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长公主 第二十七章 牡丹

书名:长公主 作者:墨书白

  “好久不见。”


  裴文宣笑起来:“算起来应该有三年多了吧?”


  他们两人说话, 李蓉就给李川做了个眼神,然后领着李川走到牢房最边缘, 距离裴文宣最远的地方,小声道:“她怎么来了?”


  “姐你认识她啊?”


  李川看了一眼正在说话的两人,和李蓉低声道:“在九庐山门口遇见的,见我就把我打了,泼得很。”


  李蓉:“……”


  她真的第一次听见有人这么形容秦真真。


  “然后呢?”


  李蓉没搭理李川的形容,直接跳往重点:“她说她是秦临的妹妹,我也不知道真假。反正宫里来人之后, 她一听我是谁, 马上就说帮我请秦临,但条件就是, ”李川扬了扬下巴,“来看看裴文宣。”


  说着,李川皱起眉头:“姐, 他们是不是有情况啊?”


  李蓉:“……”


  李川难得聪明了一回。


  李川在政务上倒还算平稳,但感情这件事上,李蓉感觉得, 其心志与六岁基本没有区别。


  秦真真正和裴文宣说话,她大致问了一下裴文宣的情况,裴文宣都一一答了,秦真真确认裴文宣没问题后,舒了口气道:“知晓兄长无碍, 那我便放心了。对了,”秦真真想起来, “之前的玉佩,你收到了吧?”


  “还送玉佩, ”李川凑在李蓉耳边,小声道,“他们果然有问题。”


  李蓉用扇子敲着肩膀,勾唇笑了笑,露出几分看好戏的神情,折扇一张,用折扇挡住了脸,靠近了李川,嘴唇嗡念:“看戏的时候到了。”


  “收到了。”裴文宣的声音响起来,缓声道,“我知这不是你的本意,我不怪你,你不必担心。”


  “裴大哥误会了,这是我的意思。”秦真真大大方方,满脸真诚道,“这玉佩早早就想还给裴大哥,但之前裴大哥守孝,没能来得及,如今回来了,本该我自己亲自送过去,但大哥说,我如今长大了,见你不方便,就由他替我送去了。”


  李川听得茫然,李蓉却是用扇子挡着自己,肩膀抖动着,无声笑个不停。


  她看着此刻满脸正直的秦真真,回想起裴文宣之前信誓旦旦和她说秦真真是被逼的,她就听到了无形的打脸声,“啪啪啪”打得脆响。


  裴文宣沉默着,片刻后,他才僵硬着声:“秦大哥有心了。”


  “是啊,”秦真真笑起来,“你与大哥虽然不常见面,但大哥却十分为你着想。大哥同我说了,当年两家定亲时,也未曾想过裴家会有如今声势,如今裴大哥乃裴家嫡子,前途不可限量,大哥让我不要耽搁你,莫因两家当年的玩笑话,耽搁了你的好姻缘。”


  裴文宣:“……”


  李蓉靠在墙上笑得翻了个面,李川满脸茫然。


  过了好久,李蓉听到裴文宣不带半点情绪的声音:“这些都是秦临告诉你的?”


  这种毫无情绪的声音,彰显了裴文宣极力克制的情绪状态,李蓉光是听声音,就感觉到了裴文宣这种想要手撕了秦临的冲动。


  什么裴家嫡子前途不可限量,这都是骗人的鬼话,他要前途不可限量还能只当个八品小官?


  那分明是秦临瞧不上他,忽悠秦真真的。


  只是秦真真闺中女流,向来不太管外界这些复杂的关系,裴家面子上做得到位,世家子弟从有实权的底层官位做起也是常态。至于底层什么位置有实权什么位置没有,这就不是秦真真能理解的了。


  于是秦临这种大忽悠一阵忽悠,秦真真完全不疑有他,给了玉佩就让自家哥哥去退婚。如今见裴文宣神色中不见半点喜色,她便察觉不对,有些迟疑着道:“我哥说的……可有什么不对?”


  裴文宣:“……”


  不对,都不对。


  但如今裴文宣也不想同秦真真解释,毕竟决定已经做下,也没有什么解释的必要。于是他面无表情回道:“没什么,只是感激大哥挂念。”


  听见这话,李蓉没憋住,终于笑出声来。


  秦真真实在忍不住了,转头看了过来,她有些不能理解,为什么这个平乐公主从一开始就乐个不停?


