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为科学奋斗 你女朋友呢?

书名:为科学奋斗 作者:月下蝶影

  “不高兴了?”沈长安见道年垂着头不说话,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 心瞬间软了下来。没办法, 道年变成熊猫的样子实在太可爱了,让他想严肃都舍不得。
“好了, 好了。”沈长安抱着道年哄了哄,“我没有嫌弃你年纪大的意思, 你都没有嫌弃我年龄小对不对?”
道年:“那不一样。”
沈长安:“一样的一样的。”
“所以你更喜欢我,还是更喜欢熊猫?”道年对这个问题,十分的坚持。


  “喜欢你, 喜欢你, 最喜欢你。”沈长安捏着道年胖嘟嘟的脸, “唉, 你说你都这么大个人了,犯了错还要撒娇让我来哄你。”
“所以你还是介意我的年龄?!”
沈长安:“……”
话题怎么又绕回去了?


  “严肃点, 现在不是年龄的问题,而是你身份的问题。”沈长安觉得不能让道年把自己带到沟里去, “先老实交代你的问题。”
“我从出生后, 每天都有人不停骂我, 有人骂我是贼,有人骂我无情,有人骂我不公平。”道年趴在沈长安胸口,语气十分低落, “很多时候我都在迷茫,如果世间一切事情都能顺心而为, 世间会乱成什么样子?”
“当世人遇到不平之事时,便只会怪我,可是他们的命运,本来就是他们自己创造的。”道年语气越来越悲伤,“可是我除了默默承认他们毫不讲理的责备以外,毫无办法。”


  “道年啊……”沈长安有一下没一下地揪着道年身上的毛毛,“我们人类有一种行为,叫做卖惨。当这个人做了错事,或是受到责备的时候,就把自己形容得格外惨,让别人升起同情心以后,就舍不得责怪他了。”
道年:“……”
“这种手段人类经常用,并且用得炉火纯青,你要不要看看卖惨视频集锦,学习一下他们的先进经验?”
道年:“……”
不能卖惨,卖萌的企图也被长安看穿,他该怎么做,才能让长安不生气?


  “说吧。”长安戳了戳他,“想好了怎么说没有?”


  “我……并不是有意想要隐瞒你。”放弃了蒙混过关,道年只好老老实实交代了起来,“一开始你的出现只是意外,我以为我们只是萍水相逢,便无再见之时。”
初见沈长安的时候,他只是坐在超市门口发呆,见一个晒得满头大汗,脸颊通红的年轻人跑过来帮忙,他懒得开口辩解,就任由他折腾。
最重要的是,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功德光芒如此深厚的人类了。而且,他在自己四周立下了一个小结界,来来往往的路人没有谁可以看到他,唯有那个年轻人,懵懵懂懂闯进了他的世界,还用一种担忧关切的眼神看着他。
大约是因为他的眼神太干净,又或是功德金光太过灿烂,直到年轻热情的男孩子离开,他都没有清除他脑子里的记忆。


  如果当初没有犹豫,也许他跟长安,还是彼此的陌生人。
“后来你再次突然出现在我身边,一来二去熟了以后,为了支持你宣传科学的工作,所以从没有在你面前露出另一面。”
“嗯?”沈长安挑眉。
“当然,我本人也很希望人类多相信科学,不要什么事求神拜佛,喊天怨地。”
“嗯。”沈长安点头,“继续。”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长安,与你相遇,是我漫长生命中,唯一的奇迹。”道年化作人形,把长安拥进怀中,“我贪恋奇迹带来的快乐与温暖,所以不敢让你知道真相。”
“怕什么?”
“怕你离开。”道年语气平静道,“漫长无边的生命,实在太冷清孤寂了,我害怕自己在你眼中,成为了一个不生不死的怪物,最后对我选择了远离。”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真相总有被拆穿的一天。”


  “想过。”道年自嘲笑道,“也许一些人骂得对,我就是个贼,小心翼翼偷来一份真心,每天都在提心吊胆。可是这份真心太美了,美得让我舍不得让它承担半分风险,能多拥有它一刻,我就能开心一刻。”


  “也许在真相来临后,我会原谅你,然后我们就可以毫无顾虑,幸福快乐地在一起了。”
“长安,我赌不起,我不敢赌。”
“霸气点啊!”沈长安啪啪拍着道年的后背,“你这么厉害,就没有想过,如果我敢离开你,就把我关进小黑屋,再来一段强制爱什么的?”


