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家有王妃初长成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离别

书名:家有王妃初长成 作者:墨子白

一秒记住【御书房文学小说网 www.ysfwx.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婚礼的最后一天,蓝霁华和尉迟不易乘坐花车出宫,到打昆城游行,接受百姓的祝福。花车极大,四边微微翘起,似船舷,当中安着宝座,四个角有立柱,五彩的绸带绕着立柱在风中飞扬着,柱体有半戳镂空,挂着铜铃,车子缓缓行进,铜铃发出清脆的响声,撞击点各不一样,形成好听的乐曲。车体覆盖着大大小小数不清的花朵,颜色艳丽,五彩纷呈。

    打昆城的百姓全都涌上街头,自发的载歌载舞,向他们的帝后表达自己最真诚的祝福。那些飞旋的彩色裙裾,还有一张张灿烂的笑脸,是留在尉迟不易脑海里最深刻的印象,从街头到街尾,满满当当都是人,有些百姓没在舞蹈的队伍里,站在屋檐下朝帝后高兴的挥着手,尉迟不易和蓝霁华也挥手回礼。

    看着这些热情的百姓,尉迟不易很是感动,虽然之前那些官员反对蓝霁华立她为后,可南原的百姓却对她如此厚爱,这里并不是她的母国,但从今以后,她将在这片土地上扎根下去,她会和蓝霁华一起,守护着南原的子民,守护这个美丽的国度。

    婚礼过后是中秋,宫内宫外又是一片歌舞的海洋,尉迟不易发现南原十分有趣,不管是什么节日,只要是喜庆的日子,一定少不了歌舞,这是南原的传统,也是他们的魂。

    对尉迟不易来说,这是她到南原以来最高兴的日子,嫁了个好夫君,爹娘陪在身边,皇后娘娘待她亲如姐妹,每天都象过节,欢歌笑语,简直是睁开眼睛就想笑,晚上睡着了也要笑醒。

    每逢佳节倍思亲,特别是中秋,望着半空高挂的明月,白千帆想孩子了,想她的麟儿,想清扬和晟儿,平时还有些嫌他们吵,离得远了又想得心肝疼。

    她跟蓝霁华告辞,打算过完节就回去,蓝霁华自然不舍得她走,“囡囡,好不容易来一趟,多住些日子吧,下次再见又不知道是什么时侯了。”

    白千帆说:“不了,麟儿毕竟还小,独立撑着朝政也不容易,皇上也不放心。”

    事关国事,蓝霁华就不好再挽留,点点头道,“也好,等阿哥有空去看你。”

    白千帆想起一件事,“阿哥,不易怎么是个烟嗓子,不能治了么?”

    “她小时侯生过一场大病,喝药把嗓子熏坏了,估计难以恢复,”蓝霁华叹了口气,“嗓子是小事,还有件事,她自己或许都不清楚。”

    “是什么?”

    “她难以有子嗣。”

    “啊?”白千帆自己是娘亲,她知道孩子的意义,也知道当年绿荷贾桐为了孩子闹出的荒唐事,“治不了么?”

    蓝霁华摇了摇头,“天下名医这么多,或许总有一个能治她,得慢慢找。”

    白千帆突然眼睛一亮,想起一个人来,“我给阿哥介绍一个大夫,他就在南原。”

    蓝霁华笑道:“你南原还有朋友呢?”

    “他叫魏仲清,原先是宫里的医正,医术非常了得,两年前来了南原……”

    蓝霁华眉头微皱,打断她:“魏医正在南原呆了两年,可是有什么事?”

    “他对世间的疑难杂症非常痴迷,南原人口逐年下降,很多人说是受了诅咒,但魏医正却觉得跟疾病有关,所以他想来搞清楚缘由,如果真的查出来,对南原百姓来说未尝不是好事。”

    蓝霁华的眉头舒展开来,“若魏医正真能解开这个谜,就是我南原的大恩人,阿哥给他建庙修金身,让子孙后代都记住他。”

    “魏医正来了两年,还没找到什么眉目,这事急不得,眼下却是可以让他给不易瞧瞧。”

    魏仲清因为身份特殊,墨容澉派了暗卫保护他,也用来传递消息,所以要找他并不难,第二天,魏仲清就入了宫,先见了自家帝后,叙了几句旧,便被蓝霁华请去给尉迟不易看病。

    魏仲清仔细给尉迟不易检查了一道,又问了尉迟夏夫妇,当年尉迟不易喝的一些药方。虽然时间久远,药方也用得杂,但当年尉迟不易命悬一线,尉迟夏夫妇一门心思都扑在那些药方上,有些药引子难寻,他们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所以还记得一些,花了几个时辰,把当年尉迟不易用过的药方大致默了出来。

    魏仲清把药方详细看了看,心里有了点眉目,对蓝霁华说,“陛下,娘娘从前用了太多凉寒的药物,导致寒气入体,子嗣缘薄,很难坐胎。”

    蓝霁华听了,心一沉,脸色一黯,这话与他宫里的太医说的一模一样,但他不肯放弃,恳求道:“魏大夫,难道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

    魏仲清沉吟片刻,“草民开几副方子让娘娘先调理调理,若是能清除娘娘身上的寒气,也不是一点希望都没有。”

    蓝霁华眼里闪着希翼的光芒:“请魏大夫开方子,南原有很多珍贵的草药,魏大夫要什么,朕都能弄来。”

    魏仲清走到桌子边,拿起笔,刷刷刷就写了一长串药名,将单子交与蓝霁华:“此方三碗水煎成一碗,先吃一个月再看吧。”

    白千帆推荐的人,蓝霁华很信任,对魏仲清印象也不错,便赏了诊金,又赐了金腰牌,可随时出入宫门。

    白千帆和墨容澉第二日便启程回东越,尉迟夏夫妇虽然舍不得闺女,又惦记着家里的大宅子和产业,左思右想,还是跟着一道回去了。

    蓝霁华和尉迟不易送到宫门口。尉迟夏夫妇拉着闺女左叮嘱右嘱咐,让她跟着蓝霁华好好过日子,千万别使小性子,更不能跟皇帝动手云云,他们来的时侯没有抱头痛哭,走的时侯也是干干脆脆,尉迟夏早早坐进了车里,佟秀如微微红了眼睛,尉迟不易则没心没肺的挥手道别。

    那厢,白千帆就伤感得多,眼眶红红,眼里泛着水光,蓝霁华也不好受,却是强颜欢笑安抚白千帆,“囡囡,别担心阿哥,阿哥浑浑噩噩了十几年,但如今想好好过,有不易陪着,阿哥会过得很幸福。”

    白千帆看了不远处站在马车边的墨容澉一眼,压低声音说,“阿哥,不易身上的蛊,你要放在心上,万一真有变故,不论你做什么,我都不会怪你。”

    蓝霁华点点头,“阿哥知道,阿哥不是个干脆的人,但真到了那一步,阿哥知道怎么做。”

    哑谜一样的对话,兄妹俩都心知肚明,白千帆不再说话,拍了拍蓝霁华的手臂,转身上了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