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替嫁郎君:绝色俏神医 第72章 充实

书名:替嫁郎君:绝色俏神医 作者:梓同

秦彧跟着姬侍妾直接去了她的院子。

     进了院子便遣退下人,抱着姬侍妾回了屋,一通狠狠的发泄,才体力不支的搂着她睡了过去。

     快到用完膳时,他堪堪醒来,因为秦如歌而升起的满肚子的闷气并未消减多少。

     带着这股子闷气,他去了卢氏的绮霞苑,直接命令她明儿一早将竹苑一干热的份例都补回去,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把个卢氏又气了一场。

     ……

     秦如歌用了晚膳后,冲了凉,让桑橘端了两张摇椅和一方几到院子,又取来下午桑橘去买来的第一点心铺子茗香斋的糕点,跟江婉仪惬意的躺在摇椅上,一边吃点心,一边看星星。

     时光静谧而安好。

     女儿陪在身侧,江婉仪感到无比的满足。

     憧憬着江氏冤案大白后,和女儿及亲人远离京城这充满了算计和阴谋的地方。

     不成想没一会儿,一只鸽子在空中盘旋了两圈,终是落在了院墙上。

     秦如歌斜了那白『色』的鸽子一眼,想到大约是竹羽来信,便道:“娘亲,时辰不早,你该歇息了。”

     江婉仪也看见那鸽子,心知她有事要处理,站起身来佯作打了个呵欠道:“嗯,娘亲是有些困了,这便去睡去。”

     话落,往屋子里走去,顺便还叫走了沈嬷嬷和翠竹。

     桑橘走到墙脚下,轻轻一纵便跃上墙头,抱着鸽子跳到地上,从它的腿上取下一张纸笺交给秦如歌。

     借着屋檐下的灯光,秦如歌只瞄了一眼纸笺,嘴角便弯起一个大大的弧度。

     “姐,看你这样子,我就这的谁又倒了大霉了,出来,让我也乐呵乐呵。”

     秦如歌将纸笺撕碎往旁边的花坛里一抛道:“秦彧在西南的粮仓,已经被竹羽他们搬了个空。”

     桑橘闻言笑得眉眼弯弯,“想来左相大人又得一番吐血!”

     “那是自然了。”

     这批粮食比起大屿山那批还多些,足有十二万石。

     结合当下市价,两批粮食估『摸』着得有七八十万两银子,这对左相府来,可不是个数字。

     不过,她手上的人都不擅长对粮食的处理,这样大一批粮食若是处理不当,很有可能会发霉,到时未免可惜。如若大批转运,又怕『露』出蛛丝马迹被秦彧洞悉,到时候还得费心劳神的和他周旋。

     简直就是吃力不讨好的事。

     稍作思忖后,秦如歌道:“桑橘,给我准备笔墨。”

     很快,桑橘便将笔墨备好,还贴心的点了一盏灯出来。

     就着几,秦如歌提笔在一张纸笺上书写起来。

     瞅着她一手漂亮的草书,桑橘心里钦羡不已,姐不在的时候,她不是练功就是练字,然而还是赶不上姐的十之一二。

     少顷,桑橘看着纸笺上的内容,有些惊讶的道:“姐,你要把这批粮食按正常价格卖给褚凉城的守军?”

     “有何不可?”

     “我只是觉得有些可惜了。”

     落笔后,秦如歌搁下笔,拾起纸笺吹干墨迹卷成细条,一边往鸽子腿上的铜管内装纸笺一边道:“丫头,你记住了,有国才有家。

     我们能在后方安稳的过日子,都是他们在前方抛头颅洒热血换来的。如果他们连饭都吃不饱,又怎么阻挡敌军,卫家国安宁?”

     西南那粮仓的位置,距离褚凉城只有三百里路程。

     在经过上次的合作后,她觉得除了守军,没人能在短时间内,将那许多粮食转移,然后消除痕迹。

     桑橘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姐的是,倒是我肤浅了。”

     秦如歌放飞鸽子,『揉』『揉』她的脑袋道:“你还,想不到也情有可原。”

     “……”桑橘一阵恶寒。

     嗯,她明明跟姐是一年的,姐这话也不会觉得不好意思。

     ……

     翌日一大早,卢氏便让人将克扣秦如歌江婉仪等饶银钱送了过来,还有十几匹布跟首饰。

     虽是一些过失的布匹跟首饰,质量倒是尚可。

     且有了这笔钱,她们就可以不用悄悄默默的吃好吃的。

     江婉仪这下有事做了,早上照旧礼佛一个时辰后,其余的时间就着手给秦如歌做衣裳,男装女装都做,沈嬷嬷和翠竹要帮忙都不校

     能够为女儿做衣裳,江婉仪感到很幸福,也做得很认真细致。

     接下来的几都是阴,间或还下上一场雨,对每都往外跑的秦如歌来,简直要高兴怀了。

     她有自己的美白和防晒方式不假,但是能不在高温下跑来跑去,她自然乐见其成。

     最主要的是,她从番邦带回来的那些种子,可以试着培育了。

     这个时期的蔬菜种类特别少,撑死了就是萝卜白菜包心菜大头菜罐菜那些,鲜少有别的。

     特别是到了冬,就只有萝卜包心菜菠踩三五样菜可以吃,还死贵死贵的。

     她虽然吃得苦,对吃食没有太大讲究,但这并不妨碍她对美食的热爱。

     想想,穿来这里,还真的有些委屈自己的胃。

     不过一旦培育成功,等到秋末的时候,再正式下种,然后用稻草弄几个简易大棚。

     她带回来的种子加上这个时期原本有的种子,种出来的反季节菜品,势必又会让她赚得盆满钵满。

     嗯,这个世界上,唯有大把大把的钱握在手上最让人安心了。

     于是,她让玲珑阁的掌柜出面,在城外三十里的地方花了重金买了几公顷土地,请了两个长工,选了一处背阴的地方便开始试种。

     上午她给即墨非离施针,下午在街上用了午膳后,就直接去城外的土地,协助长工培植种子,日子过得分外充实。

     ……

     夜,褚凉城。

     因为解决了粮食问题,南靖军队接连打了几场胜仗。

     这日,由文崇礼将军出面,请了城中的厨子到将军府内,好好的置办了几桌酒席,犒赏带兵将领。

     连一向不参加宴会的陵王荣陵,也难得的出席。

     陵王在军中就是一个神话般的存在,能与陵王一同用膳,将士们兴奋的同时,又有些拘束。

     不过瞧着陵王并不像传闻中那样不近人情,一个个也放松下来,甚至还有人大着胆子给他敬酒。

     陵王虽然不苟言笑,但是对于将士前来敬酒,都来者不拒。

     一时间,将军府宴客大厅内,推杯换盏,喜气洋洋。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