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长公主 第十七章 说服

书名:长公主 作者:墨书白

  李蓉听得这话,低声一笑,手中小金扇张开来,遮住半张脸,弯眼笑道:“那本宫静候裴大人佳音。”


  裴文宣低头行礼,恭送李蓉。


  李蓉收了小扇,便提步走了出去。


  走到外门,才看见宫人等候在外面,李蓉冷了脸色,同旁边人吩咐道:“摆驾,去东宫。”


  李蓉走后不久,皇后缓缓回过神来,她整理仪容片刻,她朝着外面提了声音:“善德。”


  外殿听到唤声,善德忙小跑进来,跪在皇后面前道:“娘娘。”


  皇后坐上金座,有些疲惫道:“将裴文宣叫进来。”


  善德得了这话,他期初愣了愣,随后反应过来,皇后应当不知道裴文宣就在门外,但他并未多嘴,只低声应是,转头到了门口,高声道:“宣,裴文宣觐见——”


  裴文宣朝着善德行了个礼,随后就从门口走出来,皇后正坐在金座上,用手撑着额头,见他走进来,皇后抬起眼来,静静凝望着这个年轻人。


  裴文宣神色镇定进了大殿,跪下行礼,皇后注视着他,片刻后,她缓声开口:“方才你在殿外?”


  若从外门入内,应该没有这么快出现在她面前。


  裴文宣跪在地上,平静道:“方才公主让微臣留在殿外等候娘娘宣召。”


  皇后点了点头,善德懂事退了下去,在外候着。皇后直起身,低哑道:“那方才我与公主谈话,你也听到了。”


  裴文宣没说话,皇后便知他是默认,她沉默片刻,缓声道:“你父亲去得早,家中并无长辈为你图谋前程,贸然卷入宫廷之事,于你无益。昨夜之事,你勿要与人提起。你回去之后,我会给你另派官职,再为你指一户门当户对的婚事,你不必担忧。”


  裴文宣沉默不言,皇后似是头疼,扶额道:“你还有什么不满?”


  “微臣谢娘娘体谅微臣难处,为微臣图谋前程,只是微臣有一事不解。”


  “何事?”


  “若微臣退缩,”裴文宣抬起头来,迎向皇后目光,“公主殿下,当如何?”


  “这不是你考量的事。”


  皇后冷声开口,裴文宣看着皇后,平静道:“若微臣想考量呢?”


  “你什么意思?”


  皇后皱起眉头,裴文宣冷静道:“娘娘,昨夜宁妃入未央宫,威逼利诱,欲将杨氏与太子绑在一起,而后却又去了柔妃宫中,娘娘不曾想,她去柔妃宫中,是为的什么?”


  皇后僵直了声:“你说。”


  “如今杨氏一心一意攀附公主,柔妃正得盛宠,宁妃去柔妃之处,必然是求柔妃助杨氏求娶公主。可柔妃与皇后太子乃死敌,若杨氏与公主结盟是一件好事,她怎会出手帮忙?可见杨氏与公主姻亲,必有隐害,还望娘娘三思。”


  皇后不言,她静默着,裴文宣接道:“杨氏许娘娘兵权。可这兵权,若杨氏还有反抗之力,那与太子结盟,这是互补。若杨氏本就是无水之鱼,只是拼死挣扎,那与太子结盟,就是将太子拉入泥潭。太子手中并无实际兵权,唯一兵权仅靠娘娘母族上官氏,陛下如今最忌惮的,不过是太子为嫡长子,若欲废除,怕群臣激愤,动摇国本。可若太子如今自己给出了错处,娘娘觉得,以杨氏和上官氏联手,能压住群臣、压住陛下吗?”


  “那依你之见,”皇后犹豫着道,“如今,当如何?”


  “娘娘什么都不需要做,”裴文宣平静道,“这些人,各自有各自的打算,如今娘娘和太子,只要做两件事,第一件,在我走出未央宫后,娘娘即刻封锁我入宫以及公主昨夜与我在一起的消息。”


  “此事本宫已做了。”皇后有些奇怪,“你要本宫做这些,是为何?”


  “以陛下在宫中耳目,娘娘所做之事,瞒不住。”裴文宣淡道,“娘娘针对微臣,微臣才能得到陛下信任。故而接下来,太子要做的,就是准备好弹劾杨氏的折子,一旦杨氏落难,”裴文宣抬眼,认真道,“太子立刻弹劾,而后及时给出镇北将军一职的替代人选。”


  “这又是为什么?”


  “等日后,娘娘自会知道。”


  裴文宣看着皇后:“只是不知,如今娘娘,信不信得过微臣?”


  皇后看着裴文宣,这个人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但说话条理清晰,心思缜密,哪怕面对高位如她,也镇定如斯,全然不像一个少年人。


  他静静注视着皇后,许久后,皇后才道:“你求什么?”


  说着,她站起身来:“你不过一个八品小官,卷入宫中纷争,为的是什么?”


