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长公主 刀鞘

书名:长公主 作者:墨书白

  裴文宣抱着李蓉, 到没有进一步动作,没一会儿, 就慢慢睡了过去。


  李蓉察觉裴文宣睡着,松了口气,整个人放松下来,也闭眼睡了过去。


  长公主府熄灯之时,上官府中却是灯火通明,许多人聚在上官旭房中,众人面带愁色。御史台温平在房中来来回回走着, 面带怒色, 训斥着兵部郎中王希道:“让你找个把柄,你说他家在黄平县一战有问题, 但那一战是你们贪污军饷所致,你怎么不提前说?如今被人钻了把柄,这下好了, 大家都要一起完!”


  “这事儿你能怪我?”王希面上也有几分愤怒,但他也不敢直接骂人,只能拐着弯道, “秦家本也没什么可以查的,一定要查,我又能怎么办?”


  争夺西北军权,本是打算从这些寒门世家里找几个不干净的来处理了,用来震慑萧肃, 让萧肃不要仗着柔妃和皇帝同世家做对,但临时被上官旭改成了秦家。


  秦家手脚干净, 根本没什么文章可做,为了拍上官旭马屁, 下面人便不管不顾,干脆就把黄平县报备在兵部的军志一撕,上下一心,便想办成铁案。


  涉及前线,那就是抄家灭族的大罪,这样的案子拿出来了,一开始众人也是有些害怕,但想着近来皇帝对世家太过打压,一伙人想挫一挫李明的锐气,于是便干脆定下来,铁了心要把这个案子办了。


  只是谁能想到呢?


  王希一开始不敢把缺了军饷的事儿抖出来,便只说这个案子有疑点,御史台刑部的人想着自己只手遮天,一伙儿人想了办法伪造证据,最后被李蓉硬扯着牵扯进这样一个军饷案来。


  王希这话意有所指,上官旭也听出来了,他抬起头,冷眼看过去:“怎么,是怪我了?”


  “不敢。”


  王希憋了口气,只能道:“只不过当初温御史崔侍郎等人都说得好好的,说无论什么案子都能办得妥帖,如今出了事儿,都怪在卑职头上,卑职……”


  王希没有说下去,上官旭却已经明白了。


  在旁边听了许久的崔书云叹了口气,他是刑部侍郎,也是这次主要做事儿的人,闹到这个地步,他也失去了争执的力气,只能道:“如今再论对错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相爷,”崔书云转过头,看向上官旭道,“现下最重要的,是拦住殿下。今个儿的事儿,如果不是殿下在查,能走到这一步吗?换一个人,大家早动手了,只是殿下毕竟是太子的长姐,相爷的侄女,大家都是看在相爷面子上让着她。先前相爷顾及殿下情谊,如今就看殿下,顾不顾及相爷的情谊了。”


  上官旭听着崔书云的话,转过头来,他目光落在崔书云脸上,冷着声道:“你什么意思?”


  “相爷,”崔书云从旁边取了茶,淡道,“军饷这个案子,今日我稍稍打听了一下,牵扯的人不少,譬如我那三叔……”


  “你想保他?”


  上官旭听出崔书云的意思,神色平淡:“他私吞军饷,这么大的事儿你也想保,崔书云,你怕是昏了头吧?”


  “大人说笑了,”崔书云笑起来,“下官也只是顺便为三叔求情而已,毕竟,这事儿主要领头的,还是您的舅舅啊。”


  上官旭听到这话,并不意外,他冷着脸,听崔书云平和道:“大人,殿下能不能收手,就看您的意思。要是殿下收不了手……”


  崔书云没说完,他笑了笑,行礼道:“上官大人,天色也晚了,您还是和殿下好好谈谈,我们就先下去了。”


  王希等人跟随着崔书云行礼,一干大臣同上官旭打过招呼,便退了下去。
等人走后,上官旭猛地掀了桌子,怒道:“无耻之尤!”


