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长公主 第十四章 获救

书名:长公主 作者:墨书白

  人的后悔是很复杂的。


  他也说不清,那份后悔中到底夹杂了多少东西。


  或许有几分喜欢,但更多的,也许是那一刻,他知道,自己永远失去了李蓉,他的妻子。


  而李蓉代表的,不仅仅是一个他可能喜欢的人,她还代表着,他原本可能拥有的,一个圆满的家庭的。


  如果当年他知道如何当一个好丈夫,知道一个男人在成婚后应该如何处事,如何承担自己身上的责任,他能理清什么事他该管,他不该管,或许他早早就和李蓉有了孩子,他们这辈子,也能各自好好过下去。


  这种悔恨在李蓉和苏容卿在一起的时候到达顶峰。


  他和李蓉争吵过,李蓉给了她巴掌,他也推攮过李蓉,他们可谓将自己最丑恶的姿态展现给对方,李蓉骂他窝囊,他说李蓉放荡,他们互相嫌恶,在漫长的时光里,他们见面就吵,他觉得这个女人泼辣无理,放纵堕落;她觉得他阴狠狡诈,小肚鸡肠。


  吵得久了,他都不记得李蓉当年是什么模样,更不记得,其实最初的时候,他也是,可能有那么几分喜欢她的。


  他们两个,后来大半生,他们一面当着盟友,商讨着政事,一面又看不惯对方的行径,互相猜忌。


  从一开始见她和苏容卿在一起的时候心有不甘、后悔痛苦,到后来见他们,就只剩下麻木与看不惯了。


  等如今生死走一遭,苏容卿不是当年的苏容卿,李蓉也成为了十八岁的李蓉,回头一望,才发现,其实人生走到那一步,并不是别人的错,他是要负极大责任的。


  这一辈子,他虽然也担心秦真真,可他和李蓉的婚事已经无法改变,他就不能把上一辈子走错的路,再走一遍。


  是别人的丈夫,就要承担丈夫的责任,至于秦真真……


  她应由她的丈夫照顾。


  裴文宣看着李蓉的背影,脑子因为困顿有些疲惫,又在难得的平静中,得了几分清醒。


  李蓉似乎是睡下了,她抱着自己,背对着他,冷风吹过的时候,她轻轻哆嗦了一下,裴文宣犹豫了片刻,去边上把自己脱下来的外套捡了,给李蓉盖上,然后又回到了火堆边,自己闭上了眼睛。


  李蓉感觉到自己身上盖了件衣服,她闭着眼睛,没有说话。拉扯衣服盖在身上片刻后,她想着裴文宣的衣服基本都在这儿了。


  她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开了口,叫他:“裴文宣。”


  “闭嘴,睡觉。”


  裴文宣开口得很果断。


  李蓉:“……”


  过了一会儿后,李蓉还是觉得良心上有点过不去,直接道:“过来,一起睡。”


  这次换裴文宣沉默了。


  李蓉见他不搭理,觉得自己也算仁至义尽,干脆拉扯了衣服,闭上眼睛,开始睡觉。


  没了一会儿,她听见身后有人的稀疏声传来,接着裴文宣挤了过来,李蓉分了半截衣服给他,她个子小,侧着身子,裹半截衣服就足够了,裴文宣就在她身后,把剩下半截搭在了自己身上。


  裴文宣背对着她,和她隔着一个手掌的距离,冷风呼呼往里面吹进来,裴文宣不动,李蓉忍了一会儿后,直接靠了回去,同他背靠着背,闭着眼道:“咱们什么时候成亲?”


  裴文宣僵紧身子。


  算起来,他虽然也五十多岁的年纪,但是在男女这件事上,经验可谓匮乏得可怜。


  他和李蓉是夫妻,后来李蓉和他分开后,那么漫长的时光里,他也没有下一个人。


  他在这件事上,内心多少还是有些原则的,和李蓉那是责任,当然后来想来,或许在李蓉掀开盖头那一瞬间,少年如他还是有了几分心动,只是自己没转过弯来。而李蓉之外,其他人他总想着,得有些感情。可那么三十年人生,或许太专注于朝政,倒也没有遇到一个真的心动的人。


  也陆陆续续有人给他送过美人,便连李川,见他无子,也颇有歉意,暗示过他,就算他娶了长公主,可以考虑纳妾。他不是没想过,只是每次那些莺莺燕燕往他面前一站,他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一过这么多年,年少娇俏的李蓉往他背后一靠,他忍不住又像少年初初遇到女子那样紧张起来。