  “还可以这样?”道年松开怀里的沈长安,神情中带着几分担忧,“长安,你竟然有这样的想法?”
喜欢一个人,怎么舍得让他失去自由,让他痛苦?
“长安,你还年轻,不能有这么危险的念头。”道年觉得,长安可能还年轻,不知道该怎么正确的去爱一个人,“爱情是两情相悦,你这样的想法太危险了。”


  被道年这种一本正经态度唬住,沈长安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趴在道年肩膀上哈哈大笑:“天啊,道年,你怎么会这么可爱?”
道年:“嗯?”
“好了,好了,我不怪你了,你活了这么多年,怎么还这么傻乎乎的?”沈长安从道年肩膀上抬起头,捧起他的脸,低头在他嘴角上亲了一口,“说起来,我也算是日过天的男人了,不知道我现在去派出所改名叫神昊,派出所会让我改吗?”
道年皱眉:“为什么会是昊?”
“因为……”沈长安邪恶地看着道年,“因为我会日天啊。”
道年皱眉:“我觉得,如果你想改名,可以叫沈Q……”
“什么意思,你是觉得,我要永远站在我头上?!”


  道年:“……”
“我觉得昊这个字也不错。”恋爱后的道年,已经学会了能屈能伸,“昊也很好,只要你喜欢,永生都能叫这个名字。”
“这才对嘛。”沈长安满意了,他趴在床上,“来,躺在我身下的男人,给我揉揉腰。”
道年:“……”
道年默默用灵气给沈长安梳理经脉,见沈长安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我们还去不去你朋友家吃饭?”


  沈长安拿过手机一看,发现张谷已经给他连发了好几条消息,而他一心只想着撸道年变成的熊猫,根本没有来得及看手机一眼。
“去。”沈长安赶紧从床上爬起来,“我去换套衣服。”


  趁沈长安换衣服的机会,道年问:“长安,你有没有生我的气?”
“你觉得呢?”沈长安低头整理自己的毛衣。
道年:“……”


  张大爷这边,几位会做菜的大师,为了怎么做菜更好吃吵得天翻地覆,张大爷被他们烦得把厨房门一关,问坐在沙发上剥蒜的张谷:“长安有没有说什么时候来?”
“师伯,长安还没有回我的消息。”张谷道,“他会不会不来了?”
“那应该不至于,长安这个孩子,说话还是很算话的。”张大爷对沈长安很有信心。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没有恋人前他们还是说话算数的人,有了恋人后,就是撒谎成性的猪蹄子,不能对他们抱太大的期望。”张谷同情地看着天真的师伯,“要不要你给他打个电话问问?”
“为什么你不去问?”张大爷反问。
“万一他跟女朋友正在做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我打电话过去,还不得被他骂死?”张谷的求生欲很强烈,“但你就不同了,你是长辈,他肯定不敢骂你的。”


  “打扰人恋爱,天打雷劈。”同处一个宗门,张大爷的求生欲同样很强烈,“我不要。”
说完,两人齐齐扭头看向缩在角落里打手游的宅男鬼:“你来打?”
宅男鬼赶紧摇头:“两位大师,我还多做一段时间鬼,好好打游戏呢。”