  她不由得奇怪道:“殿下在笑什么?”


  “没什么,”李蓉平复了一下情绪,擦了擦眼角笑出来的眼泪,赶紧道:“就是想到了一点好笑的事。”


  裴文宣听见李蓉笑话他,颇有些无奈,他一想就知道李蓉是想起方才吵嘴的事儿在笑话他,他面上一时有些挂不住,轻咳了一声道:“我没什么事儿,你不用担心。你回去劝你哥几句,太子殿下……”


  “这事儿我哥心里有数。”秦真真听裴文宣说到这事儿,只道,“裴大哥你放心,我哥会去的,只是还得再等一日。”


  “哦,你哥会去,你还和我说你帮我劝,让我帮你?”李川在旁边听着,挑起眉头来,“你骗我啊?”


  秦真真听着李川开口,顿时失了之前的平和,冷漠淡然的样子道:“民女劝了他才去,何骗有之?”


  “你……”


  “川儿,”李蓉提醒李川,“不得无礼。”


  李川听这话,转头看向李蓉,颇为震惊:“姐,我话都没说你就说我无礼?”


  “你想说什么,我已经知道了。”


  李蓉挑眉,随后道:“行了,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你现下回去,把朝堂上的事儿打听清楚,明天早上做个准备。父皇能让我来这里,证明杨家那边应当是给他施压了,如果不出预料,明日早朝,父皇应当会将你派往西北监战。你不可直接答应,一定要不断推拒。”


  “我明白。”李川抿唇,“这些事儿我早准备好了,你放心。”


  “秦二小姐,”李蓉抬眼,看向旁边的秦真真,“明日若太子被逼派往前线,你兄长可确定能去?”


  她盯着秦真真,秦真真得了这话,恭敬行礼道:“公主殿下放心,兄长为难殿下,不过是想探查殿下品性,并无拒绝之意。”


  李蓉点头,想了想后,她看向李川,又道:“若秦临随你去前线,你不要让人知道。悄悄把他放进军营,不要让别人知道这是你的人。”


  李川愣了愣,片刻后,他反应过来,应声道:“明白。”


  费了那么大周章扳倒杨家,他们不是为李明做嫁衣的。


  根本目的,是为了让李川在西北安插进自己的人手,李明一定会在这场战争后期将主将换下,把所有功劳揽在头上。如果秦临直接跟着李川过去,怕才冒了头,后面就要被李明掐了尖。


  如今最稳妥的方案,就是秦临带着他那好友崔清河到前线去,以一个和李川无关的身份从头开始,然后以他二人之智谋,替李川出谋划策,解决杨家在西北边境的隐患之后,再击戎国。


  等西北边境平顶,李明换掉主将,不可能把下面将领全线换人,秦临留在西北,他们这边再在华京配合秦临的军饷安排和调动,假以时日,西北的军权,早晚会落到秦临手中。


  这些盘算,在场除了秦真真,其他人都心里清楚,李川恭敬道:“阿姐放心,我会安排。”


  李蓉应了一声,看了看天色:“如今也不早了,你先回去吧。”


  李川点头应下,继而转头看向秦真真:“你可以走了吧?”


  秦真真看了裴文宣一眼,犹豫了片刻后,才道:“见裴大哥无恙,我便放心了。如今相见多有不便,还望裴大哥多多保重。日后若有什么难处需要我帮忙,兄长便让人上九庐山找我大哥的人代为转告,真真必不推辞。”


  听着秦真真的话,裴文宣神色平淡,点了点头,只应声道:“你放心,我过得好的。”


  秦真真点了点头,重新戴上帽子,回了李川身边,李川看了李蓉一眼:“姐,我走了啊。”


  李蓉点了点头,李川领着秦真真往外走去,李川埋汰着秦真真个子矮,秦真真冷着神色不理他,李蓉瞧着走远的两人,突然叫住李川:“川儿。”


  李川有些疑惑回头,就看见长廊尽头,李蓉站在牢狱中静静看着他,她看他的神色里带着继续挣扎,李川有些看不明白,许久后,他才听李蓉开口道:“等会儿你让其他人送秦二小姐就是,宫中还有事等着你,你早点回去。”


  听到这话,李川就笑了:“知道了,这种事儿你也要吩咐,当我小孩子啊?”