  上官雅在庭院里候着,等崔书云等人走出来后,她端了一碗汤,便到了上官旭的书房。


  “爹,”上官雅站在门口,柔声道,“女儿给您准备了雪梨汤,女儿进来了。”


  “出去!”


  上官旭怒喝出声:“烦着呢!你又来掺和什么!”


  上官雅听着上官旭的话,倒也没恼,只道:“爹,火烧得太旺,便需要梨汤润润,爹还是让女儿进来吧。”


  上官旭正要骂人,当他开口的前一瞬,又意识到什么,顿住动作,他想了片刻,忽地明白过来上官雅或是在暗示什么,忙道:“进来。”


  上官雅端着梨汤进了门来,看见上官旭坐在桌后,她挥了挥手,旁边下人便走了出去,上官雅上前去,将梨汤放在上官旭面前,抿唇笑道:“那些人又来找爹的不痛快了。”


  “这么晚,你有话就说吧。”


  知女莫若父,上官旭知道自己养了个什么猴精,上官雅端汤过来,他便知道这女儿怕是怀揣了什么心思。


  上官雅笑了笑,跪坐在上官旭面前,温和道:“女儿听闻,秦家的案子,翻案了。”


  上官旭面色不动,上官雅倒了茶,声音平和:“说是黄平县的案子,背后牵扯着军饷案,女儿想啊,军饷要是出事,兵部户部,怕是都跑不了,这户部侍郎又是舅公,想想女儿心里就悬,你说要是舅公牵扯了这个案子,是管呢,还是不管呢?管的话,贪污军饷,这可是动摇国本的事儿。可不管吧,奶奶那里怕是不会放过爹爹,要闹个翻天覆地了。”


  “你直说吧。”上官旭明白上官雅这是来当说客,直接道,“你想做什么?”


  “不知父亲之后打算怎么办?”


  上官雅直接开口询问,然而不等上官旭回答,她便帮着上官旭继续道:“父亲如今面临的问题,无非两个,第一,崔书云等人伪造证据诬陷秦氏,保还是不保。第二,贪污军饷一案,父亲查或者不查。不过归根结底,这件事到最后,其实都是一个问题,那就是面对公主殿下,”上官雅抬起头来,看向上官旭,“到底要以何种态度面对?”


  “而公主背后站着的是陛下,所以今日要问的,是父亲,到底要如何面对陛下?”


  “如今陛下削弱上官家之心,路人皆知,父亲如今态度强硬,也不过是想让陛下忌惮,不要做出过激举动,”上官雅说着,将茶叶拨弄入茶壶,声音平缓,“可父亲并不想彻底和陛下决裂,上官家无论如何,都会站在陛下这边。毕竟,无论如何,陛下都是上官家出身的人。他是您的表兄弟,他的妻子是您的妹妹,如果上官家和陛下彻底决裂,世家难保不会集群臣之力,换一个君王。而新的君王,还会是上官家的吗?”


  “你说得不错,”上官旭有些疲惫,“可陛下并不这么想,他如今一心想着上官氏干政……”
“陛下想的,也不错。”上官雅缓声道,“例如此次之事,父亲,如果公主不插手,军饷案一事,最后您要如何处理?”


  上官旭顿住动作,上官雅声音平稳:“这案子牵扯世家人数众多,父亲不可能把自己的支持者真的如何,这样会寒了他们的心。所以真查办起来,也不过就是贬职流放,抓几个没有后台的小妖,以作惩戒,可这样有任何效果吗?”


