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长公主 决心

书名:长公主 作者:墨书白

  裴文宣僵着背, 他感觉着李蓉的触碰,整个人完全无法思考。


  他不敢开口, 怕自己说出什么失态的话来。只能是僵着身子,一句话不说。


  李蓉靠着他,过了一会儿后,她直起身来,叹息出声道:“算了,你也是这性子,我帮你把伤口上的碎渣先挑了。”


  裴文宣不说话, 他感受着李蓉靠近他, 认真挑出他背上的倒刺,她的气息喷涂在他的背上, 带着灼热的温度,在伤口上划开,然后一路蔓延到他身上四肢。


  李蓉一面帮他挑藤条打进伤口上的碎渣, 一面漫声道:“下次遇到这种事儿,你至少和我商量一声,我心里有个底。你平时总说我, 说我不懂人心,说我不他人难处,可我就觉得,你是太顾及他人难处了。”


  裴文宣静静听着,李蓉鲜少和他这么说话, 仿佛是个婆婆妈妈的老太太,随意念叨着生活琐事。


  “你以前总说你不想和你爹一样, 你爹把娘宠得什么都不懂,可你骨子里和你爹还真没两样。你娘活在世家大族里, 丈夫死了,留了那么多东西,不想着给儿子守下来,反而在你去庐州的时候,让人骗了个七七八八。”


  “管家权交出去,丈夫的钱也送到族里,什么事都不管,把你爹留下的老人都让你二叔遣走。就她做这些事儿,你打从庐州回来,就该直接骂她。”


  “我说了,也没什么用。”裴文宣叹息出声,“她本就是软弱性子……”


  “软弱不会学吗?”李蓉说起来便来气,怒道:“她若学不会护着你,她生你做什么?她配当一个母亲吗?你那点想法我不清楚?你无非就是想着,她性子软弱,她没有办法,所以你有苦也从来不同她说,凡事报喜不报忧,她整日躲在佛堂里想你爹什么都不知道,你自己在外面硬熬,你这破烂脾气,我瞧着就糟心。”


  裴文宣听着没有说话,李蓉将他伤口处理干净,看裴文宣自己拉好自己的衣衫,李蓉打量了他神色片刻,有些小心翼翼道:“我是不是话说太重了?”


  “殿下为何如此问?”


  裴文宣颇有几分疑惑,李蓉抿了抿唇,犹豫了片刻,她坐到他身边来,轻叹出声:“我也不是个傻的,你同我说的话,我有认真想。你说我不知人心,说的也是实话,我凡事多从自己的角度想,许多事就顾及不到。你今日本也在家里受了伤,我若是有什么话让你心里难受,你便告知我。”


  裴文宣听到这些话,忍不住笑起来:“殿下放心。”


  “其实殿下那一日回头来找我,从那一刻起,无论殿下说什么,我都不会难过。”


  李蓉听裴文宣的话,狐疑回头:“为什么?”


  “因为殿下愿意为我回头,我便知道,殿下是将文宣放在心上的。”
李蓉听这话笑了:“你果然越来越看得起自己。”


  裴文宣轻笑:“毕竟相处这么多年的人,总算是个朋友吧?”


  李蓉听着裴文宣的话,看着裴文宣云淡风轻的神色,她瞧了片刻,终于道:“算了,今夜的事儿就过去了,但是我的话,不管你觉得对不对,姑且听一听。”


  “凡事别总是想着为别人着想,你想要什么,得自己争,自己取。对方接不接受,是对方的事儿,可你不能不要。温氏是你的母亲,她软弱也好,无能也罢,终得为你争一回,你不能为了她想,就让自己陷入难处。”


  “可是,”裴文宣认真看着李蓉,“她若不愿意呢?”


  “那她不会拒绝吗?”李蓉颇为奇怪,“她愿不愿意,你终得给她一个选择才是。是帮你,还是自己回自己的佛堂,她都得自己做决定,你不能从一开始就把她的选择断了啊。”


  “可我明知道那条路对她更好。”


  裴文宣声音有些沙哑,李蓉摇头:“裴文宣,只有当事人自己,才知道哪条路更好。”


  裴文宣没说话,他静静看着李蓉。


  面前的姑娘是十八岁的面容,漂亮得如同晨间露珠,莹莹欲坠,但她眼里带着的,是历经岁月洗礼后才有的通透清明,她静静瞧着他,眼里有上一世没有的担忧,也有着十八岁李蓉没有的温柔。
这是全新的李蓉。


  他在重生最初,他想过娶十八岁的李蓉,因为他想,他们可以重新开始。


  当他知道李蓉重生而来,他便觉得,他们尘缘已尽。


  可如今他却又意识到,其实人生任何时候,当他想要,都可以重新开局。


  如今的他和过去不一样,李蓉也和上一世不一样。


  他在变,李蓉在变,李蓉像一个孩子,摸索着往前,哪怕撞得头破血流,至少她在改,在变,那么他为什么,不能在这一场新生里,按照他过去不曾有的姿态,活一次呢?


