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长公主 第十六章 结约

书名:长公主 作者:墨书白

  “这……”李蓉卖着关子,随后笑起来,“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这你也要瞒我?”


  李川颇为嫌弃,李蓉叹了口气:“实话告诉你,我不是瞒你。”


  说着,李蓉转过头,看向车窗外,淡道:“我只是当真不知道而已。”


  毕竟,成婚这件事,并不仅仅只是由她决定。


  裴文宣不开口,她也不会开口。


  她不觉得嫁给一个已经重生的裴文宣是一件好事,他们之间纠缠太多,再放在一起,不过是互相磋磨。


  裴文宣有他的秦真真,以他的手腕,就算不当驸马,也未必没有其他可能。这一辈子,他大可选择其他路去试一试,就算难走一点,但也许也比和她成婚在一起来得更好。


  而她……


  李蓉缓缓闭上眼,没有她踏不平的路。裴文宣愿意助她也好,不愿意也好,她都有自己的路走。


  马车摇摇晃晃,李蓉在车上浅眠了一阵,许久之后,她便听外面穿来了一个太监的声音,恭敬道:“见过太子殿下,公主殿下。”


  李蓉听到这声音,慢慢睁开眼来,李川上前去掀了帘子,露出一张笑意满满的脸来。


  这人穿着宫中大太监的服饰,看上去四十岁不到的模样,大眼圆脸显得格外讨喜,李蓉认出来,这是她母后身边的大太监善德。


  李川见到善德,颇有些奇怪道:“善德公公?你怎的候在这里?”


  “皇后听闻太子殿下携公主归来,便让老奴特意等在这里,皇后娘娘说,太子昨夜奔波劳累,先去休息,由老奴领公主殿下,”说着,善德朝着李蓉行了个礼,而后又转头看向后面马车,“以及裴公子一起去未央宫见娘娘。”


  “裴文宣?”


  李川有些诧异:“母后要见他?”


  善德笑着点头:“是呢,娘娘想要见见裴公子。”


  说着,善德让了位置,两个轿撵就露了出来,同李蓉道:“轿撵已经备好,公主可移步。”


  李川听到这话,回头看了李蓉一眼,李蓉点了点头,抬起手来,将手交到李川手里。李川扶着李蓉起身,李蓉再有人扶着下了马车,移上轿撵。


  坐上轿撵后,她回头看了一眼,便见裴文宣也坐上了轿撵,她朝着李川点了点头,轿子便抬了起来,李蓉手握金扇,闭上眼睛休息。


  没了一会儿,轿撵便行到未央宫门前,善德掀开轿帘,恭敬道:“公主,到了。”


  李蓉睁开眼睛,伸出手来,由人扶着走出轿撵。而后她抬起头,便看见未央宫的台阶。


  裴文宣走到她身后来,两人由善德领着,一前一后踏着台阶往上,李蓉压低了声音,同裴文宣低声道:“裴大人,有些事儿,想清楚了吗?”


  裴文宣睫毛微颤,低声道:“尚未。”


  李蓉轻笑:“那留给想的时间可不多了。”


  说着,两人便到了未央宫门口,善德进门通报,李蓉和裴文宣一前一后站在门口,宫人分散在周边,李蓉缓声道:“其实,本宫也想不清楚。明明逐利即可,心中又总有几分不甘。”


  他们两人再一次成婚,那自然是最好的,对他们双方都最为有利。


  可当知道对方是重生那一刻,利益仿佛都有了某种无形的牵制。


  裴文宣明白这种感受,他垂下眼眸,没有回声。


  没了片刻,善德走回来,恭敬道:“公主请。”


  “一起吧。”李蓉吩咐了裴文宣一声,裴文宣‘嗯’了一声,两人便一起进入大殿。到了内室门口,李蓉用金扇一指,小声道,“你在这儿候着,宣你再入。”


  裴文宣恭敬应“是”,李蓉便走了进去。


  李蓉步入内室,首先便见得一个女子,身着绣凤红衣华绸,手上带着金色甲套,正斜躺在小榻上,似是浅眠。


  李蓉走上前去,恭敬跪下,柔声道:“儿臣见过母后,母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皇后没有说话,李蓉跪在地上不出声,好久后,皇后慢慢开口:“我听说,昨夜你和裴文宣待在一起。”


  “是。”


  李蓉答得毫不迟疑,皇后睁开眼睛,看向李蓉,她目光里带着审视,平和道:“你的婚事,你打算如何处置?”


  李蓉笑了笑,她抬眼看向皇后,温和道:“敢问母后觉得,女儿该如何处置?”


  “你有主意。”


  皇后肯定开口,李蓉却道:“难道,母后没有?”


  皇后没说话,两人说话交锋这片刻,皇后直觉察出李蓉与以往的不同。


  李蓉过往虽然聪慧,但绝不会像如今这样,说话仿若那也与她大了许久交道的朝臣,一个话题你推我攮,就是不开正题。


  皇后沉吟片刻,她也不与李蓉绕弯子,直接道:“本宫欲将你嫁给杨泉。”


  李蓉没说话,这个可能她不是没想过,杨家昨夜既然连去两宫,不可能什么动作都没有。她思索了片刻后,便道:“杨家许了母后什么?”