  说着,李川摆了摆手,就带着秦真真一起离开。


  李蓉见着李川的背影,站着还有些茫然,裴文宣虽然没见到李蓉的神色,但她的心思,他却也是猜到几分:“不想让太子和秦二小姐再碰到一起了?”


  这次他注意了用词,没有再叫“真真”。


  李蓉听了他的话,淡道:“你又想?”


  “这次遇到得早了点。”裴文宣有些担忧,“不知会出现什么变故。”


  李蓉不说话,裴文宣的担心她理解,就像她只是半个春宴,就将所有事折腾得与上一世全然不同,而如今李川与秦真真早遇见这么久,谁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变化。


  上一世李川和秦真真是在一年后才认识的。


  秦真真因为选妃入宫,成为李川的侧妃。入东宫头些时候,秦真真与李川不和,李川几乎不与她见面,她在东宫里常受欺负,后来裴文宣几番帮扶撮合,秦真真才入了李川的眼。


  也不知道李川是怎么回事,以前一直不懂情爱,和秦真真在一起后,突然就发了疯,一心一意只念着这个人。


  但盛宠之下,所带来的不仅是爱,还有利刃。


  于是在李川登基后一年,秦真真诞下李平,紧接着就死在了后宫。


  她死那天,李川一直抱着她的尸首不肯放,是李蓉过去了,才把人从李川怀里拖出来。


  秦真真死后,李川坚持以皇后之礼下葬,提前将她放入了自己的皇陵,那时候大家只是觉得李川消寂,以为过些年李川就会好起来。


  谁知他并没有,他脾气越来越差,也越来越暴戾,年少一直以仁德著称的太子,最终也走上了和李明相似的老路。


  他穷兵黩武,打压世家,铁血手腕镇压朝堂,也只有李蓉稍稍能够管些他。


  但后来苏家一案,他们姐弟,最终还是有了隔阂。


  苏家一案后,她因伤卧床,李川来看她。


  那时候他已经很消瘦了,他们隔着帘子,李蓉看着他的身影,觉得他仿佛一道剪影。


  他说话有些恍惚,不知道怎么的,就说到秦真真。


  他那一日说了很多,像是年少时一样,说到末时,他忽然开口。


  他说:“阿姐,我心里有只野兽,我关不住它,我害怕它,也害怕自己。伤了阿姐,对不起。”
“好在,”李川轻笑起来,“我该做的,已经做完了。日后,一切就拜托姐姐了。”


  说完之后,他站起身来,似若出世的方士一般,飘然离开了她的房间。


  在苏家人下葬后不久,李川宣布出家。裴文宣带着群臣堵在了大行宫跪了一天,终于达成了妥协,李川不出家,但也不再管事。


  此后二十五年,李川再没上过一次早朝,每日沉迷于方士所描绘的幻术之中,企图寻找起死回生之法。


  她在后半生无数次回想,如果她没让李川经历太子被废,没让他和秦真真相遇,是不是她的弟弟,这一生都会像年少时那样,永远心怀希望,如寒日之火,照此世间。


  只是那时候,没有什么回头路可走,她不去想无法改变的事,也就浑浑噩噩一直走了下去。


  可如今却不一样,她当真有了选择。


  他们两个人靠在同一面墙上,各自站在两边,李蓉不说话,裴文宣仰头看着午后的天空,过了好久后,李蓉缓慢出声:“这次,你不会再让她入宫了吧。”


  裴文宣不说话,李蓉有些疑惑:“怎的不应声?”


  “看你。”


  裴文宣平淡开口,李蓉颇有些诧异了:“为何看我?”


  “你若同意,我会去同秦临说一声,说过了,他们还要她入宫,那就是她的事。至于要不要直接插手让她不能入宫,那是你的事。”


  这话把李蓉说懵了,她听不明白。


  她缓了片刻,左思右想,小心翼翼道:“不好意思,你能不能……说明白一点?我有些听不懂。”


  裴文宣得了这话,垂下眼眸:“当年我就不该插手的。”
李蓉更不明白了,她隐约仿佛是懂了这句子上的字面意思,裴文宣似乎是说,他不打算再管秦真真了――


  可这又怎么可能呢?


  李蓉茫然。
且不说秦真真在裴文宣心里的分量,哪怕秦真真在裴文宣心里没什么分量,只是个朋友,依照裴文宣的个性,也不可能明知秦真真入宫会死,还眼睁睁看着秦真真去死的。


  而且什么叫若她同意?