  上一世他已经眼睁睁看着李蓉和苏容卿在一起二十年。


  他不是争不赢,不是抢不了,他把苏容卿暗中杀了都可以。


  只是他想,李蓉选了苏容卿,于是哪怕他再嫉妒、再痛苦,他也会尊重李蓉的选择。


  可今生他们甚至没有开始,他为什么要退让?
他该争,他该抢,他该把选择放到李蓉面前去,是去是留,至少该李蓉给他一个答复。


  无数疯狂的念头在他脑海里翻涌,可他未曾表现半分,他和李蓉一样,一旦涉及什么重大的事,他们都会把所有情绪压得死死的,让人看不出来任何痕迹。


  他瞧着李蓉,克制着自己所有情绪欲望,轻笑起来:“殿下的话,我会好好想。”


  “你若能想开,那是最好不过。”


  李蓉慢慢道:“毕竟,我也护不了你一辈子。”


  “我明白。”裴文宣放低了声音,“我也不会总让殿下为我出头。”


  “你知道就好。”


  两人说着,马车便到了公主府,李蓉少有扶着裴文宣下了马车,路上便已经有人来通报,于是刚到公主府,下人已经准备好了一切,侍奉着裴文宣回去。


  大夫过来给裴文宣问诊,然后替他上药包扎,忙活了许久,嘱咐了好生休养,终于退开。


  等裴文宣包扎好后,李蓉也累瘫了,她和裴文宣随意吃了些东西,便洗漱躺到床上休息。


  裴文宣背上受伤,便趴在床上瞧李蓉。


  李蓉在净室洗过澡,穿了单衣回来,而后吹了灯,爬上床来。


  裴文宣就眼睛一眨不眨瞧着,李蓉察觉他的目光,掀开被子躺上去时,不由得笑道:“你一直瞧我,是瞧什么?”


  “殿下好看。”


  裴文宣如实回答,李蓉当他又奉承,白了他一眼:“油腔滑调。”


  裴文宣侧着头瞧她,李蓉平躺着,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后,她觉得裴文宣还在看她,她有些忍不了了,睁开眼睛,笑道:“你到底在看什么,你这样我都没法睡了。”


  说着,李蓉背对着裴文宣,埋怨他:“快睡吧,明日你不上朝,我还要上朝呢。”


  裴文宣看着李蓉的背影,他瞧了一会儿,才道:“殿下,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嗯?”


  李蓉不明白裴文宣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随后就听裴文宣道:“我爹是很好的人,小的时候,我一直希望,自己能活得像我爹一样,可我爹像一座高山,无论我做什么,都攀不过去。”


  “小时候娘总说,我不如我爹。其他孩子随便有点成绩,爹娘都高兴得不得了,可我不管做什么,我爹都只会说我很好,我娘只会说我不好。”


  “所以我从来不知道,我到底是怎样的人。我想听一下殿下的评价。”


  裴文宣声音很淡,但李蓉听着,心里却有些酸涩起来。


  其实裴文宣的话,她明白。裴文宣这个人,他自己不自知,但她却清楚,他骨子里,总觉得自己不够好。


  所以她只要随便给他一点点好,都能看到这个人十倍的感动和欣喜。


  他少年时便是如此,时过几十年,她以为这个人该长进了,却在他出口问出声时,才知伤口不去管理,它只会腐烂、生根,在阴暗处长长久久生长。


  她不说话,裴文宣一时有些心慌:“殿下?”


  说着,裴文宣便尴尬起来:“殿下应当是累了,就不闲聊了。是我打扰了,殿下睡……”


  “我觉得你很好啊。”


  李蓉突然开口,裴文宣便愣了,李蓉背对着他,轻声道:“我眼又不瞎,你以为上辈子我随便嫁给谁,都会心动的吗?”


  “我觉得很优秀,你长得好,脾气好,初初为人着想,温柔体贴。”


  “你有情趣,懂得多,君子六艺,年年都能拿第一,贵族中所有流行的东西,没有你不擅长。”


  “你学什么都快,第一次给我画眉歪歪扭扭,一个月不到,连妆都会给我画了。第一次给我挽发,扯得我头皮疼,后来也没你不会的发髻。”


  “你虽然多愁善感,优柔寡断一些,可那也是因为你重视感情。一个丈夫,一个朋友,一个家人,若都像我一样,凡事看得淡,放得下,这份感情,便总少了些什么滋味。”


  “裴文宣,”李蓉看着月光落在房间,她说着,自己也忍不住笑起来,“其实你特别好。”


  裴文宣不说话,他听着李蓉的话,那一瞬间,他滋生出无限勇气,他终于觉得。


  他放不了手了。


  “抱歉,殿下。”


  他轻声开口,李蓉有些奇怪:“你怎么……”


  话没说完,身后人突然伸出手来,一把将她揽入怀里。


  他们紧贴在一起,李蓉整个人僵直了身子,裴文宣抱她抱得很紧,仿佛要将她揉进骨血。


  李蓉感觉她整个人被他环绕,所有感官在夜色里被无限放大。


  他的气息,他的触碰,他锁在她腰间的手,他的一切,都成倍的在她世界被感知。


  她心跳得飞快,不知道怎么,就想起了当年他们成亲那夜。


  红帐翻浪,锦被成波。


  裴文宣感觉到她情绪转变,知道她身体的变化,他的手轻轻放松,半撑起身子,覆在她耳边,低哑的声音划过她的耳垂,落入她的耳道,钻入脑海之中,不知道怎么的,就激起一片酥麻。


  “蓉蓉,”他叫她的名字,一贯清朗的声音带了几分说不出的哑,李蓉脑中嗡得就是一下,有几分难以思考,而后她听他带了几分低落道,“我心里难过,我抱抱你,好不好?”


  李蓉难以思考,她没应,却也没抗拒,裴文宣便收紧了手臂,将头埋在她脖颈之间。


  “蓉蓉,”他轻声开口,“我不想放手了,我不放开了,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