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长公主 蝴蝶峡1

书名:长公主 作者:墨书白

  两人各怀心思, 便开始做各自的准备。


  李蓉手里的案子到了收尾,所有人都已经定罪, 七十多名官员,贬职四十多位,流放十三名,处死七名,还有几位,刚查过去就自杀了的,就不计入其中。


  这封折子到了李明手中, 李明斟酌了一天, 终于落下一个“准”字。
折子交到门下省审核后,门下省当天就驳斥了回来, 洋洋洒洒,细数那些官员过往功绩,总结就是两个字:太重。


  李蓉是懒得和这些文臣扯嘴皮子的, 就让裴文宣给她写折子去骂人。


  裴文宣近来脾气到好得很,晚上就坐在她边上,她骂一句, 他就文绉绉换一个法子写上去。


  她骂累了,他就给她端杯水,让她润润嗓子。


  她表面上和这些世家的人打着拉扯的嘴仗,暗中又派人在蝴蝶峡设伏,预备去蝴蝶峡前一日, 她吩咐了上官雅埋上火/药在蝴蝶峡中以防万一,结果当天晚上, 上官雅就来给她禀报:“殿下,在蝴蝶峡设伏一事, 您可曾和其他人提过?”


  李蓉从文书里抬头:“怎么了?”


  “有另一拨人,正在蝴蝶峡做另一些事。”


  “另一些事?”李蓉警惕起来,“可搞清楚是谁了?”


  “我还以为您知道,”上官雅笑起来,“好像是驸马的人。”


  “驸马?”李蓉有几分诧异,“他的人在那里做什么?”


  “暂时还不知道,不过他们今日大量运输了一些花进去,好像在布置什么。”


  李蓉听到她的话,想了想,又道:“运很多花的话,动静岂不是很大?”


  “正是。”上官雅似乎有几分高兴,“本来我还在忧愁,殿下出行这件事,要是陈家没有动静怎么办。现下就不用担心了,驸马今日这一出,早就惊了陈家的人。陈家那边的线人今夜报来的消息,说今日陈府来了许多人,陈夫人从账房里支取了大量金银,怕是在做准备。”


  “姜还是老的辣。”李蓉有几分无奈,“果然还是瞒不住裴文宣。”


  “驸马是个聪明人,”上官雅笑起来,“殿下都走到这一步,他也明白拦不住殿下,干脆就帮着殿下了。”


  “明日若是事成,大家都有赏。”


  李蓉高兴起来,随后她又想起来:“火/药埋下了?”


  “埋下了。”上官雅说着,将描绘蝴蝶峡的地形图拿了出来,指了位置给李蓉道,“放在这三个点,殿下进蝴蝶峡后,在第三个潭中,跳下去后往西游过去,十丈之后见光探头,便是一个隐蔽的小山洞,任何意外,殿下都可以在这个山洞躲避。”


  李蓉点点头,和上官雅详细问清楚了整个流程之后,见天色已晚,便同上官雅一起出门,刚到门口,就见到正打算一起出去的苏容华,苏容华朝着李蓉行了个礼,恭敬道:“殿下。”


  李蓉点了点头:“苏大人回去了?”


  “是。”苏容华笑起来,“殿下和上官小姐也打算回去?”
三人一起踏出督查司,李蓉笑起来:“也不早了。”


  “近来天寒,”苏容华送着李蓉上马车,恭敬道,“殿下最近,还是少出门吧。”


  李蓉听到这话,动作不由得顿了顿,她回过头来,目光落在苏容华身上,许久后,她轻轻一笑:“谢过苏大人提醒,夜深了,苏大人还是少走夜路吧。”


  苏容华轻笑,面上有几分无奈:“殿下,走不走夜路,也不是微臣能决定的,微臣唯一能做的,不过只是尽量走在灯下而已。”


  “狂如苏大公子,”李蓉有几分不解,“也不能选择走或者不走吗?”


  苏容华没说话,他抬手行礼,低声道:“恭送殿下。”


  李蓉看着苏容华,片刻后,她终于点了点头,同上官雅和苏容华道了别。


  李蓉回到府邸,便看见裴文宣照旧在等她,他提前听她回来,便等候在门口,李蓉一进府,就看见长廊上站的那位蓝衣青年。


  李蓉看见裴文宣,不自觉就笑起来,她走到裴文宣面前,拍手拍了拍裴文宣的肩,鼓励道:“干得好。”


  裴文宣有些茫然,他小心道:“殿下说的干得好,指的是……”


  “你在蝴蝶峡做的事儿我知道了。”


  裴文宣听到这话,心里一惊,他没想到李蓉竟然这么关心他,连这种细节都打探到。裴文宣忍不住道:“殿下既然知道,那明日……”裴文宣有几分不安,“殿下还打算赴约吗?”


  “废了这么大心思,怎么能不去呢?”


  李蓉笑起来:“你照着你的想法做吧,不过,得干得漂亮些。”


  裴文宣听到这话,一时有些愣了,他心跳快起来,看着李蓉负手在后,走向前方的背影,他张口有诸多想问,又觉冒犯。


  李蓉既然知道他在蝴蝶峡做什么,以她的聪明,自然也就知道他心里想什么,她还能这么允许他,是不是意味着……另一种回应呢?