  她需要同意什么?


  他裴文宣的事儿,什么时候需要她来同意了?她管得着吗?


  李蓉整个人一头雾水,她甚至都不知道这问题该分成几个问题、该从哪个角度发问了。


  裴文宣靠着墙,低着头不说话,他知道李蓉是要问他的,他心跳得有些快,有那么些紧张,他有些期待着李蓉问出口来,毕竟这是他那么多年,都没有找到合适时机说出口的话。


  可他又不知道该不该答,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说这些,似乎徒增人伤感遗憾以外,也没什么其他多余的用处。


  两人静静缓了缓,李蓉终于出口:“那个,你的意思是不是,我让你管,你才管,我不让你的话,你就不管了?”


  裴文宣低着头,片刻后,他轻声应了一声:“嗯。”


  “为……为什么?”


  李蓉说话都有些结巴了,裴文宣垂着眼眸,缓慢出声:“人和人之间,本是有界限的,每个人身上都是蛛网,一张网牵扯着其他人,每个人都需要在这个界限中活动,若是超过了,你往哪一边便一点,都会引起另一边人的疼。”


  裴文宣这话说得含蓄,但李蓉却听明白了,她轻轻靠在墙上,听裴文宣难得认真又平和的言语。


  “她有她的哥哥,她的丈夫,她自己,本来也该承担起她的人生,她的每一个选择,都会带来其结果,任何人的插足,都不是一件好事。”


  “我有我的责任,无论这个责任从何而来。如今我既然答应了你成婚,我便会以一个丈夫的要求约束自己。”


  “直到咱们契约结束?”李蓉轻笑。


  裴文宣沉默,片刻后,他淡道:“或许吧。”


  李蓉听着裴文宣说话,拉了个蒲团到墙角,盘腿坐下来后,整理着衣衫,感慨道:“裴文宣,这五十年你当真没白活啊。你要是早早有这点觉悟,咱们上辈子,说不定还真能白头到老呢。”


  裴文宣得了这话,睫毛轻颤。


  他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觉得李蓉这话像利刃一般,瞬间贯穿了他。他一时也分辨不出这种感觉来自何处,或许是因遗憾,或许是对上一世的不满,又或许是,上一世年少时那未曾言说过的感情,蛰伏经年后,某一瞬的反扑,一口狠狠下去,就撕咬得人鲜血淋漓。


  疼痛让裴文宣下意识镇定下来,他惯来在极致的情绪下,便会进入一种极端的冷静。


  李蓉整理着衣服,对裴文宣的感觉浑然不知,继续笑道:“我当年就知道你这人聪明,事儿早晚能想明白,果不其然啊,你说如今就你这模样,你这想法,出去得多少姑娘喜欢你。”


  “你早知我会想明白?”裴文宣冷淡开口,李蓉摇着扇子,应声道,“我看人还是很准的。”


  “那你怎么看我?”


  “现在还是以前?”


  “当年。”


  听到这话,李蓉认真想了想,努力回想了三十年前的裴文宣,慢慢道:“你那时候人挺好的,就是心里面执拗,想不开。”


  “怎么说?”


  “当年你许诺过要照顾秦真真,你就想着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也不管自个儿是个什么情况,就要去帮人家。”李蓉一面说,一面给自己倒茶,分析着道,“而且你心里一直觉得自己喜欢的是秦真真,等见了我,突然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你心里就崩溃了,矛盾了,你接受不了,觉得自己怎么是这么三心二意的男人呢?所以说,你这个人,动机是没有问题的,就是想不开。”


  裴文宣听着李蓉云淡风轻描述着过去的一切,他垂着眼眸,他听着李蓉评价他的一切,都觉得刺耳极了。可他又清楚知道,这份刺耳的根本原因,来自于李蓉说的话都是真的。


  “你那时候,”他声音平稳,没带半点情绪,“就知道我喜欢你。”


  “我又不傻。”


  李蓉吹着茶上的绿叶:“你要不是喜欢,能对我这么好?只是当年还是脸皮薄,心里觉得你喜欢我,有些不敢确定罢了。”


  “那你……”裴文宣声音干涩,“为什么不等等我?”


