走,仿佛带着沈长安在逛商场,一切都是纸老虎。


  守在广播室外的歹徒听到脚步声,顿时警惕地抬起了手中的枪,瞄准入口处。但是当他看到沈长安跟道年大摇大摆走出来时,瞬间被激怒,这两人是什么意思,瞧不起他吗?
他想也不想,便抠动扳指。


  “嘭!”
第二声枪响经过广播室的收音设备,传遍了整座校园。


  随后,他们又听到了一声惨叫,这个声音很陌生,不像是沈长安的声音。姚怀林偷偷松了口气,他扭头看了眼被他扔到一边的外套,别别扭扭地拿过来叠了叠。
他等着沈长安回来,好好把这件衣服穿上,谁想帮他看守衣服?!


  歹徒的人生观碎裂了,他明明看着子弹飞了出去,为什么会忽然半路落下来?他打出去的是子弹,不是一片羽毛啊!
可惜他没有第二次机会了,沈长安猛地冲过来,一脚把他踹在了墙上。
他重重撞在墙上后,又反弹在了地上,还没来得及爬起来,手腕被重重踩住,他听到了自己腕骨碎裂的声音。


  “不好意思,我其实想踩你拿枪的右手,猜错了。”踩他的人说完这句话,移开踩在他手腕上的脚,下一秒又踩在了他右腕上。
他的手!
他的手废了!


  “这就对了嘛。”沈长安满意了,他踢了踢惨叫的歹徒,“校园重地,请不要喧哗,不然我要踩你脑袋了。”
歹徒恨恨地看了沈长安一眼,最后……闭上了嘴。


  守在广播室里的歹徒听到了同伙的惨叫声,但是他却没有冲出去,而是伸手拖过一个学生,拿枪抵在了他的头上。
三个学生里,只有一个男生,两个女生。
男生是个喜欢逃课打游戏的孩子,平时不怎么受班上同学喜欢。他哆嗦着肩,看着歹徒把枪指向了班上女生,小声道:“你、你……是爷们就不要对女孩子下手,你有本事拿我当人质。”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歹徒懒得理会他,抬手就想一枪打死他,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出手,广播室的门就被踹开了,一张熟悉地面孔出现在他眼前。
“天佑!”这个歹徒愤恨地看着沈长安,“你终于出现了,你害死了我们那么多兄弟,今天我就要送你去下面见他们。”
“狗哥,我劝你手不要抖。”沈长安看着歹徒手里挟持的小女孩,“不然我会让你去十八层地狱陪兄弟一起受苦。”


  狗哥瞪大眼睛:“我其他两个兄弟呢?”
“他们啊……”沈长安歪了歪头,“等你一起上路呢。”
“好,好,好,你这么猖狂,信不信我一枪打死她?!”狗哥情绪有些激动,被他挟持着的女生,吓得想哭却不敢哭,只能绝望地看着沈长安。


  “狗哥,你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物,拿几个孩子当人质,是不是有些不讲究?”沈长安走进广播室,“这恐怕不太好吧。”
“讲究个屁!”狗哥恨声道,“当初你混入我们组织,害死了那么多兄弟,难道就讲究了?”


  “这话说得可真有意思,明明是你们故意引诱我进入组织,还想利用我盗取国家机密资料,怎么成了我有意混入了?”沈长安摊手,“毕竟我只是一个双亲为国牺牲,论文被盗用,在学校被富二代欺负,恨天恨地恨社会的孤儿,你们觉得让一个烈士的孩子,去做违法乱纪的事情更有成就感,才找上了我,现在却又开始怪我了,你们坏蛋都是这么不讲理的么?”