  裴文宣不敢多想,他怕自己想多了,便忍不住说得多,可他本就做好了准备,要把话放在明天说,于是他笑起来,郑重道:“殿下放心,我会安排好。”


  李蓉点了点头,高兴道:“行,吃饭吧。”


  那天晚上李蓉兴致高,裴文宣瞧出她高兴来,心里便有些不安。


  他想李蓉应该是很期待明天他的表现,若是他表现得不好,是不是会让李蓉失望?
李蓉的性子他是了解的,她防备心重,应当不会因他一次告白就放下心防。可她又好似很期待明天,应该是她期待明天他能为她做些什么。


  小姑娘,总是有那么几分虚荣心,想得到与众不同的关怀和殷勤,可李蓉大场面见得多,裴文宣一时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给出李蓉想要的答卷。


  裴文宣想着明天的事,竟是一夜没睡,夜里翻来覆去,又怕吵了李蓉,只在脑海里一遍一遍模拟着明天,明天该说的每一句话,该做的每一件事,每一个细节……


  他一一确认过后,已经是快天亮了。


  他们两人都特意请过假,李蓉赖床,便一直睡着,而裴文宣早早起身,就到了隔壁房里,梳洗过后,天还没亮,便提前出了城。


  李蓉睡得浑浑噩噩,等醒来时,天已大亮,她打着哈欠起身,就看静兰上前来伺候,她不由得道:“驸马呢?怎么不见他人影?”


  “驸马今早已经提前出去了。”


  静兰笑着道:“他留了话,说他在蝴蝶峡提前等候殿下。”


  “他带了多少人?”


  听到这话,李蓉先考虑到的是裴文宣的安危,静兰知道了李蓉的意思,笑着回道:“驸马把他名下的精锐暗卫都带了出去,殿下放心,驸马会安排好的。”


  “那就好。”


  李蓉听到裴文宣将精锐全都带了出去,放下心来,也更加确定今日之事,裴文宣大约心里有数。


  她由静兰伺候着穿上衣服,去饭厅喝了粥,便由静兰领着上了马车,然后朝着城外出行而去。


  李蓉带了很多人,看上去浩浩荡荡,静兰和静梅同李蓉坐在马车里,静梅不由得道:“殿下,您带这么多人,谁还敢靠近您啊?”


  李蓉正喝着茶,听到静美的花,似笑非笑抬头看了她一眼:“你呀,还是太小了。我若一个人不带,怕旁人才不敢靠近吧。”


  “啊?”静梅有些茫然,“殿下的话我听不明白了。”


  李蓉笑了笑,坐在马车上无事,便耐心同静梅解释道:“我身份放在这里,如今又在案件关键时刻,还这么高调出行,若身边不严加防范,那必然是有后手。相比明着的强势,暗中安排,才让那些杀手更加害怕。毕竟明着有这么多人,危险程度也就放在了这里,他们有没有能力出手,一看就知。”


  “那他们若是看殿下严加防备,不动手怎么办?”


  静梅有些茫然,李蓉颇为无奈,拿了扇子瞧了她的头,无奈道:“我自然是得了消息,才会这么防备,你放心吧。”


  李蓉说着,眼神带了几分冷:“陈广是陈家的独苗,老夫人就算拼了命,也会救人。有人愿意当刀,想动手的人哪里会放过这个机会?”


  “正好一波收拾了,”李蓉笑起来,“他们成日里要杀鸡儆猴给父皇看,给我看,真当我是个好脾气,拿他们没办法。”


  静梅听着这些话,不由得看了一眼静兰,她其实听得不大明白,又似乎懂了。


  静兰给李蓉斟茶,轻声道:“殿下说得是。”


  李蓉和静兰静梅聊着天,裴文宣却在蝴蝶峡里忙了个底朝天。


  一盆一盆的芍药开在峡谷之中,裴文宣指挥这人将芍药放置好位置,将整个蝴蝶峡变成了一片花海。


  “公子,”童业从小道里走来,到了站在花海中的裴文宣身边,高兴道,“殿下来了。”


  裴文宣听到这话,抿唇一笑,低头道:“那我刚好开始温酒,等殿下到了,就有暖酒可以喝了。”


  说着,裴文宣便让人他已经架好的长桌边上放了暖酒用的小火炉,然后暖上了一壶桃花酿。


  等架好火,放上酒,裴文宣便跪坐到长桌前,抬手摸上长桌上的古琴。


  他已经许多年没有弹过琴了。


  以前李蓉喜欢听他弹琴,于是他总在下朝之后,给她弹琴。姑娘会趴在桌边,静静瞧着他,等一曲终了,便笑起来,高兴说一声:“裴文宣,你真好看。”


  他也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真喜欢听琴,还是只是单纯觉得他弹琴的模样好看,可那都不重要,她喜欢,那便够了。


  裴文宣抬手温柔拂过琴弦,而这时候,李蓉的马车也出了城,距离华京越来越远。


  眼见着要到蝴蝶峡时,羽箭如雨而落,猛地扎在李蓉马车车壁上。


  外面人仰马翻,砍杀声忽成一片。


  李蓉神色平稳坐在马车之中,冷声提醒旁边人。


  “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