  皇后没料到李蓉如此镇定,倒有了几分不习惯,但这样也好,省却了她许多事,于是她平静回复李蓉:“兵权。”


  “杨家还有兵权?”


  李蓉嘲讽开口:“母后是不是不知道前朝父皇对杨家做了什么?”


  “我知道。”皇后冷静道,“所以他们现在极为慌乱,他们昨夜入宫来已经说了,你嫁给杨泉,杨泉会成为杨家家主,并且接任杨家的嫡系……”


  “他们的嫡系在战场上都打光了还剩多少!”


  “我们可以建。”


  皇后提了声,压住了李蓉的声音,接着道:“我们有人,有兵,杨家只要还在西北,位置还是他们的,军粮供上,很快就能扩建,能有什么问题?”


  “母后,”李蓉不可思议看着皇后,她压低了声提醒,“你这是在逼死川儿!”


  “是你父皇在逼死我们!”


  皇后骤然提声:“你知道他废了杨家是为了什么!是为了李昌的舅舅扶到西北王的位置上!他要给李昌军权!他才十岁!他已经加封亲王,如今他还要给这个奶娃娃军权!”


  李蓉听到这话并无震惊,后来柔妃的哥哥赵子光的确担任了西北镇北将军,李明不会无缘无故废杨家。


  他废杨家,一因杨家功高震主、嚣张跋扈,二因他要挪位置,给他想要提拔的人。


  只是杨家破败是早晚的事,当年杨家被清理得干干净净,李明雷霆手腕,皇后根本不知他为弄垮杨家埋了多少棋子。


  李蓉看着皇后,平静道:“母后,你冷静一些,我不知道你听了什么,但是,如今川儿是太子,只要不要让陛下拿到他的错处,短时间内,陛下便拿他没有办法。你让我嫁给杨泉,陛下针对杨家已久,怕早已收敛了诸多证据,到时候,这些错都会落在川儿身上。”


  “那又如何?”皇后冷冷看着他,“只要我们能拿到兵权,就算川儿有错,又如何?”


  李蓉抬起眼来,她盯着皇后。


  皇后注视着她,母女之间,仿佛已是一场无声的战场。


  李蓉心知,之前李昌加封亲王,对皇后来说就已经是极大羞辱,而如今李明还要给李昌兵权,这已经是彻底威胁李川的事情。


  事实上,李川当年差点被废,也的确是出在兵权的问题上。


  上一世她嫁给裴文宣,因为在指婚的时候,皇后未能参与,知道时已经指婚,而上一世杨家不知道自己有结亲的可能,也没有被逼到走投无路,愿意将兵权全权交给皇后的程度,皇后没有这样巨大的诱惑,于是皇后要她忍,要她嫁给裴文宣。


  她让她嫁给裴文宣的时候,告诉她,女人要有权力。所以那时候,她以为,不是她的母亲对她见死不救,而是无能为力。


  而这一世,她的婚事沾染了杨家的兵权,皇后有了参与的可能,于是她立刻决定,让她嫁给杨泉。


  李蓉静静看着皇后,她也不知道怎的,突然问了句:“母后想过我吗?”


  皇后得了这话,她愣了愣。


  李蓉问了出来,也不觉后悔,她跪在地上,直起身子,注视着高座上华衫金冠的女子,平静道:“母后一直在说兵权,在说太子之位,敢问母后,这场婚事,可有片刻,想过女儿?”


  皇后听着李蓉质问,她回过神来,她嘴唇颤动,张了张口,终于道:“容不得你我选。”


  “如今你我不是在选吗?”


  李蓉认真道:“我已经和裴文宣待了一夜,母后知道,我不是没有选择。”


  “所以你想选那个什么都给不了你的小白脸是吗?!”


  “他不是给不了我什么,”李蓉清晰道,“他的身份,能给我安稳。他只是不能像杨家一样,给娘娘兵权。”


  她没有叫母后,她叫了“娘娘”,皇后捏紧了拳头,听李蓉看着她,平静道:“娘娘心里,我的婚事只是一个筹码,我也只是一颗棋子,不必在意棋子喜乐,不必在意她喜欢谁,不喜欢谁,更不必在意她过得好不好。既然母后是如此着想,”李蓉看着皇后,忍不住笑了,“何不早日言明,女儿并非女儿,只是皇后娘娘手中利刃……”


  话没说完,“啪”的一记耳光,便响亮打在了李蓉脸上。


  那声音太响,骤然震在裴文宣心上。


  裴文宣站在门外,内室两个人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他的存在,他清晰听见他们的对话,这是他从未见过的李蓉。


  他记忆中的李蓉,永远高高在上,众星捧月,天下间谁都伤不了她半分,永远嚣张如斯。


  他厌恶她的傲慢,讨厌她的泼辣,然而此时此刻,当他听那一耳光骤然想起,他却觉得仿若刮在了他的心上。


  他双手拢在袖中,听着里面皇后的声音带着哭腔颤抖出声来:“你怎可说话?我以前如何对你,你难道没有心吗?就因为我求你一次,你就要如此说我吗?”