  若她愿意再等一等,他或许就能看清自己的内心,就能学会成长,他们上一世也不至于有这样的结局。


  李蓉听这话不免笑了:“你说得好笑,我又不是收破烂的,凭什么等你?”


  “裴文宣,”李蓉看着杯子里的自己,声音平和,“其实你一直看不清一点。”


  “上一世并非你对不起我,我黯然离去,然后自暴自弃,与一个阉人共度余生。而是我其实可以得到你,我选择了不要,我另觅新欢,与心中所喜相伴白头。”


  “一个女人憎恨她的情敌,是因为她觉得感情这场竞争中,以如今的自己面对一个很好的女人,并没有胜算。”


  “于是她总去希望对方多么令人恶心,是她的爱人瞎了眼,有一天她的爱人会恍然醒悟,发现自己多好多美,可我不需要这样的安慰。”


  李蓉轻轻一笑。


  “我知道我赢过秦真真轻而易举,若我想得到你,我甚至什么都不必做,只要等着就是,可是我不愿意。”


  李蓉仰起头来,看见彩霞漫天,晚燕飞鸣:“我李蓉天潢贵胄,帝王血亲,容貌不说艳绝天下,但也算名盛于华京,钱财权势不过点缀,知书达礼冰雪聪明,我这样的女子,你问我为什么不等你,你当问的是――”


  李蓉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你凭什么让我等你?就算裴大人生得好看,”李蓉拖长了声音,音调间带了几分俏皮,“我也不至于如此色令智昏啊。”


  裴文宣听着李蓉的话,她言语从容豁达,哪怕是埋汰着他,说着令人不悦的往事,却也难得让人心中开阔,心旷神怡。


  裴文宣环抱着自己的胸,听着李蓉说话,他低头看着脚下,想了许久,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他突然觉得,自己仿佛是头一次认识李蓉。


  如今的李蓉和她年少时不太一样,她有着二十岁李蓉的坚持和原则,却有了二十岁李蓉远远没有的豁达和平静。


  以前他们总是争执,吵架,他一见到她身边的苏容卿,就难以克制自己。


  如今他放下偏见来看,竟然有了一种,说不出来的赞赏与喜爱。


  这种喜爱无关情爱,只是觉得这世上女子如李蓉这样的,当真让人难以移开目光。


  李蓉见裴文宣久不答话,不由得想自己或许戳了裴文宣的心窝,他这人惯来小气,如今被扎了心窝子,怕是许久都不会说话了。


  她有些无奈,暗骂一声这人小气得紧,起身道:“这天还聊不聊了?不聊我走了啊。”


  裴文宣不说话,李蓉便站起身来,自个儿去翻了一本书,坐在桌边,磕着瓜子看起话本来。


  没了一会儿,她抬起头来,就发现牢房边角上突兀地多出来一卷纸。


  这纸被一根红色的丝带卷起来,看上去规规矩矩,仿佛是送人的礼物,到漂亮得很。


  李蓉有些疑惑,走上前去,弯腰拾起了这被卷起来的字,就看见上面是裴文宣的笔迹,写着:


  公主殿下亲启。


  裴文宣的字惯来化腐朽为神奇,再普通的东西,加上他的字,都能显出几分风雅来。


  李蓉抿唇觉得有些好笑,她拉开了丝带,打开了这张纸。


  纸张缓缓展开,就见十八岁的李蓉身着宫装,头簪牡丹,侧身回头一笑。


  那模样是十八岁的模样,可那笑容却不是十八岁的李蓉。


  明媚张扬中带万千妩媚,李蓉也分辨不出来,这到底是自己什么时候的模样。


  画下面提了裴文宣的字。


  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


  李蓉看见这句话,不由得笑开来。


  裴文宣站在书桌前,他细细勾勒着画上李蓉的线条。


  其实他上一世他一直没敢正视的一件事,便是他那一生,从未觉得,有任何女子,比李蓉更加美丽。


  唯有牡丹真国色,而他心中有牡丹之艳的姑娘,也唯有一个李蓉。


  秦真真或许美好,但那种美好从未让他怦然心动,也未曾让他惊艳万分。


  只有李蓉。


  可她早早盛开,又快速凋零,最后成了枯枝留在他的记忆里,他几乎忘却那些美好的模样,直到他蓦然回首,才骤然得见。


  牡丹一直盛开着,只是她不愿意给他再看见了,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