  他背对着李蓉,努力让自己镇定一些,平稳道:“明日太子的人应该找到咱们,等回去以后,从赐婚到成婚,应该和以前一样,五月差不多了。”


  “嗯。”


  李蓉见他说着两人的婚事,似乎没那么紧张,打了个哈欠:“睡吧。”


  这次两人终于不再说话了,李蓉靠着裴文宣,感觉到他的温度一路顺着衣衫浸过来,盖着他的衣服,倒彻底不觉得冷了。


  而裴文宣想到他们的婚事,放松了些许后,便浑浑噩噩,彻底睡了过去。


  一夜睡到天明时分,两人在早寒中迷迷糊糊醒来。


  旁边的火堆已经灭了,只留了些还有温度的余灰,两个人夜里不知不觉,早冷得挤在了一起,李蓉有些茫然睁眼醒过来,靠在裴文宣手臂上,叫了声:“裴文宣。”


  裴文宣睁开眼睛,旋即感觉手麻,而后便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一个激灵跳起来,便往后疾退过去,忙道:“我昨晚什么都没做!”


  “我知道。”


  李蓉打着哈欠起身:“你还没到做了什么都没感觉的程度。”


  裴文宣得了这话,顿时涨红了脸,憋了半天后,才憋出一句:“李蓉,你以后矜持些。”


  李蓉没理会他,轻轻“呵”了一声,便自个儿走到了河边,蹲在河边洗漱。


  裴文宣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还是选择了和李蓉一起,到了河边去洗漱。


  两人打理完自身,便起身顺着河往外走,等日出的时候,周边突然传来一阵马蹄声,裴文宣一把抓住李蓉,立刻道:“先躲起来!”


  两人赶紧进了旁边的草丛中,裴文宣折了一根带着叶子的树枝给李蓉,李蓉有些茫然:“这是做什么?”


  裴文宣认真举起树枝,小声道:“掩护。”


  李蓉:“……”


  她突然知道之前她晕乎乎看到的那满头晃荡的芦苇是什么了,她之前还以为是幻觉。


  李蓉虽然觉得裴文宣这举止显得着实太傻,但还是不由自主举起了树枝,安慰自己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还是谨慎点好。


  两人这么举着树枝蹲了半天,终于看见了来人,便见苏容卿驾马在前方,身后领着一些苏氏家仆正在寻找着什么。


  李蓉见到苏容卿,便放松了很多。苏家乃清贵门第,一家中正,苏容卿更是君子之风,不参与任何党争,更何况这次主谋是杨泉,苏容卿的人,应当没有任何威胁。


  她立刻想起身,裴文宣却一把拽住她,摇了摇头,示意再等等。


  李蓉知道裴文宣惯来谨慎至极,也没反对,便又蹲了下来,跟随裴文宣一起等着。


  没了一会儿后,便见到几个东宫侍从赶了过来,随后便听一个少年声音响起来,老远喊着道:“苏公子,我听说你找着阿姐了?”


  说着,便见到一个身着白衣绣四指龙纹、头顶镶珠金冠的少年,驾马冲入了李蓉视野,停到了苏容卿面前。


  李蓉看见来人,也不再迟疑,看向裴文宣,询问道:“走吧?”


  裴文宣应了一声,苏容卿等人正拜见那少年,李蓉便站起身来,走出了草堆,朝着远处喊了声:“川儿。”


  听到这话,所有人齐齐看了过来,李川愣了愣,随后翻身下马,直接朝着李蓉小跑了过来。


  李蓉看着急急跑来的少年,他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的模样,似乎因为跑得太急,略显苍白的肤色上难得染了几分薄红。


  他眼里是毫不遮掩的担忧,一路跑到李蓉面前,喘息着道:“阿姐,你,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李蓉打量着少年李川,笑着道,“倒是你,跑得那么急,别岔了气。”


  “我没事儿,”李川摆了摆手,“我就是听人说,杨泉那个王八蛋要找人绑你,我被吓着了。姐你还好吧,你没让人……”


  话没说完,裴文宣就从草丛后走了出来。


  他衣衫上沾染着泥土,头发也不甚整齐,只是五官过于俊美,哪怕是这样狼狈姿态,也显出一种压人的从容镇定来。


  李川的声音被截住,所有人呆呆看着裴文宣走出来,裴文宣看见李川,朝着李川恭敬行礼:“微臣裴……”


  话没说完,李川举起拳头就朝着裴文宣砸了过去,大喝了一声:“你个登徒子王八蛋今日孤要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