  “原来这一切都是你故意引我们上钩的?”狗哥气得五官扭曲,“我们里面,早已经有你们的卧底?”
“那些事是真的,但我想报复社会的心,却是假的。”沈长安见狗哥气得拿枪的手都在哆嗦,啧啧摇头道,“从幼儿园开始,老师就开始教育我,要做一个有理想有文化有纪律的社会接班人,我可是年年拿三好生奖状的优等生,怎么能忘记老师的教诲。”
“你耍了我们,我要杀了你!” 狗哥抬枪就朝沈长安开去。
“啊!”旁边的女生吓得尖叫出来。


  学校里的警察们听到广播里传出来的这段话,都惊得站起身。


  “长安……就是天佑?”丁洋怔怔地站在原地,他身边的陈盼盼跟徐泽同样十分震惊。
“难怪他车技那么好,揍歹徒的动作那么利落。”丁洋喃喃道,“原来他已经付出了那么多。”


  “各队员准备,必须尽最大努力,保证……英雄的安全。”行动队的队长沉声道,“准备进攻。”
“是!”行动队的队员齐齐应声。


  外面的气氛有多紧张,广播室里的气氛就有多诡异。毕竟半分钟前,刚刚发生了徒手接子弹这种神奇事件。
徒手接子弹除了雷剧里的主角能够做到,现实中还没有人原地站着不动,就能接住子弹。
可是沈长安做到了。
愤怒的狗哥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甚至怀疑自己还在做梦。站在他面前的这个天佑,是真的天佑吗?是活人吗?活人怎么可能做到这种事?


  沈长安笑眯眯地看了眼隐身陪在他旁边的道年,十分装逼地把玩着手里的子弹:“狗哥,你可能忘记了我叫什么了。”
“什么意思?”狗哥警惕地看着沈长安,挟持着女生往后退了一步。


  “我叫天佑。”沈长安把子弹揣进裤兜里,仿佛没有看到狗哥警惕的神情,关掉广播的收音设备,“我是被老天保佑的男人,子弹又怎么能打中我?”


  狗哥:“……”
这是个疯子!


  “老天爷,我觉得这个歹徒是个畜生,你先让他双手断了吧。”沈长安笑眯眯说了一句。
下一秒,狗哥就感觉到自己双臂一凉,然后便失去了知觉。


  被他挟持的女生察觉到挟持自己的双手失去了力气,以最快地速度离开了狗哥身边。
“你们三个孩子,都出去。”沈长安见一个女生坐着不动,“怎么了?”
“我、我凳子下面有炸/弹。”女生带着哭腔道,“你们快走,别管我。”


  见这个女生吓成这样,还要他们先走,沈长安忍不住笑道:“没事,不怕,我可是有老天保佑的男人,你们是我罩着的,老天看在我的面子上,一定不会让□□爆炸,你放心离开吧。”
女生抽噎道:“老师说了,要相信科学。”
“相信科学好,以后成为科学家。”沈长安伸手把小女生从凳子上拉了起来,解了捆在她身上的绳子,“看,是不是没事?”
正在抽噎的女生,被沈长安逗得又哭又笑,跟其他两位同学一起走了出去。


  他们三人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一男一女拿着桃木剑八卦镜冲了过来。


  杜仲海跟高淑娟见三个孩子安全出来了,连忙问:“沈长安呢?”
三个孩子神情有些恍惚地点头又摇头,他们还没从刚才那场不科学的变故中走出来。


  高淑娟注意到阳台角落里躺着一个人,旁边还有堆黑色的碎片,看起来像是……枪被碾碎了?
她咽了咽口水,他们上来究竟是来给沈长安帮忙的,还是来做法折磨歹徒魂魄的?


  “高主任,你先把这三个孩子带下去。”杜仲海很快回过神来,“他们下去了,学生家长也能安心。”
“那你小心。”高淑娟知道这里也不太需要帮忙了,把捏在手里的符纸跟法器收了起来,微笑着对三个孩子道,“来,同学,跟我走。”
三个同学:“……”
他们刚才看到的,是符纸吗?


  高淑娟走了以后,杜仲海看了眼在尸体旁边徘徊的歹徒魂魄,二话不说,提起桃木剑就冲了上去。
收拾恶鬼,他是专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