  两人一鬼互相推锅,就在张大爷打算让严印来做这个恶人的时候,张谷的手机响了。


  “长安?”
“一个小时后到?”
“好的,好的。”张谷小心翼翼捂着话筒,不让沈长安听到厨房那边传来的吵闹声,“放心,有陈元在,做的饭菜肯定可口。”
宅男鬼:??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好好好。”张谷挂了电话,转头对张大爷道,“师伯,长安一个小时后到。”
张大爷一听,赶紧把厨房里那几个吵闹不休的大师全部赶出了大门:“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我要准备款待沈长安跟他女朋友了。”
被赶出门的大师们:“……”


  张大爷与张谷的厨艺都很一般,最后在厨房做菜的是宅男鬼,他们两人打下手。
“长安大佬的女朋友,肯定很漂亮。”宅男鬼熟练地翻炒着锅里的菜,“我听其他鬼说,喜欢长安大佬的女孩子挺多的,不过大佬对她们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现在他终于有了喜欢的人,这个人能普通吗?”
“你们做鬼的,还挺八卦?”
“鬼生前是人,做人的时候就很八卦,变成鬼后又不会改变本性。”宅男鬼道,“不过以大佬的为人,做他的女朋友肯定很幸福。”
“那倒是。”张谷把洗干净的香菜递给宅男鬼,“不容易动心的男人,动了心以后,对感情会特别认真。”


  “说得这么认真,好像你们两个谈过恋爱似的。”张大爷没好气道,“废话那么多,好好做你们的饭。”
张谷默默扭头看向张大爷:“师伯,你嘴巴这么毒,年轻的时候,没被人打吗?”
“如果你现在有我年轻那会儿的实力,也可以嘴毒。”张大爷瞥了眼张谷,“如果没有,就只能承受别人对你的嘴毒。”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张谷:“……”


  外面虽然出着太阳,但是天气依旧很冷。沈长安特意跟道年围了同款围巾,开车回自己的小区。
“沈先生?”小区门卫差点认不出沈长安了,仔细看了近半分钟,才确定他是小区里的住户,“您有好长时间没有来这边住了。”
“嗯,最近跟我爱人住在一起。”沈长安扭头看了眼副驾驶位的道年,“他这个人吧,什么都好,就是有些黏人,我不陪着他,他又要不高兴了。”
“原来沈先生交女朋友了,恭喜恭喜。”门卫室的保安看不清副驾驶座位上的人是谁,闭眼夸道,“您跟您的女朋友,真是天生壁人,什么时候办婚宴啊?”


  “这个要看她的意思。”沈长安偷笑,跟保安道了谢,开车进了小区。


  “我没有意见。”道年忽然开口,“只要你想,明天我们就可以办婚宴。”
沈长安把车停到地下室,对道年道:“谢谢,我不想。”
道年想,看来他还是不够努力,所以长安不愿意与他举行婚礼。


  “沈先生。”一对夫妇从车上下来,夫妻二人身后还跟着个背着书包的小孩子。


  这不是那个称家里闹鬼,把自己家庭作业偷了的小孩一家,当时男主人闹着要跳楼,还是他跟几位警察把他拖上来的。
“你好,接孩子放学呢?”
“刚从补习班接他回来。”男人对沈长安笑,“好久没有看到您了。”


  “是啊,最近跟爱人住在一起。”沈长安跟他们不住在同一栋楼,打过招呼后,就去了各自住的楼。


  “不对啊。”男主人停下脚步,迷惑不解地看着自己的老婆,“沈先生说他住在爱人家里,可是刚才跟他走在一起的,不是个男人吗?”
“人家说跟爱人住一起,又不是说跟他们男人住一起。”女主人没好气道,“再说了,就算他爱人是个男的又怎么了?人家还是你的救命恩人呢,少谈人家的私事。”
女主人心想,沈长安跟那位朋友站在一起的气氛,虽然没有牵手,甚至没有说什么亲昵的话,但她一眼就能看出,他们之间有种别人插不进去的气氛。


  张大爷听到敲门声,赶紧起身去开门。
但是当他打开门时,他愣住了。
“长安,你女朋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