  “若无青云志,何不挂冠归?”裴文宣淡道,“这朝堂之上的人,不都在求同样的东西吗?”


  “那为何选择太子?”


  皇后凝视着裴文宣,裴文宣沉吟片刻,如实而言。


  “微臣,不忍见公主殿下受辱。”


  “你喜欢我儿?”皇后露出几分恍然,裴文宣无言。


  片刻后,他恭敬叩首,只道:“愿植梧桐于庭,引凤驾而归。”


  皇后审视着裴文宣,她静默着,看了许久之后,终于道:“你去吧。”


  “微臣告退。”


  裴文宣行礼,而后从容起身。


  他缓缓走出大门,一个太监出来,引着他坐上软轿。


  等他坐上软轿之后,没了多久,就感觉轿子方向不对。


  他上一世出入宫中多年,对宫中早已摸熟,挑了帘子稍稍一看,他便知道这轿子是转向了御书房的方向。


  他心中稍一作想,便知是李明得了未央宫的消息,估计召他过去了。


  裴文宣心中稍定,假作浅眠,等轿子停下来后,他听到一声唤声:“裴大人?”


  他故作从睡梦中醒来,恍惚睁眼,看见面前的笑意盈盈的太监,他颇有些恍惚:“大人是……”


  “奴才乃陛下身边随侍福来,陛下召见裴大人,还请裴大人移步。”


  听到这话,裴文宣故作震惊,随后忙从轿子下走了下来,跟着福来一同进了御书房的院子。


  他战战兢兢,跟在福来后面,打听着道:“公公可知陛下为何召我?”


  福来笑了笑:“大人心中当有数的。”


  裴文宣脸色变了变,倒也没说话,等到了门口,便见杨泉已经站在那里。裴文宣走过去,和杨泉行礼,福来吩咐了两人在这里候着,便走了进去。


  福来进去之后,裴文宣看了杨泉一眼,笑道:“杨大人今日来做什么?”


  杨泉冷眼看了裴文宣一眼,淡道:“求亲。”


  “那大人可能要失望了。”裴文宣双手交叠在身前,站直了身子,小声道,“这事儿,怕是定了。”


  “你什么意思?”


  杨泉抬眼看向裴文宣,裴文宣笑眯眯道:“大人可昨夜我为何折返?”


  听到这话,杨泉脸色顿时大变。


  旁人听不出来什么,可杨泉却是清楚知道,昨夜他设伏之事,理当无人知晓,可裴文宣不仅知道了,还折返回去,甚至救了公主,和公主单独相处一夜。


  “陛下乃圣明之主,”裴文宣低声道,“杨大人没什么不甘心,还是回西北,那里的桑格花,很是好看。”


  桑格花乃西北送葬时洒在棺木上的花,华京之人大多听不明白,杨泉却是确定了裴文宣的意思。


  裴文宣是早已内定的驸马,昨日出了岔子,皇帝还让他赶过来,拿他杨泉做嫁衣,给裴文宣和公主铺路。


  而杨家也注定是死路一条,这一切不仅皇帝知道,皇帝甚至还告诉了裴文宣这无知蠢货,让他能在他面前肆意卖弄。


  裴文宣见杨泉怒极,笑了笑没有说话。便是这时,殿内传来皇帝召见的声音。


  两人一起入殿,李明正在看折子,两人行了礼,李明在上方不动。


  李明慢悠悠喝了口茶,才抬眼道:“来了?”


  说着,李明看向裴文宣,先道:“裴爱卿起来吧。”


  裴文宣立刻欢喜应了声是,而后起身站在了边上,杨泉跪在地上,捏起拳头。


  李明瞧了他一眼,淡道:“你来做什么?”


  “微臣今日特来向陛下求亲。”


  杨泉恭敬开口,李明挑眉:“求亲?你要娶谁?”


  “微臣心悦平乐公主,”杨泉僵着声道,“还请陛下下旨赐婚。”


  “这样,”李明点头,却道,“这事儿,朕得再想想。裴爱卿,”李明转头看向裴文宣,站起身来,“随朕去花园走走吧。”


  裴文宣应是,赶忙上前扶起李明,从杨泉身边走了过去。等到了门口,裴文宣突然想起来:“陛下,杨大人还跪着。”


  “哦。”李明仿佛突然想起来一般,转头看了杨泉一眼,淡道,“起来吧,若无他事,回去吧。”


  说完,李明便领着裴文宣,朝着御花园中缓缓走去。


  等走到人少的地方,周边侍从不知何时便没有跟上,裴文宣搀扶着李明,听李明缓缓道:“朕听说,昨夜你救了平乐。”


  裴文宣没有说话,李明抬眼:“为何不说话?”


  裴文宣停下步子,许久后,他深吸一口气,仿佛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一般,绕到李明前方,朝着李明跪了下去。


  “微臣恳求陛下,”他深深叩首,语调哀切,“救微臣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