  “世家盘根错节,早已如蛛网,您动不了,陛下也动不了。可大家都不动,”上官雅苦笑,“那杨家为避免征战,卖国贿赂戎国,这也再正常不过了。”


  “所以上官氏干政,陛下如此认为,倒也正常。”


  “可世家都如此。”上官旭面上带了几分怒意,“他这么就盯着上官氏?”
“那世家代表是谁呢?”上官雅问得平稳,上官旭愣了愣,上官雅垂眼倒茶,缓声道,“父亲,如今上官家的处境,便是上面天子忌惮,下面世家记恨。上官家早已是个靶子,看上去权势滔天,早危如累卵。这一次父亲可感觉到,其实事情早已超出自己掌控?下面的人为了讨好您,谎报了秦氏的案子,等如今事发,您又被迫同他们牵扯在一起,到底是您掌控他们,还是他们掌控您?”


  上官旭听着,神色平静,他接了上官雅的茶,喝了一口,他静默了很久,似乎是在想着上官雅的话。


  上官雅就等候着,等了许久,上官旭慢慢放下茶杯,终于道:“那依你之见,你觉得如今该如何呢?”


  “以女儿之见,其实今日之事,应当不是第一次,父亲早已疲惫,倒不如借着今日的机会,彻底整顿上官家?”


  “整顿?”上官旭皱起眉头,上官雅退了一步,她跪在上官旭身前,恭敬行礼:“父亲。”


  “若父亲信任,孩儿愿做使臣,替父亲向殿下求和。”


  “然后?”


  “而后,我们假借公主名义,整顿上官家上下,若有这种参与贪污军饷等犯事之人,一律先自行处置清理。”


  “这样一来,我们必然损失惨重。”上官旭不安道,“之后其他世家若是反扑,或者陛下若是想要找我们的麻烦……”


  “不是有公主吗?”


  上官雅冷静开口,上官旭愣了愣,上官雅笑起来:“父亲,如果上官家想要走得长久,一个世家,不能越过皇权去。”


  “你什么意思?如果你觉得我们只需要屈服于皇权,为何不直接和陛下投诚?”


  “因为如果直接听从于陛下,陛下便会无限制的削弱世家权利,以满足他的意图。只有依靠公主,公主才能给我们平衡。”


  上官雅分析着:“公主需要世家的权力,去支撑她的地位,所以她会保护我们,而与之交换的是,我们就必须听从公主的安排,否则,公主不敢去握一把没有刀鞘的刀。有公主在,我们和陛下就有了一个缓冲,而我们如今自断羽翼,是给陛下的投诚,更是给公主的投诚。”


  “公主只会接受一个干干净净的上官家,而父亲,您也只有在一个干干净净的上官家中,才能绝对掌握权力。”


  否则他将有无数把柄,不断受制于人。


  “那,”上官旭迟疑着,“我如何能开这个口?”


  他若是提出自己清查上官家,怕是一开口,就要被家族长老撵下家主之位去。


  上官雅见上官旭迟疑,便笑起来:“不还有我吗?”


  上官旭愣了愣,上官雅看着上官旭:“父亲,自查上官家内部之事,您可全权交由我来做。从今天起,我便是上官家的刀鞘。”


  “只要父亲不嫌弃女儿女子身份,”上官雅叹了口气,“暗处给几分权力就好了。”


  上官旭沉默不言,上官雅用余光打量他,过了许久后,上官旭终于道:“好。”


  说着,他看了看天色,径直道:“你现下就出发,去公主府转达我的意思。”


  “日后,上官家便是公主的上官家,而这个案子,还希望公主多做思量。”


  这是交换。


  上官雅笑起来,起身行礼,她转过身时,上官旭突然开口:“你去赌场的事儿,我一直知道。”


  上官雅僵住身子,笑容一时有些挂不住了。


  上官旭继续出声:“还望你和殿下说一件事,其实我本可以和她对干到底,我杀了她,督查司就完了,然后压着陛下,未来联合世家,无论陛下废太子与否,我都可以让太子登基。”


  “如今我妥协,不过只是为了一件事,”上官旭叹了口气,语调中颇有几分无奈,“你们这些年轻人,都是我的家人。”


  “还望殿下,一直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