  不,不是一次。


  裴文宣闭上眼,他太清楚知道李蓉此刻在意的是什么了。


  在李蓉心里,一份感情,必须要干净,要清楚,要明明白白让她知道,她拥有的是什么。


  她不是容不下浑浊,她是容不下杂质。


  就像当年,她问他那句“为何不早说呢”,其实她不是容不下秦真真,她是容不下她以为他们是夫妻,他却去招惹秦真真。


  就像,她不能容忍皇后说着她是她女儿,却将她当作棋子。


  他觉得胸口发闷,而后他听李蓉平静道:“母后,那我也求你这一次。”


  说着,李蓉站起身来:“你有什么难处,你告诉我,我来解决。但这一次,”她上前一步,皇后退了一步,听李蓉铿锵有力出声,“你得是我的母亲,不该是皇后。”


  皇后愣愣看着李蓉,李蓉站起来时,已经比她高上许多,神色间有着早已超过了这个年纪该有的威严,她看着她,冷淡道:“你如今被嫉妒冲昏了脑子,日后你会明白,杨家不能沾染。川儿该有兵权,但不该是杨氏,日后我会安排。而我的婚姻,可以作为筹码,但该更有价值。”


  “我不需要你做什么,母后,你不适合当个政客,这些事交给我和川儿,你只要做一件事。”


  她盯着皇后,神色微动,皇后愣愣看着她,李蓉看着这个依稀已经有了几分苍老的女子,低哑出声:“好好当一个母亲。”


  说完,她便转过身去,朝着宫外走去。


  皇后呆呆看着李蓉,见她走到门口,她突然笑起来:“我不是个好母亲吗?”


  “我教导你,我陪伴你,我给你和川儿的爱,比这个后宫里其他所有母子都要多得多!我如今只是希望活下去,川儿得活下去!”


  李蓉背对着她,平静道:“杨家威胁你什么?”


  “他们要反……”皇后痛苦闭上眼睛,“他们若反,会供川儿是主谋。”


  “你父皇一直在找川儿的把柄,杨家若将川儿供为谋逆主谋,陛下是不会放弃这个机会的!”


  李蓉没说话,她静静站了片刻,随后道:“你别担心,我会处理。你若要宣召裴文宣,便宣吧,我先去找川儿。”


  说完,李蓉便走了出去。


  等李蓉走到门口,她见到站在门口许久的裴文宣。


  裴文宣双手拢在袖间,静静注视着她,一双清俊的眼,说不出是什么情绪。


  他看着面前的李蓉,觉得她熟悉又遥远。


  面前的人,依旧是他上一世记忆里那个高傲如斯的凤凰,她永远镇定,永远平静,永远沉稳,哪怕泰山崩于眼前,她也面不改色。


  但是他又觉得,这个人有那么几分不一样,他依稀看到她内心深处那一点点柔软和温柔,他隐约触及这个人哪怕经历五十年风雨,也未曾褪色过的那点天真。


  此时此刻的她,似如蝶落蛛网,奋力挣扎那一刻,扑腾出来的惊人的美丽。


  他们两个,都是被逼入绝境的孤鹤,脚踩在淤泥之中,努力扬起脖子来,仰望碧蓝的天空。


  他们静静对视,一瞬之间,五十年在他们眼中交错而过,许久之后,裴文宣轻笑起来。


  “殿下觉得,这亲还要再成一次吗?”


  听裴文宣问话,李蓉便知他是想明白了,她不由得笑了:“裴大人是可怜我?”


  “殿下之困局,自有解决方案,无需在下可怜,”裴文宣神色平静,“在下只是突然觉得,殿下与在下认知中的人,或许有诸多不一样,重来一次,便当新识,也未必不好。”


  “裴大人说得是,”李蓉看着他清俊的眼,那眼中的带着的真诚与平稳让她原本忐忑的内心一点一点安静下来,她点头道,“那就成吧。”


  “那在下,可容不得殿下的‘客卿’。”裴文宣面上带笑,似是玩笑。李蓉挑眉,“你以为,我又容得下裴大人的心上人?”


  两人对视片刻,旋即纷纷笑开。


  裴文宣掸了掸衣袖,从容道:“看来殿下与我是达成共识。这场婚事,咱们如今且先定下,姑且忍耐一下对方,待过两年,手握大权,你我再和离。到时候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公主以为如何?”


  “行吧,”李蓉抬手将头发挽到耳后,叹息着道,“且先将就着过。不过,要娶我,”李蓉转过头,看向内室中还愣愣发着呆的皇后,似笑非笑道,“可得看裴大人本事。若裴大人没这个本事,本宫也是不会下嫁的。”


  听得这话,裴文宣从容一笑,双手在前,朝着李蓉行了个礼:“公主放心,裴某必携杨泉人头作聘,”说着,裴文宣抬起头来,认真道,“以迎公主凤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